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罗列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罗列

    温总理在剑桥演讲遭鞋袭,使人一下子想起美国前总统布什先生在伊拉克的相似经历,但中国媒体起先对温总理这件事报道采取“犹抱琵琶半遮面”态度——只说温总理演讲时受到严重干扰,而过后一天才将“飞鞋”事件曝光——这样做真的弄巧成拙,反而更加降低受众对中国媒体的信任,光靠删删减减,人为地制造阻挡信息自由流动的“柏林墙”,这绝对是一种不明智的作法,这种作法与前几天奥巴马就职时,中国媒体故意删去与“法西斯主义”并列的“共产主义”一样,同样在网上引起网民的嘲讽。

    “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这三句话也是国学精神的精华,真的如马克思所说, “已死的先辈们的优良传统,象梦魇一样纠缠着人们的头脑”,——无论官方还是民间,中国人见了比自己大的上级膝盖骨总情不自禁的发软,如果大人物屈尊友好接待小人物那叫亲民,小人物对大人物亲近那叫巴结,出言稍微不逊那则叫“犯上”或“忤逆”了。中国媒体从来不敢开领导人的玩笑或刊载领导人的漫画,而西方媒体则不然,所以说人家公民平等的观念确实是深入国民的灵魂,而咱们这里则只是停留在语言和文字上,难怪温总理怒斥掷鞋者玩弄卑鄙的伎俩而布什总统对这类事却一笑了之——这是因为他们成长的环境不同,滋养他们成长的文化不一样,对这类事的免疫能力自然也不同。

    关于评价此两次投掷鞋子的事件,说中文的评价者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三位,一位是四川的冉云飞,一位是北京的凌沧州,还有一位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三位评价风起云涌气象万千,真的使我开了很大眼界。

    可回过头来一想,假如这鞋是中国人在中国大学里扔向外国领导人的,后果又会怎样呢?简直不敢想象。中国有的是爱国的愤青,法国的萨尔克齐对中国总是偷偷下绊子,美国的高官也总是装模作样地贬低中国人权,他们来中国访问时也未必不到高等学府演讲,到那时聪明的爱国青年敢不敢脱下鞋来试试?

                 -写于2月9日/09年

    3月14日/09年录于《博讯》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