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毒奶粉索偿受阻,冷处理适得其反]
拈花时评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毒奶粉索偿受阻,冷处理适得其反

   上月二十二日,河南镇平县一位孙姓家长向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要求三鹿集团赔偿其孩子因食用毒奶粉致病的救治等费用,共计十五万元,成为全国首例消费者向奶粉企业提起民事赔偿的诉讼案。近日,首个毒奶粉致死婴儿移凯旋的父母,在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三鹿集团赔偿逾百万元人民币。移凯旋出生后一直食用三鹿奶粉,省卫生厅证实移童为省内首
   两宗毒奶粉致死个案之一。
   
   随着毒奶粉事件调查的深入,提出民事索偿诉讼的个案还会不断增加。仅官方公布的数字,毒奶粉迄今已经造成逾五万名婴幼儿患病,至少四人死亡。内地一些律师及团体纷纷向受害者家属提供免费法律援助,北京、浙江、四川、吉林、深圳等地律师自发组织「三鹿奶粉志愿律师团」 ,已有百名律师加入。奇怪的是,律师们伸张正义的行为,却受到种种外力干扰。
   

   据内地媒体报道,河北省当局早于毒奶粉事件曝光后五天,即召集当地律师开会,强调为保安定,律师应与事件保持距离。有律师更透露,中央有关部门曾向各级司法行政部门和律师协会下发文件,要求律师不得代理毒奶粉索赔案。
   
   阻挠诉讼徒增民怨
   从九月下旬开始,律师们开始感受到官方要求他们放弃为受害者提出法律诉讼的压力。有一名河北律师指出: 「当局打电话给我和我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的上司,说这件事已经成为政治性问题,应该听从政府的统一指示、安排。否则,律师和事务所都会受到处理。 」
   
   当局阻挠索偿诉讼的做法十分不智,由于受害人数庞大,积聚的民怨已如即将迸发的火山,如果循法律这一适当的途径宣泄都不准,难道要逼受害者家属走上街头?
   
   日前有内地医生在网上爆料:「河北目前检查出肾结石儿童占全部已检查个案的百分之三点六,广东是百分之二点二,按全国有三亿儿童计算,将出现五百至一千万肾结石儿童,有的小孩现在还没有症状,但肾脏已经受损,在显微镜下发现血尿的儿童还没报上去,这难道不是一场民族灾难? 」
   
   当局对毒奶粉受害儿童家属用司法表达诉求的担忧,令人莫名其妙,例如担心日益增多的诉讼,会影响社会稳定;不想看到受害者家长聚在一起,提出集体诉讼。事实上,由志愿律师团至今接获九个省市数十宗求助个案来看,不少是同类型的个案,由一个人出面求助,背后代表了很多受害人。
   
   目前为止,这些受害人及家属还是比较理性的,认为有关责任仍在毒奶粉生产商,因此想提出集体诉讼,索取医疗补偿和精神赔偿。如果连这个最卑微的要求,当局都不答应,受害者家属一旦转为质问为何政府会让毒奶粉通过免检,将矛头指向当局,直接挑战中共的管治威信,那时才来补救,恐怕已经太迟。
   
   博主评论:毒奶粉事件发展至今,正式统计的受害者,已经超过了五万。而假如真实客观地统计、诊断的话,其实远远不止这个数字。我就有好几个网友告诉我,他们家里的孩子患肾结石了,吃的就是三鹿奶粉。可是医生会想方设法阻止病人得到免费治疗,通常以孩子的结石未达到某个标准为理由。于是上述统计数字的真实性显然是很值得怀疑的,实际受害人肯定远远超出公开的统计数字,甚至在一倍以上。
   而这个案子的事实肯定是毋庸质疑的。那么正确的处理方法,当然是该赔偿的就赔偿,该整顿的就整顿,该关停的就关停,该起诉的就起诉。从法理、从人情、从经济等各个角度看,这都是唯一的正确做法。事情发生了,当然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时间会过去,事件也就会自然地冷却下来了。
   但是,实在看不明白的是,共娼裆居然会阻止律师接受案子来阻止受害人的求偿,我对此很有点匪夷所思的感觉。事情是企业做出来的,赔偿自然也是企业赔偿,即便是赔得倾家荡产,也是要赔的啦。总不能纵容企业违法吧?况且是以违法的行政手段?这国家是怎么了?这挣腐是怎么了?这裆又是怎么了?这事情即便是拿到他们鄙夷的资本主义国家,也是要这样做的,难道这就是所谓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他们甚至不敢用自己控制的法院来拒绝受害人的索偿要求,因为他们知道这也是违法,并且是违反常理的,违反人性的,甚至是反人类的行为。于是他们竟通过禁止律师代理来阻断受害者的合理要求。理由居然是为了维护社会安定,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
   我以为,以维护社会安定的理由这样做,实在是不合乎逻辑的。而他们的心理因素实际上是不愿意普通国民居然可以控诉国企,而得到应得的赔偿。他们觉得自己高人几等,连他们的企业也要高人几等。“让你们都得逞了,让正义得到伸张了,那我们以后还怎么能胡作非为呢?我们还怎么能骑在你们的脖子上为所欲为呢?”这是典型的官僚心态,不合乎正常的社会逻辑,却合乎官僚思想。以前的假奶粉事件、四川豆腐渣学校事件、山西黑窑工事件,都是这样处理的。最后都成功地将事件冷却下来了,不了了之了,于是还想故伎重演。但是这次的打击面实在是太大了,到最后,也许共娼裆要搬起石头,砸在自己的脚上。
   假如我儿子是受害者,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为他讨个公道,我希望受害儿童的家属们也会这样做。因为只有这样做,才是真正地为国家着想,不能再让他们这样随意地蹂躏我们的国家和国民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