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他们实在活不下去了吗?-三访民自焚北京市中心]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一)
·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拈花:欢迎团派和上海帮加入反共的行列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二)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三)
·全球议会改革倡议书(征求意见草稿)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四)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五)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一)
·拈花一周推
·朋友来稿照登:维稳警察约女网友群交获提拔 山东张军6次被精神病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电子酷刑
·拈花一周推
·电子酷刑系列之一:喉咙、眼睛和牙齿
·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电子酷刑系列之二 腰痛
·拈花一周推
·中国国家安全部脑电波酷刑系列之三
·拈花一周推
·祝所有新群友们六一节快乐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中国国家安全部脑控技术的致命弱点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拈花时评: 在最后一个中国人脱贫以前,援外即是卖国!
·拈花时评:最后一次大变局!
·拈花时评-中国人会起来吗?
·拈花时评:大崩溃会到来吗?
·拈花时评---崩溃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们实在活不下去了吗?-三访民自焚北京市中心

   中国官方新华社报道,北京市中心闹市区星期三(2月25日)发生3人自焚事件。
   
   新华社英文电讯引述北京市政府发言人称,北京时间15时(格林尼治标准时间7时),在长安大街和王府井大街交口处,有3人在他们的小汽车内自焚。
   
   路透社引述一名目击者称,他们看见公安把一名男子从车里拖出来。

   
   北京警方说,自焚人士看上去像是来北京的上访人员。
   
   目击者说,当警察试图撬开银灰色小汽车的车门时,车内某种燃烧装置发生爆炸。小汽车车顶上好像系着三面中国国旗。
   
   北京市公安局在一项电传声明中说,这三人乘坐的小汽车没有北京车牌。警察感觉这辆汽车形迹可疑,将其拦截。
   
   警方声明没有说这是一次自焚事件。
   
   声明说,当警方走近检查汽车时,车内起火,但很快被扑灭。其中两名乘客受伤被送往医院,没有生命危险。
   
   声明还说,初步调查显示,这三人是来北京上访人员。
   
   博主评论:访民被虐打、访民被关进精神病院、访民被拘留、访民比绑架回原住地,类似的消息最近实在是听得太多了。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访民呢?其实他们都是老实人,跟杨大侠比、跟问安的民众比,他们实在是算不得刚烈的。最低层度,他们对现挣腐、对上访制度,还残存一份信任。
   
   比如刚烈如我者,是绝对不屑求人可怜,求人替我做主的。我更喜欢学杨先生,他用刀,我用笔,他是我的老师。而这些访民们,是绝对的老实人,为什么要苦苦逼迫他们?难道你们不是在用整个政权、整个国家的安危来冒险包庇那些胡作非为的官员?这样做值得吗?
   
   我相信这几位访民是实在活不下去了,但又缺乏一份彻底反抗的勇气,否则他们根本就不会上访,也不会自焚。难道真的要把他们都逼成杨大侠?全国的访民加起来有多少?他们都采取激烈行动的话,后果会如何?善待访民吧,同时也等于善待你们自己,还有你们的政权和官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