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救回来的文章-我又能够上来了,用的是我自己的电脑]
拈花时评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回来的文章-我又能够上来了,用的是我自己的电脑

   我又能够上来了,用的是我自己的电脑
   Monday, 5. March 2007, 06:57:57
   在经过一个多月的争斗后,被禁用了一个多月的电脑又重新被我弄好了,终于又可以用来上网了,呵呵,真过瘾。
   被禁用的原因太简单了,所以我实在没有想到,也实在没有想到有关人士的无耻程度。其实,他们只是在我的IDE数据线上做了手脚,所以仍然能够使用,却很容易被他们控制。我换了一根新的,就解决了。这些酒囊饭袋,我以为他们一定会使用很先进的手段,万万没有想到会潜入我家做这种幄龊的手脚,看来我确实是高估了他们的道德水准,以君子之腹度小人之量,愚蠢!
   这些天是比较艰难的,有点沮丧,只能够跑到网吧做事情.所幸的是,一直有佛陀与我同在,每次在心里默念心经,总是能够让我得到心里的平静.

   每天在电脑上跟踪我的那个家伙是个十足的八婆性格,即使完全没有办法阻止我做任何事情,就是拼命地死缠烂打纠缠不休,呵呵,实在是没有半点专业人员的风范.同样的方法被我破解了无数次,但他总还是不停地使用同样的方法再来一次,可惜我生平怕的就是这种八婆,实在是没有耐性理会他.说到底,再强悍的男子汉也是害怕泼妇的,我深有感触, 惹不起.
   陪伴我走过这段艰难时刻的,是我最可爱的儿子,他是我最不离不弃的伙伴,我的至爱.
   给予我慰籍的,是慈悲的佛陀,他的经文每次都能够使我的心态恢复平静,继续我不得不做的事情.
   这样说似乎有点玄,是吗?在我决定去香港取学位的时候,其实是有过斗争的.启程的时候,确实是有点忐忑不安的.因为也许有去无回的,以他们的势力来说,采取那种手段绝对不是不可能的,最后我决定冒险.
   当我在香港的关口下车的时候,突然有一种佛光照体的感觉.刹那间,整个心灵一片祥和,整个世界在我的眼里完全不同了,一切都是如此美好.于是我取下行李,大步往关内走去,没有半分迟疑.在香港的每一天,我都过得非常愉快.
   此后,我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善意.不再狐疑,不再忧郁,不再忧郁.
   所以,每次当我内心挣扎的时候,就默念心经,仿佛又回到那一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