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TNND-还有天理没有了?]
拈花时评
·中国"六四"真相(十六)
·文摘并评论:地震遇难儿童父母为孩子讨说法
·中国"六四"真相(十七)
·中国"六四"真相(十八)
·等待爆发点:文摘并评论-香港新华社情报高官说成龙最好擦干净自己的屁股
·天大的冤案-文摘并评论:办公时间约会女友 台高官辞职
·政客性格-文摘并评论:毫无恻隐之心是毛的最大优势
·中国「六四」真相(十九)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
·军队也腐败透顶了
·天良丧尽了,还能丧什么?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一)
·无知的政治局常委-文摘并评论:李长春要"和谐"日本媒体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二)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二)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四)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五)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五)
·千万不要相信我的道德操守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六)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七)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八)
·"隐形五毛"与民主投机者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九)
·中国"六四"真相(三十)
·中国"六四"真相(三十)
·枪口是可以掉转的,文摘并评论: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中国"六四"真相(后记)
·文摘并评论:中共的小兄弟-北韩的人权光辉记录
·文摘并评论:“叫兽”是这样炼成的
·妓女万岁
·连军队都已经腐败透顶了,我们还能相信谁?
·文摘并评论:天良丧尽了,还能丧什么?
·文摘并评论:中共农业部主任张喜武夫妇在家中自杀身亡
·就“5.12死难学生事件”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
·魂兮归来-文摘并评论:香港無線無視台播放四川豆腐渣校舍專輯,令人痛心疾首(視頻)
·魂兮归来-文摘并评论:香港無線無視台播放四川豆腐渣校舍專輯,令人痛心疾首(視頻)
·文摘并评论:地震周年中国政府禁止遇难学生家长集体祭奠
·文摘并评论:聚源中学两名遇难学生家长被公安拘留
·反腐?是腐反.文摘并评论:陈绍基被警告闭嘴
·文摘并评论:就“5.12死难学生事件”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后续签名及部分留言
·大范围冲突不可避免,文摘并评论:外电报道震灾忌日政府镇压悲痛父母
·文摘并评论:中国仍是压制新闻自由最严重国家
·文摘并评论:遇难孩子家长祭奠与政府人员冲突
·原来不仅仅是温家宝无法指挥军队,文摘并评论:中共总参谋长曝江操控军方向胡发难
·诺大的中国竟无半寸净土,文摘并评论:中国媒体曝光大学金钱换排名丑闻
·壮士归来,文摘并评论:女杨佳独斗三官员强奸犯 宰1伤2 细节曝光
·与网友讨论洗脑的问题
·地震疯人院《大地震纪实》序-康正果
·震撼你的良心-512死难学生图片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一)
·共产党企图让女杨佳被神经病
·文摘并评论:抗议持续高涨 中共被迫逮捕杭州飙车人胡斌
·文摘并评论:女杨佳被立案“故意杀人” 网民愤怒:准备战斗
·文摘并评论:中央军委通告泄密:军中腐败严重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二)
·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三)
·文摘并评论:取扣车时“兴奋死”? 吴川警方抢尸千人抗议
·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四)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最新:律师哭了:他们丧尽天良!灭绝人性!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五)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六)
·文摘并评论:原来习近平的博士学位是假的?
·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七)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八)
·公布北川中学垮塌主教学楼施工图始末—访成都志愿者王笑冬
·文摘并评论:迟到的控告书:邓玉娇原律师揭密
·文摘并评论:两千网友正在向野三关进发
·文摘并评论:停药14天,逼疯邓玉娇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九)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十)
·文摘并评论:独家重大内幕!陷害玉娇 中共实施已全面展开!
·文摘并评论-惊天黑幕:邓玉娇母为何不得不与当局一起演戏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和平革命的胜利,网民创造了历史
·文摘并评论:香港專上學聯為紀念六四二十周年發起六十四小時絕食(图)
·文摘并评论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文摘并评论:六四屠城 美国密件曝光 长安街凌晨两度大杀戮
·我的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
·文摘并评论:不忘不弃20年 港15万众烛光悼六四
·关于做好“64”敏感期维护校园稳定工作的通知
·文摘并评论:65军士兵开口 六四如何杀进天安门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上)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下)
·文摘并评论:许宗衡的买官卖官之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三)
·文摘并评论:新官场现形记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四)
·文摘并评论:央视的收视率由1998年的40%下跌至目前的5.6%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五)
·诗钞:咏宋女将军(配照片)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六)
·绿帽子软件可能会对网络民主事业造成重大打击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八)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案16日早开庭 网友法院前打横幅被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仍然没有自由-屠夫与邓母的对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TNND-还有天理没有了?

