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赵本山范伟2009春晚小品《抄底》台词曝光]
拈花时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关于五毛言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6)
·中华新乱政-司法恐吓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国家犯罪、执政党犯罪与政府犯罪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五)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六)
·中央直属企业的违法经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七)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八)
·重庆的文强同志将我党的反廉倡腐工作做到了极致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ZT-中共要将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中国局域网
·广电总局的功能是做道德法官?
·李荣融同志的逻辑思维能力
·国家寄生虫知多少
·国家蛀虫知多少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十)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英媒:北京系统性地破坏哥本哈根协议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本山范伟2009春晚小品《抄底》台词曝光

人物:农企老板--赵本山;抄底咨询公司总经理--范伟;总经理秘书--随便一女演员 场景:某抄底咨询皮包公司里外套间办公室。
   赵本山:(门前驻足,阅读门牌,自言自语)海底捞……抄底……咨询……有点责任公司,哎呦我的妈呀众里寻他千百度股沟,就是这儿。(推门而入),请问这是抄家公司吗?
   
   
   女秘书:抄家公司?(特不耐烦)您出门再往前走两步,有一搬家公司,他们搬家和抄家,一样。

   赵本山:姑娘,不,小姐,不不不,大姐……对不起,那啥我重说一边行不?请问这是抄底公司吗?
   女秘书:您想咨询抄底是吗?稍等,我通报一下我们总经理,(大喊)范总--,有客户!
   范伟:(在里间高喊)别、别、别、别喊了,请进!
   赵本山:(自言自语)这家伙,通讯设备贼先进。(径直走进里间)
   范伟:(正在电脑上玩俄罗斯方块,音响中发出游戏伴音)先生请坐……(突然抬头)诶呀妈呀,这不是奥运火炬手--黑土大叔嘛!诶呀诶呀诶呀……缘分啊,缘份啊、缘、缘、缘、缘分啊……(连忙起身迎接)
   赵本山:“男人要有钱,和谁都有缘”。(上下打量)怎么着,当宅男啦咋地?腿不瘸了?
   范伟:早就不瘸啦,你看,都走上新的人、人、人生道路啦。
   赵本山:脑子呢?也好使了?
   范伟:好使了,不是说屁、屁、屁、屁股决定脑袋嘛!
   赵本山:哦,屁股还没出事儿。
   范伟:咋地,从老家来啊?也来北京抄底来了,挺、挺时尚啊,大叔。
   赵本山:那必须地,这不国家要拉动内需嘛。大叔这一年肠胃不得劲儿,经常拉,身体老虚,“拉虚”的滋味不好受啊,国家是咱的,咱必须帮着国家拉一拉你说对不?
   范伟:诶呀妈呀,大叔,没想到您思想境界那家伙太高尚了,真的,这要和几年前卖我拐的时候比,简直就是悬崖勒马、重新做人了。呵呵,怎么着,这一年做啥买卖来着?
   赵本山:这不当了火炬手,之后启发了我,回家就开了个厂子,生产打火机。
   范伟:打火机(不屑)那能挣几个钱啊?仨、仨、仨、仨瓜俩枣的。
   赵本山:错了,我们设计这打火机,绝对有创意。
   范伟:啥创意?干打不着咋地?
   赵本山:你看你脑子确实是好使多了,猜的还真八九不离七,我们生产的打火机必须打三次才能打着火,你第一次打,里面有个声音说“别抽了,肺都黑了!”;你第二次打,里面有个声音说“别抽了,金融都危机了!”,你第三次打,里面有个声音说“别打了,男人抽吧抽吧不是罪!”,然后就火苗噌就出来了……
   范伟:然后就试销对路、挣大钱啦?
   赵本山:那可不,(特自豪)这么说吧,我们那疙瘩老爷们儿都买我们打火机,一人兜里都整好几个,不信你去我们那麻将馆、夜总会、洗浴中心啥的支楞耳朵听听,到处都是--“别抽了,肺都黑了!”、“别抽了,金融都危机了!”……
   范伟:别说了,我都相信了……进入正题吧,您打算出、出、出、出多少钱抄底啊?
