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四万亿救市资金的黑箱作业与股票强劲上扬]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万亿救市资金的黑箱作业与股票强劲上扬

   对比美国万亿救市资金的透明操作,我们几乎从来没有被告知过,中国挣腐的四万亿资金到底用到哪里去了。
   对比美国国会对小布什和奥巴马的救市行为监控管理,我们看到了民主制度的优越。毕竟这些钱不是从挣腐官员的口袋里面掏出来的,肿礼和主西的腰包里面,掏不出四万亿,否则就是天大的丑闻了。这些钱是从国库里面掏出来的,也许有财政收入,也许有国债,总之都是从全体国民的腰包里面掏出来的。
   掏了我们四万亿了,难道作为这笔“巨巨款”的真正所有者,我们不应该有权力监督、制约吗?即便都没有,我们知道使用的稍微一点点信息的权力,总应该是有的吧?根据挣腐和档过去的“业绩”,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四万亿“又制造了多少个亿万富翁官员的,难道不对吗?
   对比到最近几天股票市场的强劲上扬,我这个”小人“有点度”君子“之腹了,开始猜度这是否四万亿中的相当部分流到股票市场了。因为从我学过的一点点经济学原理来看,我实在看不出股票”强劲“上扬的驱动力在哪里。
   首先,我们经济的几大支柱都出了问题。进出口一月份足足掉了白份之三十几,房市在买卖双方的拉锯战中开始下调了,消费倒是没有大掉,但是也绝对没有井喷式的大涨。而国际资金的头寸肯定是处于吃紧状态,因为他们的老家通通都着火了,自己都流动性不足,往外抽调的动力远远大于股票市场抄底的动力。经济基本面绝对是处于下行轨道中,股票价格更加是一直以世界第一的势头大跌特跌了好几年,焦头烂额的股民到处都是。那么,支持股票”强劲“上扬的驱动力来自何方?

   我把各种经济因素全部思考了很多遍,想来想去,最有可能的动力就在这四万亿里面。鲁迅说他从来不惮以最坏的方式来推测国民的想法,我也就步先贤的辙迹了。
   假如这种猜测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我很是替国民的腰包着急了。因为股票市场仍然有极大的下行力量,就是各种可能面额大数十万亿大小非流通股在等着借套。在国际金融头寸非常吃紧,未来景气不可预测的时候,当然是现金为王的处境。这种人为的“强劲上扬”,也许会将千万国民的资金重新”骗入股市,那些国际金融机构不是正中下怀?痛宰中国股民一通,把钱拿回欧美救急去好了,反正那些股票的成本如此低廉。这不是在变相地为他们制造“金羊毛”,好让他们剪个痛快?
   难道挣腐真的想用中国国民的钱来拯救世界?社会主义打救资本主义吗?小心啊,同胞们,除非你现在买股票是为了持有十年二十年的,否则看短线的,我是看不到持久上扬的力量在哪里。四万亿到底还是有限的,而且不可能都扔到那里去的。
   况且,四万亿的拥有者是十四亿中国人。股民只有一亿,这样使用,公平在哪里?法理在哪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