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让我们为这网络暴力欢呼]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我们为这网络暴力欢呼

   新闻摘录:
   
   对于公众关注的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涉嫌猥亵11岁女童、并叫嚣“我是北京来的高官”一事,昨天有媒体报道称,10月31日下午,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高新区派出所一名刘姓副所长陪同海事局领导前往慰问陈家。他向家长表示,警方会客观公正地处理此事。刘副所长向陈家透露,警方初步认定这是一起刑事案件。
   
   但是,昨天下午,记者致电南山区公安分局有关部门负责人,该负责人告诉记者,林嘉祥目前没有被刑事拘留。这名负责人向记者进一步解释说,之所以没有对其刑事拘留是因为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林嘉祥对小兰实施猥亵行为。因此,该案件是按照治安案件处理。这名负责人还说,10月30日凌晨,林嘉祥被一名深圳户籍的人担保走了,并于当天下午去上海开会。目前,林嘉祥已经被有关部门通知回到深圳接受调查。

   
   南山区公安分局有关部门负责人称,警方高度重视此案,已指派治安科和法制科的精干警力参与调查,争取尽快依法处理。他说,不管林嘉祥官有多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名负责人表示,决不会因为林嘉祥是高官法律的砝码就向他倾斜。
   
   据受害人母亲介绍,目前女儿精神还是比较紧张,10月31日都没有去上学,“女儿现在是6年级,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陈父则告诉记者,林嘉祥这么高级别的干部,居然连这么小年龄的女孩都不放过。他希望社会能将自恃“特权”、“伪特权”的恶棍绳之以法,还老百姓一个干净和谐的社会。陈父陈母表示,女儿和他们一家人受了侮辱,林嘉祥口口声声提“给钱”,但他们不需要这个钱,不愿意接受调解,一定要诉之法律,只希望林嘉祥受到法律的制裁。
   
   博主评论:一直以来,对所谓网络”人肉搜索“的争论很是不小的。主流意见是这样做侵犯了公民隐私权,并且给搜索对象带来巨大的干扰,于是要求实名上网的呼声甚嚣尘上,而且有了一个专有的名称,网络暴力。
   
   但是我们最近看到了两宗网络暴力事件,实在是令人拍案激赏。一宗是哈尔滨六警察打死青年事件,一宗就是正在进行时的林副局长猥亵幼女事件。
   
   哈尔滨事件虽然大众言论随着人肉搜索的结果左右摇摆过,但最终真相被暴露出来了,大家一致同情受难者的家属。而深圳事件虽然时间过去不久,大家都在一路紧追之中。共娼裆官员竟然连畜生都不如,一边厢因为小衅将人活活打死,另一边厢在大餐厅里猥亵幼女,态度极度嚣张。其实大家对这类事件也听得不少了,可是要是没有网民锲而不舍的网络追踪,肯定会被当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六十年来,我们从来不曾享受这样的舆论自由,我们的言论被压制了,取而代之的形势一片大好越来越好的谎言。由于网络技术的进步,由于大众自由意识的进步,我们可以看到官员的丑态了。他们其实一向都这样,并没有因为网络的出现而小心过,只是以往所有的事实都被掩盖了,大众不得而知。
   
   可是现在我们都知道了,由于网络的及时性,Web2.0让我们享受前所未有的言论自由,我们终于看清楚了真相。伟大的网络技术革命,给了国民前所未有的权力。我们应该为这样的网络暴力欢呼,为真相大白欢呼,为言论自由欢呼。
   
   由于现代兵器技术的先进,我们要进行暴力革命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可以在网络进行暴力革命,我们用事实真相,用对自由的不懈追求进行革命。
   
   我们将使用网络,推动国家的前进,迈向自由的、民主的、美好的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