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一个网友的说辞]
拈花时评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网友的说辞

   今天,有一个网友找我聊天。她觉得我有点反社会的味道,呵呵。这一点恐怕我实在无法接受。难道一小撮贱狗们可以代表社会吗?难道卑鄙无耻的手段成了社会主流?
   张某平生清清白白,我的儿子更加年幼无知,我的母亲一生勤恳,难道我们就应该遭受这样的对待?难道这一小撮贱狗们就可以代表所有的当权阶层?
   恐怕我对此永远也无法接受,即便是当权阶层,在我的眼里也还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在我的眼里,只有法律才是至高无上的。任何人都没有凌驾于法律的特权。
   我平时就很讨厌所谓老百姓这样的说法,其潜在意识中就把所谓当权阶层分别开来了。但是在我的眼里,所谓当权阶层没有半点比我高尚的,同样他们的职位其实让我去做的话一定能够干得更好。
   所谓公仆不是代表特权阶层的,他们应该只是大众的仆人,而不是什么所谓的父母官。什么为民父母的意识早就应该淘汰了。

   那么我小题大做了吗?实际上他们已经不再在我面前装傻了,在使用盗来的Q号同我聊天的时候,他们承认这其实是普遍的现象了,只是想不到我的反应如此大而已。在他们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公民权力的概念。他们觉得所有的人都是可以让他们播弄的。
   对不起,我绝不会接受这样无知、无耻的概念。在我的意识里面,我只承认公理和公义,就当我螳臂当车好了。只是他们的无耻下流程度,同他们的科技水平一般,令人瞠目结舌。当他们在对付一个癌症晚期只有半年寿命的老太太的时候,是否想过人性?当他们对付一个三岁的儿童的时候,心里是否有哪怕一丝的愧疚?当然他们对此是绝对不肯承认的,这当然是领导的意思。只是“生民易虐,上天难欺。”套用一位著名导演的说法,人不能无耻到这种程度吧?各位贱狗们,你们着实让我开了眼界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