   赵本山:这不国家准备出四万亿嘛,我出……四万一。
   范伟:(犹豫)也……也、也可以,不、不、不少了,关键看您想抄点啥,我们公司可以为您提供全套……不,全面的咨询服务,服务费百分之二、二、二……
   赵本山:好!就这么定了,百分之二!
   范伟:(拼命摇头)……二十!
   赵本山:幸亏没说二百。行,二十就二十,百分之,(把装钱的书包往班台上一撂)你就利索地帮我抄把楼市的底吧,听说北京房价到底了,买房子都送宝马和活驴了,我们县书记在北京就有三套房,县长两套,我寻思作为企业家我低调一点,怎么着也得有一套吧,将来我和你大妈退休就来北京住,没事儿爬爬故宫……
   范伟:什么?!天太黑我听不清楚,你说要爬、爬、爬爬故宫?
   赵本山:不,不,爬爬长城啥的。
   范伟:差点雷死我。不过大叔,四万一你就想抄、抄、抄、抄北京楼市的底?想简单了吧?
   赵本山:那咋的啦,我又不要独栋,也不要联排,来个拼盘就行。
   范伟:别胡嘞嘞了,啥拼盘啊,那叫叠拼。
   赵本山:噢,跌了,拼了,“跌拼”。
   范伟:好,不和你叽咯浪了,不就是想抄个叠拼吗……了解了,那什么……(高喊)秘书--!
   (女秘书推门进来)
   范伟:给大叔查个叠拼,别太远,六、七环左右吧。
   女秘书:多大面积的?
   范伟:多大的啊,有个二、二、二……
   赵本山:二百平米就行。
   范伟:二十!
   女秘书:二十平米?
   赵本山:啥玩意儿?(冲范伟)你当我来北京买狗窝呐?!
   范伟:我的亲叔,就四万一你还想买多大的房子啊?再者说二十平米也够你们老两口折腾的了吧。
   赵本山:我们“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我们就想在北京整套房子……你说吧,首付多少?月供多少?
   女秘书:(迅速翻看资料)范总,你看燕郊这有一套小小叠拼,四手房,小产权,首付四万,月供250,供期三十年……
   范伟:(鼓掌)合适,太合适了,大叔您这回算抄着了,真的,十全十美、百年不遇、千载难逢,万古长存……绝、绝、绝、绝对的底!
   赵本山:我心里没底……这燕郊在北京什么地方?
   范伟:我给你指指啊,(起身面对北京市地图),你看这是tian~an-door,然后往东,建国门……
   赵本山:好啊,(满脸笑容)没想到离祖国的心脏这么近!好!
   范伟:然后再往东,CBD……
   赵本山:CBD好啊,CHINA BEIJING 大北窑,简称CBD嘛!
   范伟:然后再往东,通州……
   赵本山:(笑容收起)然后还往东是吧?
   范伟:对,然后再往东……往东……往东……诶呀,出去了。(手指的地方已经在地图之外)
   赵本山:然后就到了东海,当了龙王是不?你别磨叽啦,直接告诉我到底在哪吧!
   范伟:这个嘛,准确说是在北京和河北交界那疙瘩……马路牙子边上,不远,从市中心开车也就……
   赵本山:我环保,不开车,我平时都是走路为主、顺便玩土。
   范伟:走的话……我想想啊,想想、想想,两天吧,估摸能走、走、走……走到一半了。
   赵本山:骚蕊我的朋友,我是打算在北京常驻的,不是来北京长征的。
   范伟:(无可奈何状)那、那、那就没辙了,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你资金不雄厚北京楼市是抄不了底了,再想想抄点儿别的吧……噢买噶大,想起来啦,要不你花点钱我们帮你托托关系,你去当中国队主教练?中国队世界排名可都一百开外啦,底了。
   赵本山:拉倒吧,中国足球哪儿有底啊?那整个一无底洞啊,我看你是想抄我的底--我智力的底!
