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为何网民喜闻和乐见“官员死于失火、天灾”的新闻?(黎明作品)]
拈花时评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网民喜闻和乐见“官员死于失火、天灾”的新闻?(黎明作品)

   新华社报道了这样一条消息:6日零时50分左右,安徽省长丰县一宾馆发生火灾,导致4名县领导1死3伤。没想到,这条“新闻性”并非很强的消息在几个门户网站成了大热帖。网友跟帖非常踊跃。比如在“网易”,一天内跟帖达7000条,在搜狐,跟帖近万条。
   
   跟帖内容,以“幸灾乐祸”的表达为主,可谓“冷酷无情”、“毫无人性”。一眼看上去,满屏简直“惨不忍睹”。跟帖条数最多的,是这样一句还算不上最刻薄的话:“xx人民发来贺电”!
   
   " 如果全国的县委书记被烧死,全国人民欢天喜地!”“怀着过年的心情”....我不忍心多引用负面跟帖,那就从正面跟帖看反馈是怎样的触目惊心吧:“为事故中的死伤同胞痛心,为网友对现在领导干部的看法痛心。党的干部的威信何以沦落到如此地步,使人痛心!!”

   
   官员在火灾中遭遇不幸,本是一条平常的事故信息,然而,这种平常消息发布后所引起的“如此反应”,则“喧宾夺主”,单独构成“新闻价值”非常高的“重要新闻”,其“社会背景”与“人心动态”,发人深省。
   
   广大网民并没有混账到谁死了都“发来贺电”的地步,他们的“区别对待”还是很明显的。据此现象断定网民主流“丧尽天良”显然并非客观。
   
   本来,报道中说明了“这4名县领导都是从外地来挂职,一直在宾馆住宿”,但许多网民仍怀疑领导干部住在宾馆的意图,质疑“干部外挂”和住宾馆的必要性。其实,网民们都清楚自己的不信和不满,都不是专门针对长丰县的几位领导干部的。对这几位干部他们根本不了解,是真正的“不明真相”,更谈不上个人成见或原因明确的仇恨与鄙视。在这里,如果将“长丰县领导干部”置换成任何地方、任何部门的领导干部,反应都一样,“贺电”都不少发,同情都不多来。
   
   问题极为严重。大众集体对一个“精英群体”发泄不满和怨气,无论谁在这个群体之中,也不分辨这个群体具体个人的青红皂白。并不是因为领导干部具体得罪到了那些“群众”才被那一群所鄙视,即便对你一无所知,即便远隔千里素无往来,群众依然对你不敬,就是遭遇不测也很少有人同情。
   
   矛盾积累已久。前些日子,哈尔滨六警察打死青年林松岭一案,和这次事故的反响有相同处。起初,网络舆论几乎一边倒地谴责警察;当网上传言林松岭有高官亲属背景时,舆论锋芒随即指向寻衅滋事的“恶少”,网文标题也改成了“六警察打死林衙内”。网民表现出的是这种倾向:“谁的权力大、背景大就反对谁”。
   
   不承认这就是真实的民意,如同埋头于沙子里的鸵鸟。我建议广大公务员,特别是“各级领导同志”,应该专门上网浏览一遍新闻后面的跟帖。一种真实,一种也许是可怕的真实,会让人感到巨大的反差。比照“网上真实”之后,或能修正固有的关于自身形象、威望以及“社会地位”的看法---平时从身边得来的良好感觉,从体制内测评和自备媒体反馈而来的“自我认知”,可靠不可靠,明智不明智,一目了然矣。
   
   大批对官员之死“发来贺电”的网民,还不是官员治下的“最不受益群体”,这一点也该注意到。面对这等“令人痛心的现象”,舆论“引导”和宣传教育、树典型都毫无用处。官员的选拔、任用、升迁、下台均和大众无关,大众自然也不会特别在意他们的生死存亡。民间自有真情在,看似无情却有情,“民主”的硬道理和民意大趋势,于此昭然若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