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今天我遭到袭击]
拈花时评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六)
·中央直属企业的违法经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七)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八)
·重庆的文强同志将我党的反廉倡腐工作做到了极致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ZT-中共要将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中国局域网
·广电总局的功能是做道德法官?
·李荣融同志的逻辑思维能力
·国家寄生虫知多少
·国家蛀虫知多少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十)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英媒:北京系统性地破坏哥本哈根协议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五)
·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略等于地痞流氓与谷歌的也许离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六)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七)
·真的有七成以上网民支持网络信息过滤?
·中国人权的国进民退
·死猪不怕开水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九)
·新闻摘录并评论:俄将烧毁10万吨华商货物 被指诋毁中国制造形象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
·迟到的正义=变馊了的正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一)
·论人民的政党和权力是人民给的
·ZT-世界媒体自由榜中国排行倒数第八
·抓手机黄段子正显示了中共的无能与作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二)
·zt-黄光裕背后的网络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最终卷)
·新闻摘录并评论:毒奶粉无人去监督企业销毁
·墓  碑(一)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三)
·墓碑(3-2)
·墓碑(4-1)
·墓碑(4-2)
·温家宝与楼价
·温家宝与愚蠢的保8游戏
·墓 碑(5-1)
·墓 碑(5-2)
·《出师表》文白对照(哈哈,笑死我了)
·谁给赵本山们戴上了镣铐
·墓 碑(六)
·墓 碑(七-1)
·李源潮同志的梦呓:3年内将有效遏制买官卖官等不正之风
·网友来信照登
·墓 碑(七-2)
·墓 碑(八-1)
·墓碑(八-1)
·墓碑(九-1)
·墓碑(九-2)
·温先生是演技派还是偶像派?
·中共政府有打击楼价的诚意吗?
·白痴外长-杨洁篪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天我遭到袭击

   两年前我开博的时候,我作过这样的心理准备。一年前我开始写时评的时候,我作过这样的心理准备。半年前我附签《08宪章》的时候,也作过这样的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呢?一威胁二删博三喝茶四肉体打击五肉体消灭,这些我都有了很好的心理准备,当然,是做万一之想。凡我做事情之前,一定想好最坏的后果,这样遇到事情的时候,我永远都有很好的心理准备。永远都不会有手足无措之感。
   
   倒也不是妄想。我这两年受到的威胁实在太多了,几乎天天都有。口头的、邮件、聊天、留言、评论、汽车碰、抢劫等等等等,我都麻木了。奇怪的是,我的很多博友都有被请去喝免费茶的优待,很多就此弦更张,甚至不发言了,而我却从来没有过。要知道我的文章比这些朋友都激烈得多,但是从来没有人面对面跟我接触过,也算异数了。

   
   今天,总算是来了一次肉体接触。我家的电脑已经被我弄好了可以用了,但总是觉得网吧的更好用一点,也不想整天呆在家里,于是还是来网吧了。
   
   在我去洗手间的路上,我轻轻地推开了一位坐在通道中间的人士,他突然暴怒,向我发动袭击。而且他旁边的朋友假装调解,却马上参与对我的袭击。看来他们很了解我,因为对我身体的拳击是完全没有用的。多年的排打功夫令打在我身上的拳头毫无作用。于是他们一开始就袭击我的眼睛,把我的眼睛封住了,有效地阻止了我的还击。
   
   当然,在我手上他们并没有赚到多大的便宜,虽然眼睛被封闭,我还是让他们尝了我的拳头的滋味,然后他们就落荒而逃了。
   
   我没有报警,没有企图做任何事情,因为我知道跟我上次被抢劫一样,都是事先预演好了的程序,我没有追究的能力。因为他们都是同事,不可能会自己人查自己人的。
   
   我默默地问服务员要了一个冰袋,敷在舯痛的眼睛上,擦擦鼻子流出来的血,继续工作。实际上,这不算做得很绝了,要是想要我的性命,或者一只手一条腿,找个省、市散打队的人来,两下就成了。我连抱仇的机会都没有,毕竟我手上唯一对他们有威胁的武器,就是我的笔,我的电脑,我的网络。
   
   我还能工作,还在继续做。拧大了听《佛经》的音量,我继续工作。我乞愿佛陀给予我心灵的力量,信念的力量,信仰的力量,我继续前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