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毒奶粉索偿受阻,冷处理适得其反]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毒奶粉索偿受阻,冷处理适得其反

   上月二十二日,河南镇平县一位孙姓家长向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要求三鹿集团赔偿其孩子因食用毒奶粉致病的救治等费用,共计十五万元,成为全国首例消费者向奶粉企业提起民事赔偿的诉讼案。近日,首个毒奶粉致死婴儿移凯旋的父母,在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三鹿集团赔偿逾百万元人民币。移凯旋出生后一直食用三鹿奶粉,省卫生厅证实移童为省内首
   两宗毒奶粉致死个案之一。
   
   随着毒奶粉事件调查的深入,提出民事索偿诉讼的个案还会不断增加。仅官方公布的数字,毒奶粉迄今已经造成逾五万名婴幼儿患病,至少四人死亡。内地一些律师及团体纷纷向受害者家属提供免费法律援助,北京、浙江、四川、吉林、深圳等地律师自发组织「三鹿奶粉志愿律师团」 ,已有百名律师加入。奇怪的是,律师们伸张正义的行为,却受到种种外力干扰。
   

   据内地媒体报道,河北省当局早于毒奶粉事件曝光后五天,即召集当地律师开会,强调为保安定,律师应与事件保持距离。有律师更透露,中央有关部门曾向各级司法行政部门和律师协会下发文件,要求律师不得代理毒奶粉索赔案。
   
   阻挠诉讼徒增民怨
   从九月下旬开始,律师们开始感受到官方要求他们放弃为受害者提出法律诉讼的压力。有一名河北律师指出: 「当局打电话给我和我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的上司,说这件事已经成为政治性问题,应该听从政府的统一指示、安排。否则,律师和事务所都会受到处理。 」
   
   当局阻挠索偿诉讼的做法十分不智,由于受害人数庞大,积聚的民怨已如即将迸发的火山,如果循法律这一适当的途径宣泄都不准,难道要逼受害者家属走上街头?
   
   日前有内地医生在网上爆料:「河北目前检查出肾结石儿童占全部已检查个案的百分之三点六,广东是百分之二点二,按全国有三亿儿童计算,将出现五百至一千万肾结石儿童,有的小孩现在还没有症状,但肾脏已经受损,在显微镜下发现血尿的儿童还没报上去,这难道不是一场民族灾难? 」
   
   当局对毒奶粉受害儿童家属用司法表达诉求的担忧,令人莫名其妙,例如担心日益增多的诉讼,会影响社会稳定;不想看到受害者家长聚在一起,提出集体诉讼。事实上,由志愿律师团至今接获九个省市数十宗求助个案来看,不少是同类型的个案,由一个人出面求助,背后代表了很多受害人。
   
   目前为止,这些受害人及家属还是比较理性的,认为有关责任仍在毒奶粉生产商,因此想提出集体诉讼,索取医疗补偿和精神赔偿。如果连这个最卑微的要求,当局都不答应,受害者家属一旦转为质问为何政府会让毒奶粉通过免检,将矛头指向当局,直接挑战中共的管治威信,那时才来补救,恐怕已经太迟。
   
   博主评论:毒奶粉事件发展至今,正式统计的受害者,已经超过了五万。而假如真实客观地统计、诊断的话,其实远远不止这个数字。我就有好几个网友告诉我,他们家里的孩子患肾结石了,吃的就是三鹿奶粉。可是医生会想方设法阻止病人得到免费治疗,通常以孩子的结石未达到某个标准为理由。于是上述统计数字的真实性显然是很值得怀疑的,实际受害人肯定远远超出公开的统计数字,甚至在一倍以上。
   而这个案子的事实肯定是毋庸质疑的。那么正确的处理方法,当然是该赔偿的就赔偿,该整顿的就整顿,该关停的就关停,该起诉的就起诉。从法理、从人情、从经济等各个角度看,这都是唯一的正确做法。事情发生了,当然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时间会过去,事件也就会自然地冷却下来了。
   但是,实在看不明白的是,共娼裆居然会阻止律师接受案子来阻止受害人的求偿,我对此很有点匪夷所思的感觉。事情是企业做出来的,赔偿自然也是企业赔偿,即便是赔得倾家荡产,也是要赔的啦。总不能纵容企业违法吧?况且是以违法的行政手段?这国家是怎么了?这挣腐是怎么了?这裆又是怎么了?这事情即便是拿到他们鄙夷的资本主义国家,也是要这样做的,难道这就是所谓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他们甚至不敢用自己控制的法院来拒绝受害人的索偿要求,因为他们知道这也是违法,并且是违反常理的,违反人性的,甚至是反人类的行为。于是他们竟通过禁止律师代理来阻断受害者的合理要求。理由居然是为了维护社会安定,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
   我以为,以维护社会安定的理由这样做,实在是不合乎逻辑的。而他们的心理因素实际上是不愿意普通国民居然可以控诉国企,而得到应得的赔偿。他们觉得自己高人几等,连他们的企业也要高人几等。“让你们都得逞了,让正义得到伸张了,那我们以后还怎么能胡作非为呢?我们还怎么能骑在你们的脖子上为所欲为呢?”这是典型的官僚心态,不合乎正常的社会逻辑,却合乎官僚思想。以前的假奶粉事件、四川豆腐渣学校事件、山西黑窑工事件,都是这样处理的。最后都成功地将事件冷却下来了,不了了之了,于是还想故伎重演。但是这次的打击面实在是太大了,到最后,也许共娼裆要搬起石头,砸在自己的脚上。
   假如我儿子是受害者,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为他讨个公道,我希望受害儿童的家属们也会这样做。因为只有这样做,才是真正地为国家着想,不能再让他们这样随意地蹂躏我们的国家和国民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