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派出所不能成为公民非正常死亡高发地]
拈花时评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派出所不能成为公民非正常死亡高发地

   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最近从河南省公安厅获悉,今年1月至9月,河南省共查处民警违法违纪案件436起,涉案民警492人,较2007年同期分别上升15.3%、12.6%。据透露,仅在10月份,省内就连续发生5起当事人在派出所非正常死亡的案件,其中一名当事人在派出所“自杀”,脖子上有明显皮带印痕、青紫并有淤血,头部、脸部和膝盖有渗血伤痕;一名当事人被多名民警、联防队员“用脚乱跺”,活活打死……
   
   在中国的行政权力结构中,派出所是公安机关在基层的派出机构,是对地方社会治安负有直接责任的公安行政单位。
   
   一般说来,案件当事人被民警带到派出所,要么是警方要就案件有关情况对其进行询问、调查,要么是因为其涉嫌违法犯罪,需要对其采取强制性限制措施。从最基本的角度看,派出所首先应当是一个能够提供安全保障的地方,一个公民被带到派出所之后死于非命,这无论如何都是很不正常的。

   
   尽管近年来各地媒体上关于此类案件的报道并不少见,《湖南农妇派出所内死亡,法院20天不作任何裁定》、《村医派出所死亡尸体失踪7年,打人警察顺利升迁》、《女子被带进派出所颈部重伤死亡,警方隐瞒伤情》……之类新闻屡屡见诸报端,但在短短一个月之间,在一省之内,竟然连续发生5起当事人在派出所非正常死亡的案件,这不能不让人产生一个荒唐而恐怖的“错觉”:某些地方的派出所非但未能履行维护社会治安之职责,反而变成了公民非正常死亡的高发地。对于这个十分危险的倾向,必须予以高度警惕。
   
   河南省公安厅一名负责人承认,该省公安机关存在着不作为、乱作为,刑讯逼供仍未根治,违规使用治安员等“顽症”。河南安阳市公安局一名负责人认为,当事人在派出所非正常死亡,“有的是因为民警刑讯逼供,有的因为民警工作方法不当、责任心不强,也有的可能与当事人个人情绪、身体原因有关”。综合公安部门人士的分析,可知少数民警滥施暴力、大搞刑讯逼供,乃是当事人在派出所非正常死亡案件频频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至于民警工作方法不当、责任心不强,当事人个人情绪、身体状况特殊等等,大都只能算是辅助性或偶然性的原因,有的甚至不过是民警为推卸刑讯逼供罪责而找出的借口罢了。
   
   刑讯逼供是一个罪恶的毒瘤,是一些地方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的少数办案人员屡试不爽的“杀手锏”。对于如何监督和遏制刑讯逼供的问题,学界、实务界进行过很多探讨,不少地方的办案机关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初步形成了一个基本共识,就是涉及刑讯逼供的案件应当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原则,当事人如果提出指控,称自己在被询问、审讯时受到了刑讯逼供,应当由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的办案人员承担举证责任,证明他们没有对当事人进行刑讯逼供。全面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原则,可以对办案机关形成强大的压力,促使办案机关严格依法行事,并制定和完善有关程序性措施(如对询问、审讯活动全程录音录像),以提高执法水平和办案质量。
   
   按照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如果办案人员的确没有实施刑讯逼供,他们完全可以向监察部门或法院提交各种证据(如询问、审讯活动的全程录音录像),以证明自己的清白;而如果他们在享有搜集证据的多种便利的情况下,仍然不能提出足够充分有力的证据以自证清白,那么就要以刑讯逼供的罪名承担法律责任。在河南省10月份发生的5起当事人非正常死亡案件中,有一起当事人被派出所认定为“撞墙自杀”,面对当事人家属的质疑,派出所一开始说没有摄像头,家属发现安装有摄像头后,派出所又改称“有,但是坏了”。如果严格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即便派出所辩称的“摄像头坏了”确系事实,就是这样一个“技术故障”,也会成为他们自证清白的致命障碍,令他们难逃刑讯逼供的责任追究。
   
   为了保障公民最起码的人身安全,为了维护公安机关的形象和声誉,必须全面落实涉及刑讯逼供案件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以保证派出所不至于成为公民非正常死亡的高发地。
   
   
   博主评论:今年以来,各种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到了最后,我们发现,其实暴力事件最高发的,竟然是执法机构。其实相关传说早已经不绝于耳,但是揭露的一向很少,相关统计数字更加是保密的。现在越来越多了,原因何在?
   第一应该是绝对数字疯狂上升,捂盖子再也捂不住了。第二是国民不再仅仅是待宰的羔羊,即便上访不得,公开曝露还是可以的。三是因为有了互联网,有了web2.0,发表言论不再能受到执政当局铁桶般控制了。
   
   想想前一向,世界反酷刑组织对中国的指责,我们曾经愤怒过?曾经批评妖魔化中国?真相不言而喻。
   
   任何一个政权,当它感受到根本生存威胁的时候,其行为是最疯狂的。
   
   现在是这个“最疯狂”的时刻了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