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无国界记者谴责对西藏言论自由的压制]
拈花时评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国界记者谴责对西藏言论自由的压制

   无国界记者对西藏媒体言论自由受到广泛压制的情况深表震惊。外国记者要来到这个地处喜马拉雅山脉的省份变得越来越困难。在那里,言论自由受压制的程度比中国各地都要严重。
   
   无国界记者表示:“我们要求允许外国记者自由进入西藏地区,另外,我们还要求中国当局给西藏媒体更多的自由,停止干扰国际电台对西藏的播音。
   
   自从2008年3月暴乱事件以来,镇压行动从没停止过。当局用大量的人力、财力宣传该事件的官方版本,否认有藏人受害。有些中国官员对藏人充满仇恨的言论无法让人接受。作为政府第一要务的保持稳定演变成了对异见者的铁腕镇压。 ”

   
   在临近1959年西藏暴动50周年之际,当地政府加强了媒体宣传。《西藏日报》2月16日的社论称,中国要对达赖集团和西方敌对势力展开“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
   
   最近,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对有关藏人事件的传闻一概加以辟谣。在2月18日,四川理塘地区的一名官员对法新社表示,该地区没有任何游行活动,但是,根据其它几处消息来源看,至少20名藏人在和平集会时被警察逮捕。
   
   几十年来,外国记者不能自由进入西藏。在2008年3月的暴乱之后,控制入藏措施更加严格。在藏历新年前夕和50周年纪念活动之前,外国记者至少在2009年4月1日以前严禁进入西藏,使得独立观察员无法赴藏。当局还邀请所有外国游客尽快离开西藏。
   
   中国当局曾经组织少数媒体到西藏采访,最后一次是在2009年2月中旬。但是,法国媒体Hikari的记者认为,“我们不知道以什么标准挑 选来采访的媒体,而且前来的媒体不可以自由活动。”在对一个寺院采访结束以后,法国《费加罗日报》记者Arnaud de La Grange提出疑问,“为什么不能象在中国其他地区一样允许记者自由采访?”
   
   没有当局做向导的外国记者如果在西藏做报道,常常在工作中遇到麻烦,这些做法违反了2008年10月通过的针对国际通讯记者的法规。2月 初,两名法国制片公司Hikari的记者在拉卜楞寺院所在地-甘肃省下河市工作时被传讯,“警察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旅馆,我们在那里等了两个小时,然后被警 察用警车带到了几百公里以外的兰州机场。”在被驱逐以前,记者们发现当局准备了公路路障,禁止外国人进入这一区域。《New York Times》日报的记者Edward Wong在调查军队在甘肃省驻扎情况时被警察关押20小时,他在文章中写道,“在该地区的外国人不需要许可,但是警察拒绝作出解释。”
   
   2008年一位到过拉萨的欧洲记者向无国界记者表示,记者拿着旅游签证来到拉萨,发现藏人不敢接受采访。“当地有大量军警,而且城市里有很 多监视器,这些创建了一种过度敏感的不信任气氛。藏人知道如果他们和外国人谈话会带来严重后果。(……)许多拉萨居民相信在路边、商店、出租车里都有带麦 克风的监视器。”
   
   几个消息来源显示,随着3月10日的临近,西藏互连网速变得很慢。但是,呼吁抵制藏历新年Losar的信息却在藏语的博客和论坛上广为流传。中央媒体播放了西藏“50年民主革命”的庆祝节目。
   
   中央政府通过2009年3月5日中国共产党的喉舌之一《人民日报》,警告敢于指责中国在西藏实施军事控制的国家,“如果西方国家政府不能在西藏问题上有客观、清楚的态度,那么,就不可能与中国政府合作。”
   
   无国界记者从最近来到印度北部的藏人口中得知一些情况。一些藏人表示,当地政府警告藏民不要和外国人谈话。来自Kham的一个青年说,“去 年,几个外国记者来到了我们的村子,但是警察威胁村民,不许村民们和记者讲话。”一个曾经坐过五年监狱的喇嘛说,他在拉萨仍然受到监视,“警察经常跟踪 我。在网吧,他们检查我的身份证,众多藏语网站遭到封杀。”曾经在铁窗后经历五载寒暑的藏人Tenpa Dhargye说,“所有试图登陆自由西藏网站的人都成了达赖喇嘛的手下,可能会被抓去坐牢。”
   
   因为“非法向境外从传递消息”而判刑的浪潮
   
   无国界记者提醒中国政府释放所有西藏观点犯,尤其是那些向西藏之外传递消息的人。
   
   自从2008年3月开始,无国界记者发现对藏民的判决明显增多,他们都向境外,尤其是向流亡在境外家人发送过信息。
   
   2008年11月27日,拉萨中级法院对七名参加游行并向中国境外发送信息的藏人宣布判决,刑期从8年徒刑到终生监禁不等。Wangdue 因为“危害国家安全”被判终身监禁,他曾经是政治犯、西藏反艾滋病人士,他曾经在2008年3月14日到11月7日之间被拉萨公安局秘密关押。 Migmar Dhondup被以同样的罪名宣判14年徒刑,Phuntsok Dorjee被判9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5年,原因是“背叛”,向中国境外“非法提供信息”。Tsewang Dorjee以同样的罪名被判刑8年,Sonam Dakpa 和Sonam Tseten监禁10年,Yeshi Choedon监禁15年。
   
   根据西藏民主人权中心(TCHRD)提供的消息,在四川省Dartsedo 地区的Kardze中级法院于2008年10月23日判一个来自四川Ngaba的年轻喇嘛、出版人Ludrub Phuntsok13年徒刑。因为他参加了2008年3月16日西藏的和平游行。他是Amchok寺院的高材生,期刊《Maseng Shedra》 (Flowers of expression言论之花)的出版者。
   
   一名来自Ngaba的36岁西藏作家Logyam一直在四川Maowar监狱被关押,他正在服为期六年的刑期。由于他在Maseng Shedra杂志上发表了文章,自从2005年就被当局关押。他因为编纂、出版达赖喇嘛的讲话而被逮捕,他几次因为拒绝批评达赖喇嘛而被看守殴打。
   
   临近3月10日,在西藏的军警数目增多,十几名藏民被传讯。其中大部分被关押在拉萨东边的的前邓公堂军营,还有一些被强制送回各自的居住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