2007年8月,我在沪市买了南方航空公司发行的南航认沽权证,交易代码:580989,总股本是14亿,该权证在上市前各大媒体及专家广泛宣传:南航认沽权证是中国股市唯一一只做空大盘的品种,当时大盘在5、6000点的高位,由于很多人估计到大盘将要下跌,于是选择了唯一一只具有价值的证券品种,可是买了之后发现他比大盘跌的还凶,而且总股本不断大量增加,南航公司也没有增发,仔细看公告后发现,上海证券交易所刊登公告:允许合格券商创设,也就是公开造假!以网络虚拟股票为漏洞,用统一名称,统一代码,混合买卖。其中以中信为首的26家券商共造假123.48亿,下面是上海证券交易所指使26家券商造假的证据
   什么是合格券商?是不是谁贿赂的多,谁就有资格?在中国股市和全世界人民开了个国际玩笑!堂而皇之地公开造假,上海证券所这些留过洋的美籍华人官老爷们和专家们及中国的金融学家们在想什么?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猖狂地洗劫百姓?连遮丑布都不要了!2007年底至今本人及众多南航权证的受害者为了自己和家人,到中国证监会举报投诉,中国证监会一再装聋作哑,甚至装疯卖傻!
   
   中国证监会对外说我们是亏了钱来着胡闹的刁民,警察也劝我们,钱亏了再赚,这个道理谁都懂啊,可他们哪知道事情的真相啊。如果我自己的原因,赔了钱我当然不会找别人,可我们是操作正确啊,现在也证明我们独具慧眼,大盘跌的那么厉害,个股跌了90%多,几家航空公司资不抵债,我们应该是最大的赢家,可我们现在是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啊!证监会这个机构是干什么用的?现在看来是帮凶,是罪犯的保护伞!是纵容犯罪,助纣为虐!你们真的这么缺钱吗?为什么这么残害百姓?!迄今为止,有两人因此致残,多人遭受监禁和软禁,很多人被警告和威胁。
   

   2008年1月15日,7名南航权证受害者代表来到证监会举报投诉,得到的答复是不予答复。2008年1月30日,20几名南航沽民受害代表来到了国家信访局,国家信访局接待员说这件事情还要中国证监会管,于是代表们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再次来到了位于西城区金融街的中国证监会,信访办的一位接待员说:上海证券交易所不归我们管!
   
