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事件发生的原因是武都区部分干部群众,特别是拆迁户担心行政中心搬迁后,其利益受损
   
   11月17日9时30分许,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东江镇30多名拆迁户集体到位于武都区新市街的陇南市委上访,随后,群众越聚越多。
   
   当晚20时前后,事态开始升级,一批闹事者冲击了陇南市委大院,69名武警、2名民警和3名记者被打伤,其中11人住院治疗。闹事者砸烧房屋110间、车 辆22辆,市委大院各单位办公设施及其他损失(不含房屋及车辆损失)500余万元,职工私人财产正在统计之中。

   
   本刊记者在当地连日来的调查走访表明,从18日晚截至目前,陇南市武都区生产生活秩序已经基本恢复,市区内中小学正常教学秩序没有受到影响。山区小城武都正逐步恢复平静。
   
   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11月17日9时30分许,陇南市武都区东江镇30多名拆迁户集体到位于武都区新市街的陇南市委上访。拆迁户们要求市委对陇南市行政中心搬迁后可能导致他们的住房、土地以及今后生活方面的问题作出答复。
   
   得知情况后,陇南市委书记王义安排副市长杨全社等4名市委常委和信访、公安等相关部门和武都区的负责同志负责接访。但从11时许开始,上访的群众不仅没有减少,反而陆续增加,越聚越多。截至15时,上访人数增加到200多人,围观群众超过1000人。上访户们打着写着“反对搬迁”的横幅,喊着“反对搬迁”的口号,围堵了市委大门。
   
   11时许,陇南市委书记王义安排让上访群众选出代表,由他出面进行接访。上访群众表示,他们人人都是代表,要求一起同市委书记见面,拒绝选代表进行会面。从这时起一直到19时,上访群众都在市委大门外聚集,要求市委、市政府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在此期间,陇南市出来接访的杨全社等领导一直同上访群众接触,宣讲有关法律法规,并劝解上访群众通过正常渠道依法反映诉求,解决问题。
   
   19时,陇南市委召开了专题会议,传达了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批示精神,并形成了10条具体意见,要求对群众的上访高度重视、认真解决,尊重和爱护群众,耐心细致地做好上访群众的思想疏导工作;同时,对群众关心的陇南市行政中心搬迁问题,要讲明在搬迁后,市委、市政府会更加重视武都区人民群众的利益,积极稳妥地处理各种遗留问题。
   
   事态升级
   
   17日19时30分许,400多名上访群众陆续突破现场维持秩序民警的拦阻,强行进入市委大院。在市委中院与民警对峙一段时间后,这些上访群众进入市委后院主办公大楼前。
   
   20时,陇南市委调集武警和民警到市委后院主办公楼前维持秩序,在对峙过程中,上访人员中部分群众继续喊着反对搬迁的口号,并多次冲击维持秩序的武警和民警。22时,武警和民警采取措施将上访人员驱出市委大门。之后,上访群众继续在市委大门口围堵。
   
   截至17日24时许,上访人员和围观群众增加到2000多人。此时,部分闹事者开始在市委大门前向门口维持秩序的武警投掷砖块、石头、酒瓶,并点燃鞭炮扔到武警当中,砸坏了武警的盾牌、头盔,烧坏了武警的服装。
   
   18日0时30分许,部分闹事者冲进市委大门,冲上市委前院三层办公大楼,将1至3楼6个部门的门窗玻璃、办公设施全部砸毁,并抢劫了财物。随后冲进前院,砸毁了停放在中院的11辆公务用车,继而又冲击中院三层办公大楼,砸毁了楼上的门窗玻璃、办公设施。随后,闹事者又冲进后院,砸毁了1辆汽车。
   
   为了控制事态,防止主办公楼被冲击,18日凌晨,现场维持秩序的武警和民警抓捕了30多名打砸抢分子,并将闹事者驱散到前院。闹事者在前院将停放的摩托车、汽车和砸坏的办公用品点燃,并将前来救火的1辆消防车强行抢夺开进大院并砸坏。
   
   18日10时30分许,约有1000名闹事者冲进市委后院,手持铁锨、棍棒、砖头、石块等攻击武警和民警,并砸毁3辆公务用车。为防止事态扩大,民警开始抓捕带头闹事的不法分子,武警则将其余人员驱逐出市委后院。随后,闹事人员又冲进市委前院和后院,纵火焚烧2栋办公楼和凌晨被砸毁的12辆汽车。与此同时,闹事人员将停放在城区长江大道的7辆警车砸毁并焚烧。
   
   从18日下午14点30分左右开始,武警和公安干警对陇南市委门前大街的约500米路段实施封锁,但在这条街道的东西两个主要路口及附近街巷,仍有群众分散聚集,双方仍在部分路口对峙。
   
   本刊记者在现场看到,数百名手持盾牌的武警、持木棍的武警和公安干警组成了三道防线;聚集者也分成了几部分,有数百名年轻人在最前面向武警投掷砖头和石块,有一部分十四五岁学生模样的人和妇女则从附近工地上搬运砖头。现场的聚集者打出了“誓死捍卫我们的权利,坚决反对市府搬迁”等横幅和标语。
   
   记者在16时许进入陇南市委大院时看到,市委大门外的新市街上布满闹事者扔的石头、砖块,走进市委大院,地上散布着砖块、石头、各种文件资料,被砸烧的两栋办公楼大部分窗户上的玻璃已经不见。在中院,被砸毁和焚烧汽车已经面目全非,散发着刺鼻的味道;在后院,2辆被掀翻的汽车仍放在当院,地上也是遍布各种文件。
   
   目前,受伤群众数量仍然不详。
   
   在新华网19日刊发的相关报道中,有一段文字引起了我的注意,不妨照录于后: 省委、省政府和陇南市委、市政府认为,陇南市行政中心搬迁的问题国家尚未批准,群众有意见和想法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反映,绝不允许采取过激行为,尤其不能受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挑唆。
   
   如果记者的表述准确无误,那么按照我的理解,“陇南市行政中心搬迁问题国家尚未批准”,是指该工程实际上至今并未通过立项程序,或许连征地手续也未必办齐全了。既然如此,相关部门凭什么先斩后奏,要求数十户居民集体拆迁?对拆迁户提出的住房、土地,以及今后的生活等问题,当地信访部门又怎么可能作出明确答复?
   
   在“国家尚未批准”的情况下,陇南市政府拟开建行政中心,与众多拆迁户发生利益冲突,与行政无据、违法拆迁,恐怕不无关系。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这是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导火索。试想,如果市行政中心搬迁项目已获正式批准,而且,事先就拆迁户的住房、土地等问题,经过充分沟通、协商,都作出了合理安排,那么,“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即使再有能耐,又怎敢与处于强势地位的政府较劲,乃至挑起这场扰乱社会秩序的官民对决事件?
   
   所以我以为,对于这一震惊全国的群体性事件,在进一步落实妥善处置措施的同时,应该查明究竟是以谁为主拍板,不经“国家批准”,就做出了拆迁民居,修建市行政中心的决定;同时必须依纪依法对主要责任人进行严厉问责。如此,对化解民怨,遏制谣言,彻底平息事态,肯定都有好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