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熊培云:黑窑与装甲车考验国人的想像力 南方新闻网]
拈花时评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熊培云:黑窑与装甲车考验国人的想像力 南方新闻网

   熊培云:黑窑与装甲车考验国人的想像力 南方新闻网
   媒体思想之熊培云专栏
   
   中国人失去想象力了吗?这真是一个问题了。前些天,山西砖窑的黑烟冒出来后,许多铁石心肠的人都被熏得眼泪直流,甚至那些终日冥思苦想“中国之黑暗”的专业人士在面对这么一连串丑事时也会被震惊得无法动弹。辗转反侧中,人们忍不住责问自己的想象力为何如此贫乏,以至于在遭遇现实突如其来的一击时竟然慌了手脚。
   笑蜀先生也许是彻底愤怒了。对于这一情景,他说山西黑窑奴工事件本质上是“一场叛乱”。当然,这场发生于日常生活中的“叛乱”不是针对中国的,而是针对全人类的。在21世纪的今天,它变魔法一样颠覆了我们所有信念与价值的底线。

   不过,这个靠狼狗、棍棒和保护费支撑起来的法外王国与接下来的“叛乱”相比,似乎又差了些想象力。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河北警方日前在唐山破获了一涉枪涉黑犯罪团伙,警方已从该团伙起获包括1辆军用装甲车在内的军用车辆4辆,以及38支枪和1万多发子弹等作案工具。这个以唐山华云集团董事长杨树宽为首的团伙,借助这些武器装备先后敲诈他人财物8亿多元,霸占矿山数座,几年来在唐山横行无忌。
   闻名全国的曹生村村支书大概是在洪洞县的澡堂子里盗穿了“人大代表”的外套,杨树宽同样披上了“政协委员”的华裳。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杨树宽还通过关系取得了“团职干部”的身份,与之配套的一些证件齐全。
   黑,实在是黑。谁又能想到,离北京不到两百公里的这样一座城市像“沦陷”了一般,涉黑团伙竟然也开着装甲车上街“巡逻”,为他们新建立起来的地盘“维黑” 了。而且唐山的这支“维黑小分队”堂而皇之地在街上蹓跶了几年,而作为正规军的警察对此却只能道路以目,或被打伤送进医院。
   多威风的装甲车!它彻底刷新了中国涉黑团伙的精神面貌,它见证了中国涉黑团伙在阳光雨露之下堂堂正正地茁壮成长,并在世界级的“黑赛”上扬眉吐气。我们真是太缺乏想象力了,谁能相信在已经公布的新闻资料里,所谓的“保护伞”竟然也只是唐山市公安局的“某处副处长”。原来一个中国副处长官员有这么大的权力啊?他竟然能够弄到装甲车、各式各样的枪支以及1万多发子弹?照这个逻辑,如果这把“保护伞”是由更高阶官员撑着,这黑社会团伙岂不是要背个原子弹或驾驶 F16上街“巡逻”了?
   美国医生马克斯韦尔·莫尔兹认为,人与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有“创造性”和“想象力”。在这个庸常却又不时风起云涌的时代,这些丑闻考验的显然不是中国人的智商,而是中国人的想象力。可惜的是,在我们的社会将“创造性”拱手让给了“黑砖窑”与“黑社会”时,我们的想象力也弄丢了。在种种“创造性”的驱使下,共和国的公民永远是没有见过世面的,而那些曾经令全国为之侧目的“大丑闻”,很快变成“巴掌大的丑闻”,要被人遗忘了。
   最近有一篇流传甚广的网文《杨恒均: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想想已经披露出来的这些新闻,以及那些尚未被公众知晓的各种事迹,也许他是对的。这是一个如此有“创造性”的时代,它比任何小说更可读,更有戏剧性,更丰富多彩,也更扣人心弦就像我们当年读到李友灿用两辆高尔夫轿车为自己运钞一样,我们多替他担心啊,万一洪洞县的警察来了,把这个当“保护费”收走了。种种荒诞辉映之下,作家们的想象总是捉襟见肘的,是不切中国实际的。他们进退失据,再也写不出反映时代风貌的小说了,他们远不能胜任现实的想象与创造,因为他们生息的现实比他们能想象多了,因为当权力失禁、公民无声,一切皆有可能。
   (作者系资深时事评论员)
   来源:南方都市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