   一直到08年5月份,沽民陆陆续续十多次进京告御状未果。5月12日下午,有个股民约我再次去和中国证监会预约商谈,时间定在5月19日,由于后来知道了四川地震,尽管沽民已经被坑害的穷家当产了,但因为同病相怜,更能体会到没钱的难处,所以我们自发地打算为四川灾区捐款,并希望各个造假券商能拿出些黑钱为他们积点德,哪怕一家券商捐一分钱也是尽了心,19 日一大早,很多股民已经到了。9点钟,证监会降旗后,证监会信访办郭处长过来问我们有什么要求。我们说要求处长以上级别的人来谈。他说要请示领导就回到富凯大厦里了,过了十多分钟还没出来,很多人第一次来,想在中国证监会留个纪念,于是大家就站到中国证监会的牌子下面,这样也便于领导出来看见。刚到牌子下边还没站稳,旁边的警察就过来把人往台阶下边拽,其中一个没有穿警服的人态度特别粗暴,有个叫谭正标的股民问他是什么身份,他傲慢地说:“我是警察!”谭说:“请你出示警官证!”他拿出证件晃了一下,虽然很快,但也看清了,上边写着‘孙斌’。谭又问他警号,他立刻大怒,用力打了谭的后脑勺,这时,所有警察全部出动把股民们全部抓到早已停在那里的几辆警车。那个叫孙斌的便衣又打了一个叫大洋的股民和山东的两个老太太,谭说:“你们怎么随便打人?”那个孙斌用手一下戳到了谭的眼睛,并恶狠狠地说:“闭嘴!狗崽子。”他们被一同押到了中国证监会的管片---北京市西城区丰盛派出所,山西的阎女士已经五十多岁了,给他们跪下求情!下午一点左右,大多数人给个警告陆陆续续地放了(为什么警告,怎么扰乱了单位秩序我想谁也解释不了),下午不断有股民电话打来,我很烦躁,很悲伤,钱亏没了还借了外债我都没放在心上,只是感到很愤怒,很屈辱。他们公开对抗《证券法》,是对法律的践踏,对政府威信的践踏,更是对我们股民尊严的践踏!因为我相信国家,相信政府,才来向政府举报投诉,我们无缘无故地被抢被骗,监管部门却坐视不管,我们来反映问题反而被警察当成罪犯,感觉实在是太委屈了,还有没有讲理的地方啊,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晚上我把一部分滞留北京的股民安顿好已经是凌晨了,累得我昏睡到中午,我起床后到超市买了些东西,立即去丰盛派出所看望被关押的股民,才见到那个叫大洋的股民,他的头上还有块肿包。他说他还要和那个叫谭证标的在一起,被派出所轰了出来(因为派出所官人有时间限制的)。谭在里面连续被审问,不让睡觉。等了不久,谭被押着从派出所里出来了,两只眼睛通红,其中一只眼睛肿的很大,警察说要送到看守所,别的不能给,钱可以,虽然互不相识,但我们都是受害者,我把身上的现金都钱了他。没有时间说话就被押走了,我和大洋还有一个福建的叫权证革命联盟的一起又去了中国证监会,和他们理论。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奔波于看守所和证监会,因为我们不是谭正标的家属,甚至对他一无所知,派出所和看守所一个字也不像我们透露,我们像热锅上的蚂蚁,但束手无策。
   
   以后的日子里,大洋每天去证监会,没钱的时候晚上在公园里待上一宿,冷了就溜达溜达,累了就在长椅上做会,5、6月北京的夜晚确实还有些冷。后来人越聚越多,我们从点到线地去证监会,一直到6月上旬,我们这些被称为上访者每天在中国证监会的大厅里等候着我们官老爷们挣开眼。后来经过许光、股海妖娆、秋风细雨、无忧萱草和知足常乐的多方打听,找到了谭正标的爱人,写了份委托,我用大洋给我的股民捐款给谭请了个律师。在我们焦急地催促下,律师和谭的预审约了几次又拖了很久,等律师见到谭时已经快一个月了,谭在派出所关了28个半小时,在西城看守所关押了30天零8个半小时,最终连个说法也没有被强制遣送回去了,到底是拘留,还是警告,还是?这是根据的哪一条,哪一款法律法规?奥运时被软禁两个月是不是应该有所补偿?!
   
   6月13日中午11点左右,我们在中国证监会所在的富凯大厦大厅里像往常一样等候,这时证监会信访办的郭处长、温主任、和几个警察走过来,拿着摄像机拍一遍后,有个警察说:“我们找个地方说说。”我们毕竟还是相信警察的,就跟着往外走,其中有个叫马小飞的不愿意去,被强制带走,把我们一起又送到了丰盛派出所。我感觉万念俱灰,给我们的券商--安信证券打了电话,表示要和南航权证共存亡,我们券商出于同情,要见我给我做思想工作,他们找到了丰盛派出所,派出所专门安排了一间会议室让我们说话,券商一直劝我想开点,钱乃身外之物。
   
   也许警察是看在我们券商的面子上,第一个给我做完笔录,给个扰乱单位秩序的警告把我给放了。我怎么扰乱单位秩序了?难道狗与我们不得去富凯大厦?
   
