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从儒学热谈当今社会的政治纲常伦理]
拈花时评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儒学热谈当今社会的政治纲常伦理

   近数年来,国内掀起了所谓“国学热”,其中大部分是讲儒学的,所以其实也就是儒学热。相信大家都会认为,是国民素质大提高了,居然儒学也让大部分人感到兴趣了,不再是一味探求娱乐了,而我却看到了在背后推动的一只手。在中国,没有这样一只深入每个人的生活、生产活动的手,几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推动起来,根本没有任何民间的力量能做到这样的效果。只不过在这一场“儒学热”中,这只手罕有地变成了无形。难道竟然是参考了《国富论》吗?不得而知。
   
   有朋友曾经在我这里留言,称中国用儒家学说治国家是有千年传统的。恐怕这也属于一重“不了解国情了”。儒家学说的治国理念是什么?所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一言以蔽之就是仁义之道。哪一位朋友可以指出中国历史上哪一位皇帝是以仁义治理国家的?没有的。
   
   所谓“仁义之道”,四书五经,其实是皇权阶层用来“教化国民”的理论,而不是用来施政的理论。取士的时候,就拿出教统出来了,施政的时候就藏起来了。施政的时候,用的都是法家的理论。这个法家理论,并非今日之法律,而是法家创造出来的统治学说。

   
   那么有什么是要借助儒家学说的呢?大概就是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和所谓“中庸之道”了。
   
   所谓君君,就是君主要做一个象样的君主,一个好君主,当然这就是“执政集团”的事情了。那么臣臣呢?讲的就是官员了,要做个好臣子。剩下给我们的,也就是父父子子了。就是说,国民们应该做好自己的本分,不要管什么国家治理的事情,甚至谈论都不必要,做个好的父亲好的儿子就可以了。
   
   那么中庸之道呢?你见过哪一个行中庸之道的人会提反对意见的?他只剩下唯唯诺诺了。
   
   于是理论就这样成立了,让我们全体国民吃饱了就闷睡,不要理会、讨论、试图参与什么国家治理的“大事”。至于社会如何糜烂不堪,挣腐如何贪渎盛行,裆如何腐败透顶,我们都不要理会,甚至连谈论都不要谈论。被侵犯利益的时候,就走“正途”去上访,不要罢工、游行、示威、静坐,于是就河蟹了,就以民为本了。
   
   在中国,尽管识字的人已经非常多了,但是大致上还是只要控制了知识分子的大脑,也就控制了全体国民的大脑了。
   
   然而,这是皇朝统治时代的政治伦理纲常,不是当今二十一世纪的政治伦理纲常了。试图使用这样一些愚民哲学来愚弄大众大概是不可能的了。
   
   二十一世纪是自由、民主、人---权的世纪,是平等的世纪。共和国是全体国民的共和国,不是某个政裆的、挣腐的共和国。
   
   什么是当今应有的政治纲常伦理呢?什么是共和国的政治纲常伦理呢?
   
   简单阐述就是:国家主希、肿理、肿书机、军威主希都是什么?他们全部都是替我们打工的、替我们跑腿的高级打工仔,说白了就是我们的高级狗腿子。剩长、死长就是中级打工仔、狗腿子。我们给他们发工资了,给他们荣华富贵了,他们就应该替我们干活。
   
   干得好了,我们给他们发赏钱,给他们鼓励。干不好,就应该下台滚蛋卷铺盖,就这么简单。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