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带病官员”纷纷复出大头娃娃事件令人“头大”-搜狐新闻]
拈花时评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带病官员”纷纷复出大头娃娃事件令人“头大”-搜狐新闻

   4年前,劣质奶粉事件在安徽阜阳爆发,一批官员也因此被问责。如今,多数问责官员重获要职。被撤职的原阜阳市工商局分管市场监管的副局长杨伟,目前调往安徽省的一个地级市工商局担任副局长。被责令辞职的原阜阳市卫生局分管食品卫生的副局长丁丽玲重新被任命为该局副局长。
   
   此外,原阜阳市市长刘庆强在被问责后相隔一年多时间,调任安徽省环保局担任局长。(今日本报A13版)
   
   2004年,安徽阜阳因“大头娃娃”奶粉事件而“声名鹊起”。就在人们似乎逐渐将其淡忘之际,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的骤然爆发,令很多人不约而同地“旧事重提”--曾经激起舆论问责狂潮的“大头娃娃”奶粉事件,最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

   
   看到了上面曾被问责者的“权力轨迹”,相信每一个人都失望不已。曾导致12名婴儿死亡、无数人闻之色变的“大头娃娃”奶粉事件,最终处理结果竟然只是像坊间所调侃的那样“放放长假,拍拍屁股,换换座位”。举国关注之下,面对一浪高过一浪的问责吁求,时至今日我们才无奈地发现,曾经高高举起的那只手,早已在我们丝毫未能察觉的时候悄然放下。对待此类波及面广、影响力大的恶性事件,尚且以这样的方式收场,这样的结果不由得使人怆然发问--到底什么样的事件才能真正体现出“问责”一词所应具有的威力?
   
   每一次“带病复出”的出现,毫不例外会引起舆论的广泛关注,民众积极参与的热情丝毫不逊色于“发病”之时的穷追猛打。但是,实际结果又是怎样呢?当我们一次次耐心执着地辨析“辞职”、“免职”、“撤职”区别的时候,眼前这一幕使我们吃惊地看到,无论冠以什么样的方式,“问题官员”最终都只是暂时离开了自己的位置,还有什么比这更为荒诞的结果?
   
   面对“问题官员”,我们似乎没有必要继续咬文嚼字于“辞职”、“免职”、“撤职”的差别,实际上,这也正是少数人热衷于在其中做“文字游戏”的一个因素所在。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离开现任的职位,我们所能看到的结果都是官员已经无法胜任当前的工作,那么,在他们重新异地为官甚至是从事和此前同样的工作之际,我们也有必要知道,他们是否已经重新具备了这样的能力?起码也应该公开其中流程,使公众看到其依据所在。实际上,这在《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中早有明确规定--党政干部的任职实行任职前公示制度。“身体健康”的尚且要履行公示,“带病复出”岂能置之度外?
   
   一次次“带病复出”,一次次因舆论关注而拆穿了权力的画皮。在为舆论的巨大威力而欣慰的同时,任何人都明白,总会有舆论所无法企及之处,当地的权力生态又会是怎样?这样的问题,想一想都不免令人“头大”。如果任前公示制度能够真正得以落实,如果“带病复出”不再是不“问”不“责”,这样的尴尬又怎么会发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