   出去后我就直奔证监会信访办,当时看到北京的那个阿姨已经是泣不成声,浑身哆嗦,花白的头发散乱着。之前就听说她亏了90多万,我很吃惊,从她的衣着打扮可以看出她可能是一个农民或者工人,她家住在南郊,离证监会很远,有几十里地,她每次来都是骑着她的破旧的二八式自行车,一路上捡废品卖破烂,脚上的鞋底早已断成了两截也没舍得买新鞋,老公整天骂他,打她,还有老父老母需要照顾,也许开始只是为了,赚些钱使生活更好些,但亏了后不堪丈夫的压力,偷偷借了些钱,谁知券商不但公开造假,还操纵股价,威胁恐吓,在低位打电话告诉她有风险,使她交出筹码,然后拉升,最后她又听别人说要大涨,铤而走险又借了高利贷,今天是南航认沽权证的最后交易日,现在一切都结束了。看到她痛不欲生的样子,我的眼泪也哗哗地流了下来。这是我为股民流的第二次眼泪,我过去拉着她的手,尽量地安抚她的情绪,安慰她说:“阿姨,你先不要着急,更不要绝望,我们慢慢想办法。”这时坐在对面的郭处长恶狠狠地说:“不要在幻想了!一切都不可能了!”我真的不明白他长得是什么心肠!非要置人于死地吗?那些黑心人真的很缺钱吗?现在证监会就掌握着她的未来,甚至她们全家的未来,实际上,证监会掌握着千千万万个家庭的命运!山东聊城的老臧因为老婆不理解,吵架离家出走,他追出去时,留下一岁的孩子在家触电死亡!想连云港的一个家庭因此离婚的更是举不胜举,山东济南的一个孕妇由于家人不理解,心理压力大,家产都被亏没了,营养不良,先兆流产,医生一再告诫注意修养,如果不好好保胎,如果流产以后可能不能再怀孕了!11月份我从西城拘留所出来时他给我发短信说孩子已经生下来了,早产,只有四斤,只能在保温箱里,先天性心脏病,心室心房发育不完全,为了节约费用,只能把孩子接到家里,肺部有高压,一针肺部的药就是1400元,等到十斤才可以去上海做手术,这期间的费用就要30万,一次手术还不一定能成功,他们早就债台高筑,再也没有人肯借他们钱了,今后的日子怎么过?!
   

6月16日,很多新人第一次来到证监会,上午郭处长老远就叫着我,乐呵呵地跟我说:“,前天那个女的只亏了十多万。”我没好气地说:“多少钱我不知道,我不能瞎说,但有一点我敢可定,那是他不能承受的!”郭处长很尴尬地进了办公室,快到中午时,那个女人又来了,拿着券商盖过章的交割单,的确是亏了一百多万!我不能理解,一个部级单位的处长说出的话怎么就那么随便,所以之前那个接待员说上海证券交易所不归中国证监会管也就不难理解了,只是我不明白,是我们国家的政府部门就这水平还是其他原因,还是我的大脑出了问题。


   
   白天和他们理论,他们下了班,很多人看着证监会都迷茫了,吃饭住宿怎么办?上海的胡大姐和深圳来的知足大姐要在证监会对面坐一宿,不找地方住了。很多人在劝她们,毕竟年龄那么大了,身体要紧。大洋和马小飞在别的地方没过来,一遍一遍地劝大家赶快离开,大洋给我打了十多遍电话,打的我都不耐烦了,干脆不接了,后来大洋没办法,只好过来劝我们赶快离开。我说你们男的先走吧,她们几个刚到北京,哪也不熟,我来陪他们,大洋说要走一起走。正说着,我发现很多警察向我们走来,苹果当时想走已经来不及了,北京的一个大姐慌忙骑自行车逆行,不顾生命危险逃走了。警察拽着人就往警车里拉,知足大姐被他们推搡倒在了地上,几个人抬着上了警车,老臧过来说怎么打人啊,被一把甩倒了。我们又一次被带进了丰盛派出所,晚上十点多,警察给我做完笔录,又给了个扰乱公共秩序的警告。(我实在是不明白我怎么扰乱了公共秩序!)我是第一个出来的,天下着雨,彷佛也在为我们哭泣。我等几个人出来后,告诉他们不要走,我去给他们找住的地方,冷冷的雨夜不容许我们再悲伤,假如生活欺骗了我们,我们不能哭泣!
   
   丰盛派出所对面有个地下旅馆,有六人间和八人间,20到25元每人每天,虽然潮湿,不干净,但总算有个安身之地。找好后,我安排两个人接送,我在派出所等到凌晨,大洋和马小飞肯定是出不来了,我才回到旅馆,当时我累得都要瘫倒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