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直到真相大白,一切无愧于心]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直到真相大白,一切无愧于心

   我不断地有感,于是不断地写。将许多过去只敢在私下谈论,绝对不敢公诸于众的许多观点写出来。我知道,这样继续写下去,也许会将我自己写进监狱,甚至写进地狱。之前已经有人警告我要在我去香港的时候搞掂我。这是广州话,就是说把我留在那里,再也不能在肉体上到任何地方。
   但是我已经无法停下来,也许直到我进了监狱或者地狱,或者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我清晰地受到宿命的感招。这样讲是否太玄?太难以自信?我也这样觉得。我们从小受的就是无神论的教育,到79年后,我们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一群没有信仰或者说不知道该信仰什么的人。但是,这十多年我肯定感受到了宿命的存在,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在警示我、带领我,于是我跟着这超自然的力量向前走,一直走到今天。
   我有过害怕,有过怯懦,有发过抖,但是我没有停止过,不停地向前走。但是此刻,我也许将面对是宿命的尽头,那么我还应该继续走下去吗?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仅仅是跟随命运的驱使?今天下午我深思这个问题的时候,两句歌词飘进我的耳朵,是《少年包青天》的歌词:直到真相大白,一切无愧于心。
   对,这就是我想要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