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救回来的文章-似乎公开化了]
拈花时评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回来的文章-似乎公开化了

   似乎公开化了
   Friday, 9. March 2007, 07:57:45
   今天早上,我约了朋友打球,一切都是以短信联络的,完全没有说过一句话.当我出门的时候,隔壁的门同时开了,这位仁兄与我同时出门,然后走同样的路,以大致一样的步伐,以同样的时间走到球场附近,然后就消失了.呵呵,我知道,这是在发讯息给我.告诉我,无论我到了哪里都会有人如影随形,我在打入这些字的时候,房间的墙被敲响了,呵呵.
   其实大可不必,在我去香港、在医院等等地方,这一年多我收到的讯息是随时随地的。只不过一直是用间接的方式,这次是公开化了而已。在我经过了生死的考验以后,不会再有任何威胁能够令我害怕了。所以我只是淡然一笑。
   所有的事情我已经全部悟透,悟透了生死,也似乎悟透了天机。接受了佛陀的启发,我变得越来越冷静、淡泊、也许还有睿智。没有疑神疑鬼,没有负面情绪,没有怨天尤人,一切视做平常,以平常心待之。

   记得我小的时候,总是对一切充满了好奇,想知道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对知识充满了饥渴。那时候,似乎就是想学习世界上所有的知识,倒没有要做什么大富大贵的人物,对出人头地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只是长大以后,随着见识的逐渐广博,书也越读越多,于是有了野心,希望可以做一番事业,才不枉此生。于是我拼命地工作,拼命地读书,然后寻找机会,企图心极大。也订下了一些计划,准备在取得学位后大干一场。
   此刻,我将这一切都看开了。也许,我已经达到了童年时候的目标,我现在可以称做一个有知识,有见识的人,也许这就足够了,剩下来的一生,我可以为我爱的人活着。那么,我的一切都随时准备贡献出去,我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害怕的了。公开化了更好,让我们正面交锋吧,我等着。
   害怕公开化的,似乎应该是他们,因为他们侵犯了宪法,他们对此应该非常清楚,假如他们还有一点点法律常识的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