   范伟:当年你是这么对我的,我不计较。(挠头)这么这么着吧,秘书,你给点建议,合理化的,看看还有什么便宜点的,让大叔抄一抄。
   女秘书:现在车一直在降价……
   赵本山:我不是说了吗不开车,我年轻的时候开拖拉机都开腻歪了。
   女秘书:现在出境游一直在降价……
   赵本山:我对出镜没啥兴趣,大叔上镜也不太好看,再出镜page~ant啥的就丢人了。
   女秘书:现在婚庆市场一直在降价……
   赵本山:我谢谢你了,大妈的脾气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底还是留着让周慧敏和那个倪什么玩意儿抄去吧。
   女秘书:现在股市一直在2000点附近震荡,应该……
   赵本山:打住打住姑娘,难道没听过一首诗吗--“抄一次套一次,缘分啊,套一次亏一次,郁闷啊,亏一次割一次,痛苦啊,割一回忘一回,教训啊,忘一回晕一回,又进啦!”,不瞒你们说,我写的。大叔说句可能不该说的话,你不会是中石油派来的吧?
   范伟:你看,大叔您这么说就不客、客、客、客观了,我这秘书和中石油没关系,她原来倒是中、中、中、中石化的。
   赵本山:那不还是有关系嘛!中石油,中石化,一个特“油”,一个没“实话”!
   范伟:诶呀大叔,挺针砭时弊啊。不过你看你这事儿不太好整啊。大老远来趟北京抄底,天也冷了,我也不能看着你没抄着底光抄着手回去,是不?我再想想,再想、想、想、想想……(来回踱步)
   赵本山:快别想了,你这一想我头都疼。以后你要想要谁命,你就在他跟前想事儿就得了。你也别打酱油别做亻府臣卜扌掌别踢墙了,你就麻溜儿告诉我原来什么最贵吧,甭管啥玩意儿,我就抄一把原来最贵的。
   范伟:那、那、那、那就“一贼”多了,葛优不是说了嘛,21世纪什么最贵?人、人、人、人才啊!要不您抄点“人”回家?
   赵本山:贩卖人口?你这是抄底咨询啊,还是牢底咨询啊?
   范伟:咳,不是那意思,您不知道吧,现在人才已经见、见、见、见……
   赵本山:人至贱则无敌啦?
   范伟:不是“贱”,是见底了,没看报纸上说吗,大学生连掏粪的工作都打破脑瓜子抢、抢、抢、抢了;他们终于都深刻领悟到自己是龙、龙、龙、龙的传人了--招聘会上都在长龙里排着呢。
   赵本山:咋整地,当年不上大学一辈子受穷,现在是上了大学马上就受穷?
   范伟:就是这个理儿。你看啊,眼下金融危机,全球的,你打火机的厂子要想安全过冬,练好内功,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扩大再生产啥的,是不是也得需要来点人才辈出谋划策,四万块钱对吧,抄仨、仨、仨、仨大学毕业生回去,一点问题都、都、都、都没有!
   赵本山:真的假的?你可别“孩子把玩具当朋友,成人把朋友当玩具”啊。
   范伟:这话说的,我咋能骗你呢?我们公司多大啊……
   赵本山:是大,俩人,一个套间。
   范伟:对不?(冲秘书)秘书,你马上运作一下,找一个北大中文系的,回头给大叔的厂子写写标语、春联啥的;找个清华自动化系的,回头给大叔的厂子按条流水线啥的;再找个北外英语系的,回头帮大叔的厂子走出国门啥的……
   女秘书:好的,饭桶……不,范总。(旋即出屋联络)
   赵本山:(激动得直搓手)诶呀诶呀,太好了、太好了!这家伙果然是“有点子”责任公司,北京这趟我算没白来,我们村自打女娲补天、大禹治水就没出过一个大学生,我这一下就带回去仨!那村里人还不奔走相告、热泪盈眶?
   范伟:那可不,必须的!
   (此时女秘书快步进屋)
   女秘书:范总,我已经联系好了,三位大学生马上就来向大叔报到、签约。
   范伟:您看,大叔,很简单吧,我们公司很大的……
   赵本山:是大,非常大,相当地大……
   (此时本山大叔腰里的手机铃声大作,忙不迭接通)
   赵本山:喂?喂!喂……宝贝儿啊!(捂着话筒冲范伟小声说:你大妈,在美国抄底呢!)
   范伟:(愕然)
   赵本山:(继续讲电话)宝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