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2009-03-04
   
   
   大陆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正在北京举行,由于当局粗暴对待在京的访民,星期三双方发出冲突。北京的访民星期四告诉本台,前一天下午,在北京南站,一批访民砸毁了一辆正准备押解访民的警车,两名接访人员受伤。此外,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再遭公安传唤。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星期三下午,几乎在全国政协会议开幕的同时,访民聚集的北京南站,发生访民与外地公安冲突事件,一辆警车被毁、两名警察受伤。北京一位访民王先生星期四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昨天下午,有一个信访人员被两个接访的人,被强行拽到警车里面,准备带回去,他(访民)就在车里面喊叫了几声,在这边围观的群众听见之后,就过来不让接(截访),那个警察硬接,然后这些群众就跟他们冲突,把警察打了,把那个车砸了”。
   
   记者:把那辆车砸成什么程度?
   王先生:砸得都不能开了,被拖走了,打伤的两名警察被带走了,送去医治了。
   
   记者:围观的人有多少?
   王先生:围观的人非常多。
   
   这是两会以来首次有访民与接访的公安发生冲突。另一位访民吴女士向记者描述当时的情景:“山东的有一个接他们(访民)的当地人,相当野蛮,打上访人员,南站那儿是上访聚集地嘛,访民(见状)都比较愤恨,所以双方都出了手,而且打了山东警方的截访人员,把山东的警车给砸了”。
   
   吴女士表示,由于访民屡屡受到打压,受到国际媒体关注,因此,最近当局改变策略,不在大庭广众之下抓捕访民,专抓单独去信访办的民众。因此,为安全起见,访民通常结伴外出:“到每个信访口去登记,如果我一个人走单了,没有人,他们(接访者)把车偷偷从后面开过来,而且抓住人塞进车里,强行带回去。我们现在知道他们采取这种方法,一般来说,我们自己一个人是不会出行的,我们每次出去都是几个人,这样才能确保我们的安全,一旦我们出事了,他们的人会发出求救”。
   
   据了解,今年访民被殴打的情况比以往严重,除了外地访民被公安殴打,北京本地的访民也有的被公安打伤。北京居民李先生告诉记者,朝阳区的访民陈淑云被公安打成骨折,当前正在医院治疗:“25号(上周三)朝阳区的访民陈淑云被警察打伤了,把尾椎骨打骨折了,现在朝阳区中医院,分局的警察看守着,前天还可以看,今天就不让探视,探视的人警察都过问,今天我去探视时,一位警察跟着。”
   
   而在其他省份,地方接访人员继续对上访者实行电话跟踪、围追堵截,有访民为了摆脱追踪,绕道进京,但还是被拦截。四川自贡市的一位女访民张玉原计划星期二进京,但目前音信全无。已到达北京的一位访民告诉记者:“她在昆明上火车的时候,给我们几个都打了电话,昨天早上就应该到这儿了,直至到现在,她家里也没有人,她的手机也一直关机,她家里所有人的手机都是关机,都被监控了,现在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我们在多方的设法联系”。
   
   此外,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当天上午约10点钟遭上海警方传唤。上海的中国公民监证会(筹)发起人刘义良当晚7点钟对本台表示,郑律师还未获释,他们期待当局尽快释放郑恩宠先生。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博主评论:社会公平的严重确实,直接导致访民数量急剧增加。北京是焦点,两会期间北京是焦点中的焦点。于是行政当局围追堵截,并要求各地行政部门对当地到北京访民负责。于是有绑架回当地的,很多被关进了精神病院,种种公开报导时时能够见到。
   但是,所谓“中央部门”装聋作哑,对各地行政部门的违法行政行为置若罔闻。于是,各地访民们上京”告御状“的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但是,他们没有任何别的出路。问题不解决,各地前往京城“上访”络绎于途,行政部门又把他们抓回去,扮演一套大人版的“兵捉贼游戏”。问题得不到解决,这些“访民”们还是要来的,因为中国人要不是实在过不下去了,又何必跑到京城来?
   问题就在于:行政当局根本就没有诚意替他们解决问题。因此访民终究会越来越多的,闹到有一天京城遍地访民的时候,局面如何收拾?民怨得不到抒发,终究是要沸腾的,前景堪忧啊。
   行政当局难道就根本看不到这一点吗?难道连一点点的预见能力都没有?中国人确实大多数都是老实的顺民,问题在于你们不可以逼到他们无路可走。难道矛盾激化到顶点的时候,当局要架起机关枪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