[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刘逸明文集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一年一度的中国“两会”再次在首都北京召开,虽然召开的时间是3月初,但在这个原本应该阳光和煦、暖意洋洋的时节,中国的大部分地区依然被严寒所笼罩,冬天的影子依然挥之不去。每年的“两会”无疑会是中共当局眼中十分重要的政治活动,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广大民众也常常会对这样的会议寄予深深的期望,希望它能解决一些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
   
   然而,虽然每年的“两会”都在实际规模上和媒体宣传中显得声势浩大,但它所承载的期望在会后几乎都会化为肥皂泡,让民众大失所望。即使每年的“两会”都能提出一些较有新意和迎合民意的主张,但自始至终都未能走出极权统治下的政治局限,诸如“六四”、法轮功、人权等敏感话题都无法进入“两会”代表的讨论范围。
   
   经济前景不容乐观

   
   民生问题在前几年是讨论的热点,今年的“两会”无疑会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大环境下对经济问题给予高度关注。经济问题对于老百姓来说依然是民生问题,对于中共当局来说,则是面子问题和政治问题。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高速发展的中国经济一直是各级官员所引以为豪的资本,甚至成为了证明中共当局执政合法性和有效性的所谓“铁证”。一旦中国的经济局势急转直下,经济这根救命的稻草就将灰飞烟灭,中国社会的矛盾就必然进一步激化,直至对中共当局的政权构成威胁。
   
   2009年的中国,在政治、经济等多个领域,中共当局都将面临空前的考验。在外向型经济占有很大比重的中国,面对全球经济危机的局面,已经不可能再像20世纪末那样在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下一枝独秀。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今年的“两会”上向外界重申了中国经济2009年在增长上“保八”的目标,但此言一出便遭来了国际国内很多经济学者的强烈质疑,认为这种目标不切实际,无异于痴人说梦。
   
   中国的经济总量在数据上似乎已经排在了世界的前列,但“官升数字,数字升官”的政治生态决定,中国政府向外界公布的经济数据有着很大的水分。中国官方对2009年失业人数的估计在几千万人左右,但从现实情况看,失业人数绝对不会低于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广州等地对民工所采取的监控政策让人明显地感觉到中共当局已经意识到了民众失业问题的严重性,它们所担忧的也许不是这些失业者如何生存的问题,而是这些人会不会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揭竿而起。
   
   政治危机如影随形
   
   随着网络社会的发展,中国民众的权利意识正日益增强,不计其数的中国人不仅仅在网络上积极地参与公共事件,而且在现实生活中也是积极地维护自身和他人的合法权益,大胆地向官权说不。在过去的这几年里,各种维权事件可谓是风起云涌、应接不暇,“维权”已经成为了这些年一直热门的词汇,而人权捍卫者也逐渐成为了一个推动社会发展的强有力群体。
   
   每年的“两会”都开得灯红酒绿、热闹非凡,但对于广大民众来说,“两会”不仅无力和无心解决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反而会使得官民矛盾更为激化。很多访民和其他维权人士都会选择在“两会”期间进京,但他们中的很多人却会在此期间遭到人为的压制,各级地方政府的驻京办和公安人员也都会在这个时期进京,不遗余力地遏制访民们靠近“两会”会场和向“两会”代表诉说自己的冤情。据媒体报道,生活在北京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更是在今年的“两会”期间遭到当局的严密看管。每年“两会”期间中共当局的如临大敌让我们看到了它们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执政心态。
   
   今年是“六四”大屠杀20周年,也是西藏流亡政府逃亡50周年,“稳定压倒一切”一直是自江泽民时代开始中共当局所极力呼喊的口号,今年的“两会”除了大篇幅谈论经济之外,理所当然地也会强调社会稳定的重要性。
   
   “两会”尚未召开,“六四”死难者群体的家属就开始向“两会”代表和中共当权者发出呼吁,希望其拿出勇气,冲破禁区,直面“六四”,调查“六四”真相,这是天安门母亲自1995年以来第15次致函“两会”。而在“六四”后被罢黜的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也义无反顾地致信全国人大,要求重新评价“六四”。
   
   “六四”是中共当局的一块心病,虽然很多高官与“六四”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仍然继续着当年镇压民众者的陈词滥调,拒绝为当年的民主运动重新定性,更不会去追究李鹏等刽子手的法律责任。“六四”20周年之际,必然会勾起知晓那段血腥历史者的回忆,国际国内人士会自发地举办一系列的纪念活动势所必然。“两会”前温家宝在与网友交流的时候,曾有海外媒体的记者提出“六四”问题,但结果该问题被过滤,无缘与温家宝见面,这与其说是活动组织者的行为,倒不如说是对温家宝投其所好,以免让其难堪。
   
   除了“六四”问题之外,西藏和新疆问题也是中共当局所忧心的,去年的3月14日,西藏曾发生重大骚乱事件,不少人在骚乱中死亡。眼看着这个纪念日的临近,中共当局布置了强大的军警力量,以期确保西藏地区的稳定。新疆地区的局势也让中共当局神经紧绷,“两会”期间,新疆自治区主席白克力在北京向记者公开表示,相比去年奥运的安保工作,新疆地区今年的形势会比去年更为严峻,任务更为繁重,斗争会更激烈。可以预计的是,由于各种政治问题的纵横交错,今年的中国不会走得那么平稳和顺畅。
   
   政治改革时不我待
   
   中国的各种社会问题之所以会层出不穷和日益严重,归根结底还是制度问题,没有一个民主的制度作保障,法律和政策在字面上表现得再亲民也只能是空头支票。每年的“两会”会场上都是人头攒动,但民选的代表却没有一个,能够在良知和勇气的驱使下为民众说话的人几乎是凤毛麟角。在3月6日,网络上突然出现了一份资料,上面是十一届全国人大安徽代表团114名代表的构成名单,统计结果显示,包括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在内的各级官员代表占据的比例最大,竟然达到了52名之多,而企业家界则有35名,文教卫界为26名,农民界和工人界却只共有1名。
   
   “两会”代表从法律上讲已经丧失了合法性,实际上,拥有代表资格的人都是既得利益者,谁要是指望这样的代表大会能真正为民众办好事、办实事无异于缘木求鱼。所以,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已经不会对“两会”有任何的期待,甚至觉得这样的“两会”不如不开。
   
   进行政治改革是推动社会良性发展的必由之路,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这一点。2008年12月,中国的300多位各界人士联合发布了举世瞩目的《零八宪章》,该文件虽然行文温和理性,并且与中国的《宪法》精神相一致,但中共当局却如临大敌,公然在世界人权日前夕对刘晓波等参与发起者进行了抓捕。在之后的12月18日十一届三中全会纪念会上,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对《零八宪章》进行了公开的间接回应,称“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耗资巨大的“两会”既无法解决老百姓的基本生活问题,更不会给中国带来民主,它是权力的盛宴,是官员的俱乐部,也是异议人士、民主人士、访民等群体的受难期。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在中国社会已经百病丛生的今日,再多的“两会”都无法让中国找到崛起的秘方,面对日益激烈的社会矛盾,中共当局应当顺应历史潮流,尽早大胆地启动政治改革,只有实现了宪政民主制度,中国才能真正地崛起于世界,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
   
   2009年3月7日
   
   转自《民主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