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对事实真相的推测]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事实真相的推测

   经我的反复推敲,对贱狗们行为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在进行一项高级别的实验,而我们恰巧不幸成为了实验品.
   否则,我根本无法解释这些大机构花费十多年的时间,无数的资金、人力、技术对我们全家进行跟踪、迫害。我们没有这样的价值,我们不是大富、不是要人,更没有参加任何政治活动。
   十年来,每天都有人出现在我的左右,暗示我是如何的不好,如何令人不齿,大多数人我根本就无一面之识。开始,我是采取对抗的心理,因为我自觉虽非好人,但绝对与人无伤。我一生正直做人,捐助过贫困儿童学费,多次捐过血,敬老爱幼,拼命读书工作,固然脾气不好,但绝对没有理由引起这么多人的恶感,何况大多数这些家伙根本就不认识我。
   随着时间过去,这种现象一直持续着,知道最近我才彻底明白,一切都是同一个机构所为。包括先进的电脑技术、声控技术,我身边长时间卧伏的至少十个人。无论我去到什么地方,甚至外出旅游,都会有同一个机构委派的人士跟踪、骚扰。
   平心而论,在监控我的电脑的技术还是相当先进的,器械肯定价值不菲,运行费用绝对不低,工作人员的费用肯定也是很高的.我不是比尔盖茨,更不是本拉登,何必花费如许资金、人力、技术来对付?这十多年所花费的资源,有十分之一就足够不露痕迹地杀死我们全家十次了,这笔帐他们不至于白痴到算不出来。

   那么,这一切会是我的错觉吗?幻觉?经过认真的评估,我是否定的。这两年,我对自己的工作业绩的评价是非常出色,我所领导的部门在公司数次重助和大型管理系统上线的过程中,以非常少的人力做出了出色的成绩。同时在这两年我还兼顾繁重的学业,取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我不仅要阅读大量的书籍,还要写近十万字的作业,大多数是论文,要参加考试,同时几乎每天加班。如果我的神经有问题,是绝不可能做到的。要做到这些,我必须非常冷静、专注、执着。因此,我的精神状态的正常绝对是可以肯定的。
   因此,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我们在没有被告知的情况,被拖入了一场秘密的实验。所有的这些闻所未闻的、先进的技术的使用,就是注脚。
   现在,他们已经将主要的目标转到了我的儿子,因为我已经不是主要目标了,所有一切的手段对我已经完全没有作用了。还有我们家的其他的下一代。
   如果我所推测的是事实,其实我也得到一些暗示表明我的推测是正确的,那么我们的人权何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