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今天我遭到袭击]
拈花时评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天我遭到袭击

   两年前我开博的时候,我作过这样的心理准备。一年前我开始写时评的时候,我作过这样的心理准备。半年前我附签《08宪章》的时候,也作过这样的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呢?一威胁二删博三喝茶四肉体打击五肉体消灭,这些我都有了很好的心理准备,当然,是做万一之想。凡我做事情之前,一定想好最坏的后果,这样遇到事情的时候,我永远都有很好的心理准备。永远都不会有手足无措之感。
   
   倒也不是妄想。我这两年受到的威胁实在太多了,几乎天天都有。口头的、邮件、聊天、留言、评论、汽车碰、抢劫等等等等,我都麻木了。奇怪的是,我的很多博友都有被请去喝免费茶的优待,很多就此弦更张,甚至不发言了,而我却从来没有过。要知道我的文章比这些朋友都激烈得多,但是从来没有人面对面跟我接触过,也算异数了。

   
   今天,总算是来了一次肉体接触。我家的电脑已经被我弄好了可以用了,但总是觉得网吧的更好用一点,也不想整天呆在家里,于是还是来网吧了。
   
   在我去洗手间的路上,我轻轻地推开了一位坐在通道中间的人士,他突然暴怒,向我发动袭击。而且他旁边的朋友假装调解,却马上参与对我的袭击。看来他们很了解我,因为对我身体的拳击是完全没有用的。多年的排打功夫令打在我身上的拳头毫无作用。于是他们一开始就袭击我的眼睛,把我的眼睛封住了,有效地阻止了我的还击。
   
   当然,在我手上他们并没有赚到多大的便宜,虽然眼睛被封闭,我还是让他们尝了我的拳头的滋味,然后他们就落荒而逃了。
   
   我没有报警,没有企图做任何事情,因为我知道跟我上次被抢劫一样,都是事先预演好了的程序,我没有追究的能力。因为他们都是同事,不可能会自己人查自己人的。
   
   我默默地问服务员要了一个冰袋,敷在舯痛的眼睛上,擦擦鼻子流出来的血,继续工作。实际上,这不算做得很绝了,要是想要我的性命,或者一只手一条腿,找个省、市散打队的人来,两下就成了。我连抱仇的机会都没有,毕竟我手上唯一对他们有威胁的武器,就是我的笔,我的电脑,我的网络。
   
   我还能工作,还在继续做。拧大了听《佛经》的音量,我继续工作。我乞愿佛陀给予我心灵的力量,信念的力量,信仰的力量,我继续前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