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盛世诤言2]
拈花时评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盛世诤言2

   让我们转过脸去看看我们的邻国,美国建国(独立战争以后)垂二百多年,本土发生过的内战只有南北战争一次。而且这场战争是值得称许的,因为北方的胜利取消了奴隶制度,把黑奴从此解放出来,至少从其北方来说这是一场正义的战争,对黑人而言更加是有益的。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就占据着经济总量和水平世界第一的位置,至今近百年了。虽然我们占据那个位置的时间长很多倍,但是战祸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尽管他们有很多不尽如人意思的地方,甚至有很多令人反感的地方,但至少其经济、文化、科技、教育等等都是世界第一的,至少现在还没看到衰落的迹象。
   那么,为什么他们可以做到二百年没有战争?用短短一百多年的时间就做到了世界经济第一?他们的经济总量曾经达到全世界GDP的百分之四十,这无疑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因为美国人口到去年才达到三亿,占世界人口的不到百分之五。
   在我看来,关键的还是他们的政治体制,也就是著名的三权分立制度,三权为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属于各级政府,立法权属于各级议会,司法权属于各级法院。
   而所谓各级只是管辖范围的不同,实际上州、市政府在行政上并不隶属于总统,州、市议会也不隶属参、众两院,而是由选民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理论上他们只需要向选民负责。
   于是,权力被分散于各级别、各党派和个人,相互制约。再加上强大的媒体监督,所以在政治清明上,胜于中国很多,更加公平、公正、公开。

   不过,完美无缺的政治制度是不存在的,腐败也肯定会有,只是层度要轻得很多。腐败的成本更高,于是以身试法的官吏少很多。
   而且在某些社会事务上,专制的体制能够体现一些民主制度所不具备的效率,但是这种偶然体现的效率所带来的社会成本太高了,完全不能体现任何优越性。
   而现在的执政团体在我看来,更象一个特殊利益的团体,早已经不是那个为国家民族抛头颅洒热血的团体了。比起为国家民众谋福利来,他们更注重的是保证现在已经拥有的许多特权。
   比如最近的黑窑工的案件,一批黑窑主竟能够以非人的待遇强迫工人为他们工作长达十年之久,难道当地官僚有可能全无所知?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我只看到刑判了一两个最低级的官吏,为期十年的案件竟然一个月就审决了?我只看到四个字:“官官相护”。
   就象我们这个家庭,等于做了二十年精神上的黑窑工,饱受各种磨难,甚至连命都搭上了。我向各级机关使用实名举报了,但是毫无作用。
   这代表什么?于是,我只好奋而抗争,死而后已。
   也许某一天,我所有的博客一天以内消失怠尽,也许会出现长时间没有更新的状况,那就是我出了状况了。
   我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也在等我胜利的那一天。 贱狗们被绳之以法的一天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