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对事实真相的推测]
拈花时评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事实真相的推测

   经我的反复推敲,对贱狗们行为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在进行一项高级别的实验,而我们恰巧不幸成为了实验品.
   否则,我根本无法解释这些大机构花费十多年的时间,无数的资金、人力、技术对我们全家进行跟踪、迫害。我们没有这样的价值,我们不是大富、不是要人,更没有参加任何政治活动。
   十年来,每天都有人出现在我的左右,暗示我是如何的不好,如何令人不齿,大多数人我根本就无一面之识。开始,我是采取对抗的心理,因为我自觉虽非好人,但绝对与人无伤。我一生正直做人,捐助过贫困儿童学费,多次捐过血,敬老爱幼,拼命读书工作,固然脾气不好,但绝对没有理由引起这么多人的恶感,何况大多数这些家伙根本就不认识我。
   随着时间过去,这种现象一直持续着,知道最近我才彻底明白,一切都是同一个机构所为。包括先进的电脑技术、声控技术,我身边长时间卧伏的至少十个人。无论我去到什么地方,甚至外出旅游,都会有同一个机构委派的人士跟踪、骚扰。
   平心而论,在监控我的电脑的技术还是相当先进的,器械肯定价值不菲,运行费用绝对不低,工作人员的费用肯定也是很高的.我不是比尔盖茨,更不是本拉登,何必花费如许资金、人力、技术来对付?这十多年所花费的资源,有十分之一就足够不露痕迹地杀死我们全家十次了,这笔帐他们不至于白痴到算不出来。

   那么,这一切会是我的错觉吗?幻觉?经过认真的评估,我是否定的。这两年,我对自己的工作业绩的评价是非常出色,我所领导的部门在公司数次重助和大型管理系统上线的过程中,以非常少的人力做出了出色的成绩。同时在这两年我还兼顾繁重的学业,取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我不仅要阅读大量的书籍,还要写近十万字的作业,大多数是论文,要参加考试,同时几乎每天加班。如果我的神经有问题,是绝不可能做到的。要做到这些,我必须非常冷静、专注、执着。因此,我的精神状态的正常绝对是可以肯定的。
   因此,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我们在没有被告知的情况,被拖入了一场秘密的实验。所有的这些闻所未闻的、先进的技术的使用,就是注脚。
   现在,他们已经将主要的目标转到了我的儿子,因为我已经不是主要目标了,所有一切的手段对我已经完全没有作用了。还有我们家的其他的下一代。
   如果我所推测的是事实,其实我也得到一些暗示表明我的推测是正确的,那么我们的人权何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