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拈花时评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夏商周秦西东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我最近教儿子中国历史的时候,教他这首我小时候学的顺口溜。还有就是我教他的,罗贯中的话:“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教他的时候,我无意中重新细细品味了这两段话,品味一些从来没有想到的意思。
   纵观中国的历史,从三千多年前夏启改变了禅让的统治换代方式,开始了父死子及的即位的家天下规律,到秦王赢政首称皇帝,再到近代的民国,中国走的是一条治、乱、再治、再乱的循环道路。这似乎成了一个怪圈,在这个怪圈里,中华民族走过了三千多年,从来也没有走出来。这似乎成了中华民族的一个诅咒,悬挂在我们的头上,三千多年概莫能外。
   每个王朝建立以后,开国的那些君王通常都是非常贤明的君主。夏启、商汤、姬昌、刘邦、刘秀等等等等。然后即位的君主也大多很贤明,几个著名的治世,都出在这个阶段如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康乾盛世等等。
   接下来继位的君主,就会越来越不成样子,然后就会天下大乱,打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内战,由一个亡国之君把江山交到另一个开国之君手上,如桀、纣、胡亥等等,又继续下一个循环。数千年来,竟然没有一个例外,一个王朝的建立到灭亡,大约不超过几百年,从治世到乱世,更加远远短于这个年限。根据历史学家的统计,中国数千年来,完全没有内战的,连局部战争都没有的,也就是五十多年的时间,不到六十年。一部中国历史,就是一部内战的历史。当然那些时候不一定是内战,比如金、西夏、蒙古等对汉族的战争,但是这些民族和他们的领土现在都属于中国的一部分了,所以称之内战当无不可。

   那么,是什么原因造就了这个可悲的怪圈呢?难道这就是中华民族的宿命?我们现在是不是已经走出了这个怪圈,摆脱了这个诅咒呢?中华民族的文化是否有一些致命的缺陷,导致了这个怪圈呢?
   假如是的,这又是什么缺陷呢?什么是我们保持了三千年的东西?他仍然在起作用吗?假如还在,那么什么时候会起作用?从建国起计算,已经过去了近六十年。假如七六年起算治世的话,已经过了三十年。假如会起作用,大约就是在几十年以后。
   这个问题,发人深省。
   我思索了很久,象玩一个头脑体操的游戏。最后,我觉得我找到了答案,也许有很多人不以为然,但是我觉得至少是主要原因之一。垂三千年从未改变过的东西,就是专制的社会政治制度,不受监督制约的官吏的权力和腐败的吏治。
   大家可能会说我危言耸听,现在经济飞快发展,似乎形势大好,而且越来越好,看不出任何不好的迹象。但是我需要指出的是,其实盛世往往埋藏了后世大乱的危机。其实即使在盛世,我们的吏治也基本没有好过,贪官前赴后继,而且越杀越多。比如朱元璋对当时查出的贪官都使用了酷刑,用意是杀一儆百,可惜贪官杀之不尽。
   可以说,盛世的贪官更多,但是人们对贪官的容忍度也相对提高。因为在盛世,民众的生活比较容易,比较好过。大多数中国人是只要我过得好,他有本事贪是他的事情,对政治相对参与的兴趣不大。只要我能挣一百,你拿五十我还有五十,只有没饭吃才会造反。
   但是经济学告诉我们,经济发展是有周期性的,大致呈抛物线的形状发展。也就是说经济有高潮,也会有低潮。我们的邻国日本就刚从长达十年的经济衰退中开始恢复。我们的经济也整整高速发展了三十年了,有很多经济学家已经认为这是反周期的发展了。我们能够长期高速发展的主要原因是采用了凯恩斯的经济学说,就是加大公共投资,对经济起拉动作用。比如说建公路、桥梁等基础设施,工程的投资投进去以后确实会拉动经济的发展。但是,这种作用不是无限期、无条件的。日本在其经济萧条期就曾使用过这一招,可惜没有作用。
   但是,即使到了萧条期,腐败的吏治不会自动变好。贪官们不会同民众一起拉紧裤腰带过日子。那时候民众已经几乎过不下去了,官吏腐败愈发火上浇油,期间加上一些人的推动,如陈胜、吴广之流,于是民变纷起,遍地烽火了。
   假如这所有的推理不幸而言中的话,拥有核武器的中国,能经得起一次大规模的内战吗?
   由于一些专业和非专业人士的陪伴,我不得不写几行就存一次,所以我所有的文章的思维都会有一些断续的痕迹,请各位看官原谅则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