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为何网民喜闻和乐见“官员死于失火、天灾”的新闻?(黎明作品)]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一)
·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拈花:欢迎团派和上海帮加入反共的行列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二)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三)
·全球议会改革倡议书(征求意见草稿)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四)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五)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一)
·拈花一周推
·朋友来稿照登:维稳警察约女网友群交获提拔 山东张军6次被精神病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电子酷刑
·拈花一周推
·电子酷刑系列之一:喉咙、眼睛和牙齿
·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电子酷刑系列之二 腰痛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网民喜闻和乐见“官员死于失火、天灾”的新闻?(黎明作品)

   新华社报道了这样一条消息:6日零时50分左右,安徽省长丰县一宾馆发生火灾,导致4名县领导1死3伤。没想到,这条“新闻性”并非很强的消息在几个门户网站成了大热帖。网友跟帖非常踊跃。比如在“网易”,一天内跟帖达7000条,在搜狐,跟帖近万条。
   
   跟帖内容,以“幸灾乐祸”的表达为主,可谓“冷酷无情”、“毫无人性”。一眼看上去,满屏简直“惨不忍睹”。跟帖条数最多的,是这样一句还算不上最刻薄的话:“xx人民发来贺电”!
   
   " 如果全国的县委书记被烧死,全国人民欢天喜地!”“怀着过年的心情”....我不忍心多引用负面跟帖,那就从正面跟帖看反馈是怎样的触目惊心吧:“为事故中的死伤同胞痛心,为网友对现在领导干部的看法痛心。党的干部的威信何以沦落到如此地步,使人痛心!!”

   
   官员在火灾中遭遇不幸,本是一条平常的事故信息,然而,这种平常消息发布后所引起的“如此反应”,则“喧宾夺主”,单独构成“新闻价值”非常高的“重要新闻”,其“社会背景”与“人心动态”,发人深省。
   
   广大网民并没有混账到谁死了都“发来贺电”的地步,他们的“区别对待”还是很明显的。据此现象断定网民主流“丧尽天良”显然并非客观。
   
   本来,报道中说明了“这4名县领导都是从外地来挂职,一直在宾馆住宿”,但许多网民仍怀疑领导干部住在宾馆的意图,质疑“干部外挂”和住宾馆的必要性。其实,网民们都清楚自己的不信和不满,都不是专门针对长丰县的几位领导干部的。对这几位干部他们根本不了解,是真正的“不明真相”,更谈不上个人成见或原因明确的仇恨与鄙视。在这里,如果将“长丰县领导干部”置换成任何地方、任何部门的领导干部,反应都一样,“贺电”都不少发,同情都不多来。
   
   问题极为严重。大众集体对一个“精英群体”发泄不满和怨气,无论谁在这个群体之中,也不分辨这个群体具体个人的青红皂白。并不是因为领导干部具体得罪到了那些“群众”才被那一群所鄙视,即便对你一无所知,即便远隔千里素无往来,群众依然对你不敬,就是遭遇不测也很少有人同情。
   
   矛盾积累已久。前些日子,哈尔滨六警察打死青年林松岭一案,和这次事故的反响有相同处。起初,网络舆论几乎一边倒地谴责警察;当网上传言林松岭有高官亲属背景时,舆论锋芒随即指向寻衅滋事的“恶少”,网文标题也改成了“六警察打死林衙内”。网民表现出的是这种倾向:“谁的权力大、背景大就反对谁”。
   
   不承认这就是真实的民意,如同埋头于沙子里的鸵鸟。我建议广大公务员,特别是“各级领导同志”,应该专门上网浏览一遍新闻后面的跟帖。一种真实,一种也许是可怕的真实,会让人感到巨大的反差。比照“网上真实”之后,或能修正固有的关于自身形象、威望以及“社会地位”的看法---平时从身边得来的良好感觉,从体制内测评和自备媒体反馈而来的“自我认知”,可靠不可靠,明智不明智,一目了然矣。
   
   大批对官员之死“发来贺电”的网民,还不是官员治下的“最不受益群体”,这一点也该注意到。面对这等“令人痛心的现象”,舆论“引导”和宣传教育、树典型都毫无用处。官员的选拔、任用、升迁、下台均和大众无关,大众自然也不会特别在意他们的生死存亡。民间自有真情在,看似无情却有情,“民主”的硬道理和民意大趋势,于此昭然若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