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今天我遭到袭击]
拈花时评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天我遭到袭击

   两年前我开博的时候,我作过这样的心理准备。一年前我开始写时评的时候,我作过这样的心理准备。半年前我附签《08宪章》的时候,也作过这样的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呢?一威胁二删博三喝茶四肉体打击五肉体消灭,这些我都有了很好的心理准备,当然,是做万一之想。凡我做事情之前,一定想好最坏的后果,这样遇到事情的时候,我永远都有很好的心理准备。永远都不会有手足无措之感。
   
   倒也不是妄想。我这两年受到的威胁实在太多了,几乎天天都有。口头的、邮件、聊天、留言、评论、汽车碰、抢劫等等等等,我都麻木了。奇怪的是,我的很多博友都有被请去喝免费茶的优待,很多就此弦更张,甚至不发言了,而我却从来没有过。要知道我的文章比这些朋友都激烈得多,但是从来没有人面对面跟我接触过,也算异数了。

   
   今天,总算是来了一次肉体接触。我家的电脑已经被我弄好了可以用了,但总是觉得网吧的更好用一点,也不想整天呆在家里,于是还是来网吧了。
   
   在我去洗手间的路上,我轻轻地推开了一位坐在通道中间的人士,他突然暴怒,向我发动袭击。而且他旁边的朋友假装调解,却马上参与对我的袭击。看来他们很了解我,因为对我身体的拳击是完全没有用的。多年的排打功夫令打在我身上的拳头毫无作用。于是他们一开始就袭击我的眼睛,把我的眼睛封住了,有效地阻止了我的还击。
   
   当然,在我手上他们并没有赚到多大的便宜,虽然眼睛被封闭,我还是让他们尝了我的拳头的滋味,然后他们就落荒而逃了。
   
   我没有报警,没有企图做任何事情,因为我知道跟我上次被抢劫一样,都是事先预演好了的程序,我没有追究的能力。因为他们都是同事,不可能会自己人查自己人的。
   
   我默默地问服务员要了一个冰袋,敷在舯痛的眼睛上,擦擦鼻子流出来的血,继续工作。实际上,这不算做得很绝了,要是想要我的性命,或者一只手一条腿,找个省、市散打队的人来,两下就成了。我连抱仇的机会都没有,毕竟我手上唯一对他们有威胁的武器,就是我的笔,我的电脑,我的网络。
   
   我还能工作,还在继续做。拧大了听《佛经》的音量,我继续工作。我乞愿佛陀给予我心灵的力量,信念的力量,信仰的力量,我继续前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