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有毒餐具横行,谁来为生命把关?]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有毒餐具横行,谁来为生命把关?

   继11月份揭露仿瓷餐具存在安全问题之后,国际食品包装协会又与北京凯发环保技术咨询中心联合发布了北京大型连锁超市及批发市场仿瓷餐具质量调查报告。报告显示:送检产品中,有80%违规使用了价格低廉、有毒有害的原材料。
   
   此次调查涉及的仿瓷餐具前后历经了三次检测,问题越查越多。央视《新闻30分》栏目也以《变“色”变“味”的仿瓷餐具》为题,对劣质仿瓷餐具进行了报道。
   
   “有毒奶粉”事件善后工作尚未结束,“有毒餐具”又被曝出。每一个震惊国人的“有毒”新闻背后,都隐藏着一个更为惊人的无良行业潜规则,比如掺入三聚氰胺冒充蛋白粉,比如使用有毒材料制造仿瓷餐具。

   
   令人费解的是,既然能够成为全行业的潜规则,自然不可能是密不透风的,要不然记者以及民间组织也不可能获取调查线索,为何我们的质检部门却从不知情呢?这到底是“坐等媒体曝光”的监督乏力,还是“事情不闹大不查处”的敷衍塞责?
   
   就以这次的有毒餐具为例,正规仿瓷餐具的经营者陈杰,此前已经实名向多个部门举报,“就在前不久,我们还向浙江省质检部门举报过,但目前没有任何回复”;而国际食品包装协会与北京凯发环保技术咨询中心11月份已经揭露过仿瓷餐具存在安全问题,却因为没有更多媒体跟进报道,也没引起质检部门的重视;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明明使用了有毒材料的仿瓷餐具,送至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直属的检验中心检测,却被认定为合格。
   
   我们不禁要质问:质检部门对食品安全是不是太没有敏感意识了?要知道,这可是在轰动全世界的有毒奶粉事件之后啊!民间实名举报不能撼动无良行业潜规则,有毒奶粉大事件也不能增强质检部门的敏感意识,难道非要等到中央电视台这样的媒体介入并且产生重大影响,有关部门才能积极行动起来吗?
   
   事实上,无良潜规则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因为我们相信,不可能全行业的经营者和知情者都同时陷入无良。只要市场竞争仍然存在,只要质监部门足够敏 感,那就不愁不能让无良潜规则大白天下。正规经营者、良心未泯的业内人士,都会成为捅破无良潜规则的中坚力量。
   
   食品安全大于天,质检部门责任重大。对于食品安全可能存在的问题,质监部门应该“宁可信其有”,对各种来源的举报线索高度重视,及时展开有力度的市场抽查和产品检测,并定期向全社会发布近期抽查事项和检测结果。“媒体曝光”不应该是捅破无良潜规则的必经程序,更不应该是唯一途径。
   
   博主评论:“我们不禁要质问:质检部门对食品安全是不是太没有敏感意识了?要知道,这可是在轰动全世界的有毒奶粉事件之后啊!”。文章作者有所顾忌,行文显得过于轻柔了。不敏感的又何止质检部门呢?
   
   挣腐的哪个部门不对自己责任范围内的事情不敏感呢?纪检、执法部门对腐败者不敏感,上访部门对上访事件不敏感,卫生部门对公共卫生事件不敏感。一句话说完,就是对本职工作不敏感。为什么?因为要得罪人之余,没有利益甚至侵犯本部门利益啊。
   
   于是贪腐盛行,于是上访人员进精神病院了,于是医生收红包兼乱开处方了,于是到处都是有毒食品了。为什么他们想敏感就可以敏感?为什么他们想不敏感就不敏感?因为没有任何人有权力去监督他们。
   
   风头上的时候,象山西那种隐瞒矿难事件的撞上了,于是要处理了。三聚呢?连律师都不准接案子,接了你就准备坐牢吧。不在风头上的时候呢?网络上曝光了上访人员被冤枉抓进精神病院了,有没有任何一个挣腐单位出头来管?没有,没有任何一个部门管。
   
   谁能责怪他们?谁敢责怪他们?没有,没有任何一个。这就叫做河蟹?“生民易虐,上天难欺”。这是宋朝皇帝给朝官的官箴,过了一千年了,居然还适用。上天在看着呢,我相信如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