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一个村干部惊人的酒后话]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党史-有些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
·造成中国足球今天的局面,司法部门至少负一半责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七)
·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村干部惊人的酒后话

   不久前,我的一位老同学王某,也就是现在的老榆树村主任就邀请我到他的家里吃饭。我的这位老同学真有海量,我们先喝六十度的老白干,接着又喝啤酒。说句心里话,我也有些招架不住。不过,我曾在外奔波多年,虽说不上有海量,可也能抵挡一阵子。我们多年不见,彼此要唠唠家常,老同学之间没有隔阂,我就试探地问他哪来的那么多钱,他竟口无遮拦,讲起了他的“致富秘诀”……
   
   ……自从改革开放以后,上级民政部门拨给贫困户、五保户的补助金一般都由村里发放,此款我们都留下一部分作为村委会开支,如果群众想超生、建房,首先要经过我们的同意-----交钱没商量!
   ……这几年国家施行退耕还林,国家在拨付退耕还林款时按面积计算,而我们则按成活率计算,仅此一项我们就大赚了一笔。
   ……税费改革前,我们都要在“三提五统”上面做文章,必须多多加码,否则,我们吃美味珍馐的开销怎么办?这年头,不吃白不吃,白吃谁不吃!镇里的主要领导忙里偷闲会来山吃海喝的……处理好上下级关系嘛。

   
   我问,你们这样做,群众不反对吗?老同学听后神采飞扬的说:在咱村里,还真有那么几个‘不识时务’者,整日叫嚷着‘负担过重’,开始到县里举报,后来又到市、省,最后到北京,听镇里的领导说农业部来了交办函,后来被束之高阁了。别说咱这里如此,其他地方的负担都这样,告到哪里也是枉然。有一次,他们拒绝交纳“三提五统”,镇里组织了一个小分队,对“刁民”来个“杀鸡给猴看”,叫警察将他们拘留,之后,小分队把他们的生产生活用品夺走。从那以后,很少再发生拒交的“刁民”了。
   
   老同学继续神秘兮兮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干了二十多年吗?在农村当干部,可不是闹着玩的,必须看镇里主要领导的眼色,熟知他的喜恶,否则,休想稳做 “钓鱼台”!别说“捞油水”,就是你两袖清风也会被“炒鱿鱼”!现在当村干部的,哪有不贪的?贪的数目少的就是廉洁了,不然谁都争当村干部为了啥!
   
   ……前几年水利部门把河道整治与打机井款拨到村里,现在不行了,一般都由水利部门来直接向施工方付款。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专门找自己的人参与施工,待工程竣工后到财政部门支款时,多报施工量,施工方与我们都多得一杯羹。彼此心照不宣,相安无事。
   ……油水最大的就是征地补偿款。去年国家修建高速公路拨付补偿款时,我们仅向村民发放了全部补偿款数额的的一点点,余款全部存入我们的帐户。
   ......有一年,我们把某种子公司支付的50多万元的种子款装进腰包了,有个刁民到处举报,到现在也没把我们告倒,因为种子款不完全是我们村干部独吞了,镇主要领导都分一杯羹了,你说他能告赢吗?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原来村干部的“油水”竟有这么大!我洋装不解,继续问:你们搞贪污不怕群众举报?老同学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胸有成竹地说……
   
   你以为我们把贪污的钱完全收进自己的囊中了?非也!若那样的话,我们早就东窗事发了。要想做到安然无恙,就必须把上面的主要领导先“喂”好了,其他的小兵小卒干脆不理他!
   
   听到这里,我不禁哑然失笑。我问这几年是否有揭发你们的吗?老同学听后,面带愠色,把手往桌子上重重地一击,似乎有些怒发冲冠的样子,气呼呼的往下说……
   ……三年前,有几个群众真不识时务,他们竟向市纪委告我们。你说他们能告倒我们吗?我反问:你心里很有底?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畅快淋漓地说……
   ……纪委干部刚刚起程,我们就接到了电话,他们一下车,就被县乡主要领导前后簇拥着走进了一家豪华饭店。一顿大快朵颐之后,又给他们几个靓妹享用,之后又送了红包,笑容可掬的纪委干部对我们神秘兮兮地说:我们在上报领导的材料上签上“查无此事”吧。后来,尽管那几个不知好歹的群众仍坚持举报,可他们却不晓得,我们是受上级领导的保护!
   
   老同学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关于村委会换届选举的情况,他听后顿时神采飞扬,继续说……
   ……咱村换届选举全是走过场。群众代表与村民组长都是我们任命的,镇里的干部到村里坐镇,即使群众不投我们的票也无所谓,镇里也必须叫我们继续干,你说我们能下去吗?我们与他们已经是拴在一根线上的蚂蚱了!
   老同学正喋喋不休地说着,他的老婆照的他的后背就是一巴掌,嚷道:倚仗着老同学不是外人,你看你喝了那么多尿汤子,顺嘴胡拉拉……
   
   我急忙接茬:他喝多了,全是酒话。其实,“酒后吐真言”。
   在城里打工多年,对家乡的事已渐渐淡忘了,突听老同学的一阵慷慨陈辞,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三农问题的症结在什么地方?从老同学的酒后话里找出了答案: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法律法规在农村受到了严重的扭曲与践踏。一个比芝麻粒还小的村官竟得到上级甚至上级的上级的“保护”!他们是否 “已经形成了既得利益集团”啊?
   我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