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抢救回来的旧文章-好久没有上来了]
拈花时评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抢救回来的旧文章-好久没有上来了

   好久没有上来了,因为我家里的电脑受到越来越严密的监控。这些无赖,实际上做不到限制我做事情,于是就用system的身份登陆,将CPU资源全部用建立空线程占住,于是我就甚么也做不了了。每一次我贴帖子在任何网站,他们都会跟贴一大堆帖子,百般诋毁,呵呵,其实这样做很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做出来的,不过还是有一些人相信的。
   他们还会使用一些人来加我的QQ,然后百般疑惑我,恐吓我,呵呵,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如何能过骗得过我。
   每次我在这个博客嘲笑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会用建立空线程的方法占住系统资源,让我无法工作。他们居然也会有自尊心?真奇怪,他们天天象阴沟老鼠一样工作,监视合法公民,然后想办法去迫害他们。如果有良心有自尊心的,又怎么能理直气壮?所以做他们的工作,应该首先要丧失一切人类正直的品质,总之为了一份过得去的工资,就彻底欺骗自己,如同一条小狗为了一盒狗粮向主人摇尾乞怜。否则,如果要自省的话,如何问心得过?我要是违法了,你们尽管来逮捕我,控诉我呀!!!你们做不到,因为我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起诉我的行为对吗?
   这些天,他们也每天晚上干扰我的睡眠,让我每天只能够睡三、四个小时。这样我就无法集中精神同他们作对了,无耻的家伙。这一套对付我的时间太长了,并不能起全部作用的。
   我所有的朋友都被他们吓跑了,我过得很孤独,很寂寞。他们以为这样可以摧毁我的精神。他们也试图将我所有的亲人从我身边吓跑,每天寻衅在我的房子的上下左右六幅墙发出砰砰的声响。可惜我的神经是钢条做的,我能够在十多年的迫害当中生存下来,我能够多次挫败他们的图谋,说明他们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我实在不能忍受自己的电脑被人监控,于是去电脑城逛了三天,想买一块完全不支持无线功能的主板,没有成功。从商家看我身后的眼神,我知道他们如影随形地跟着我。最后买了一块bios能够禁用红外接口的主板,装好后却发现情况更遭。昨天系统居然发现一个硬件是“内置红外线装置”,要求装驱动程序!!!
   于是我还是到网吧来工作,我没有选择只能继续走下去。既然我是被挑选的,那我接受我的宿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