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拈花时评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事件发生的原因是武都区部分干部群众,特别是拆迁户担心行政中心搬迁后,其利益受损
   
   11月17日9时30分许,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东江镇30多名拆迁户集体到位于武都区新市街的陇南市委上访,随后,群众越聚越多。
   
   当晚20时前后,事态开始升级,一批闹事者冲击了陇南市委大院,69名武警、2名民警和3名记者被打伤,其中11人住院治疗。闹事者砸烧房屋110间、车 辆22辆,市委大院各单位办公设施及其他损失(不含房屋及车辆损失)500余万元,职工私人财产正在统计之中。

   
   本刊记者在当地连日来的调查走访表明,从18日晚截至目前,陇南市武都区生产生活秩序已经基本恢复,市区内中小学正常教学秩序没有受到影响。山区小城武都正逐步恢复平静。
   
   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11月17日9时30分许,陇南市武都区东江镇30多名拆迁户集体到位于武都区新市街的陇南市委上访。拆迁户们要求市委对陇南市行政中心搬迁后可能导致他们的住房、土地以及今后生活方面的问题作出答复。
   
   得知情况后,陇南市委书记王义安排副市长杨全社等4名市委常委和信访、公安等相关部门和武都区的负责同志负责接访。但从11时许开始,上访的群众不仅没有减少,反而陆续增加,越聚越多。截至15时,上访人数增加到200多人,围观群众超过1000人。上访户们打着写着“反对搬迁”的横幅,喊着“反对搬迁”的口号,围堵了市委大门。
   
   11时许,陇南市委书记王义安排让上访群众选出代表,由他出面进行接访。上访群众表示,他们人人都是代表,要求一起同市委书记见面,拒绝选代表进行会面。从这时起一直到19时,上访群众都在市委大门外聚集,要求市委、市政府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在此期间,陇南市出来接访的杨全社等领导一直同上访群众接触,宣讲有关法律法规,并劝解上访群众通过正常渠道依法反映诉求,解决问题。
   
   19时,陇南市委召开了专题会议,传达了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批示精神,并形成了10条具体意见,要求对群众的上访高度重视、认真解决,尊重和爱护群众,耐心细致地做好上访群众的思想疏导工作;同时,对群众关心的陇南市行政中心搬迁问题,要讲明在搬迁后,市委、市政府会更加重视武都区人民群众的利益,积极稳妥地处理各种遗留问题。
   
   事态升级
   
   17日19时30分许,400多名上访群众陆续突破现场维持秩序民警的拦阻,强行进入市委大院。在市委中院与民警对峙一段时间后,这些上访群众进入市委后院主办公大楼前。
   
   20时,陇南市委调集武警和民警到市委后院主办公楼前维持秩序,在对峙过程中,上访人员中部分群众继续喊着反对搬迁的口号,并多次冲击维持秩序的武警和民警。22时,武警和民警采取措施将上访人员驱出市委大门。之后,上访群众继续在市委大门口围堵。
   
   截至17日24时许,上访人员和围观群众增加到2000多人。此时,部分闹事者开始在市委大门前向门口维持秩序的武警投掷砖块、石头、酒瓶,并点燃鞭炮扔到武警当中,砸坏了武警的盾牌、头盔,烧坏了武警的服装。
   
   18日0时30分许,部分闹事者冲进市委大门,冲上市委前院三层办公大楼,将1至3楼6个部门的门窗玻璃、办公设施全部砸毁,并抢劫了财物。随后冲进前院,砸毁了停放在中院的11辆公务用车,继而又冲击中院三层办公大楼,砸毁了楼上的门窗玻璃、办公设施。随后,闹事者又冲进后院,砸毁了1辆汽车。
   
   为了控制事态,防止主办公楼被冲击,18日凌晨,现场维持秩序的武警和民警抓捕了30多名打砸抢分子,并将闹事者驱散到前院。闹事者在前院将停放的摩托车、汽车和砸坏的办公用品点燃,并将前来救火的1辆消防车强行抢夺开进大院并砸坏。
   
   18日10时30分许,约有1000名闹事者冲进市委后院,手持铁锨、棍棒、砖头、石块等攻击武警和民警,并砸毁3辆公务用车。为防止事态扩大,民警开始抓捕带头闹事的不法分子,武警则将其余人员驱逐出市委后院。随后,闹事人员又冲进市委前院和后院,纵火焚烧2栋办公楼和凌晨被砸毁的12辆汽车。与此同时,闹事人员将停放在城区长江大道的7辆警车砸毁并焚烧。
   
   从18日下午14点30分左右开始,武警和公安干警对陇南市委门前大街的约500米路段实施封锁,但在这条街道的东西两个主要路口及附近街巷,仍有群众分散聚集,双方仍在部分路口对峙。
   
   本刊记者在现场看到,数百名手持盾牌的武警、持木棍的武警和公安干警组成了三道防线;聚集者也分成了几部分,有数百名年轻人在最前面向武警投掷砖头和石块,有一部分十四五岁学生模样的人和妇女则从附近工地上搬运砖头。现场的聚集者打出了“誓死捍卫我们的权利,坚决反对市府搬迁”等横幅和标语。
   
   记者在16时许进入陇南市委大院时看到,市委大门外的新市街上布满闹事者扔的石头、砖块,走进市委大院,地上散布着砖块、石头、各种文件资料,被砸烧的两栋办公楼大部分窗户上的玻璃已经不见。在中院,被砸毁和焚烧汽车已经面目全非,散发着刺鼻的味道;在后院,2辆被掀翻的汽车仍放在当院,地上也是遍布各种文件。
   
   目前,受伤群众数量仍然不详。
   
   在新华网19日刊发的相关报道中,有一段文字引起了我的注意,不妨照录于后: 省委、省政府和陇南市委、市政府认为,陇南市行政中心搬迁的问题国家尚未批准,群众有意见和想法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反映,绝不允许采取过激行为,尤其不能受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挑唆。
   
   如果记者的表述准确无误,那么按照我的理解,“陇南市行政中心搬迁问题国家尚未批准”,是指该工程实际上至今并未通过立项程序,或许连征地手续也未必办齐全了。既然如此,相关部门凭什么先斩后奏,要求数十户居民集体拆迁?对拆迁户提出的住房、土地,以及今后的生活等问题,当地信访部门又怎么可能作出明确答复?
   
   在“国家尚未批准”的情况下,陇南市政府拟开建行政中心,与众多拆迁户发生利益冲突,与行政无据、违法拆迁,恐怕不无关系。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这是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导火索。试想,如果市行政中心搬迁项目已获正式批准,而且,事先就拆迁户的住房、土地等问题,经过充分沟通、协商,都作出了合理安排,那么,“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即使再有能耐,又怎敢与处于强势地位的政府较劲,乃至挑起这场扰乱社会秩序的官民对决事件?
   
   所以我以为,对于这一震惊全国的群体性事件,在进一步落实妥善处置措施的同时,应该查明究竟是以谁为主拍板,不经“国家批准”,就做出了拆迁民居,修建市行政中心的决定;同时必须依纪依法对主要责任人进行严厉问责。如此,对化解民怨,遏制谣言,彻底平息事态,肯定都有好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