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石家庄前任市委书记吴显国,有份端坐中共三中全会]
拈花时评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石家庄前任市委书记吴显国,有份端坐中共三中全会

   石家庄前任市委书记吴显国,有份端坐中共三中全会,参与这场举世瞩目的政治盛会:
   
   地方官只手遮天三鹿奶荼毒天下
   
   中共三中全会今日在北京召开,这是中共一年一度政治生活的重头戏,所有的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都会参加。鲜为人知的是,刚刚因三鹿奶粉事件而被免职的石家庄前任市委书记吴显国,因位列中央候补委员,亦有份端坐议事堂中,参与这场举世瞩目的政治盛会。

   
   吴显国被免职之后,虽然淡出了媒体的视线,但是因为他渎职所造成的悲剧与苦痛,却不会因为吴显国被免职而随风而逝。随着调查的深入,关于吴显国与三鹿厂家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亦逐渐公诸于众。
   
   三鹿厂是内地五百强企业,亦是石家庄的纳税大户,与当地政界的关系盘根错节。吴显国从河北廊坊市委书记调任石家庄市长,之后又升任市委书记,在此期间与三鹿厂建立极为密切的关系,吴每个季度都会到三鹿厂「视察」工作,而吴的家人在一家银行工作,三鹿厂在这家银行设立来往帐户,有传闻指有人因此借机名正言顺收取回扣。
   
   石家庄市民早就流传,三鹿奶粉厂犹如某市委官员及其家族的提款机,但令人发指的是,这位官员吸的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民脂民膏,而是千千万万个无辜的初生婴孩的鲜血,以及万千家庭长久的悲痛和举国之殇。
   
   官商勾结无视法纪
   
   正是因为有利益上的关连,吴显国今次对三鹿事件的态度相当暧昧,隐瞒真相,保护相关人士。吴不仅拍板瞒报,而且还在三鹿厂上报的材料批示「注意保密」 ,严惩走漏风声者。正是因为这四个字,被中央抓住证据,吴显国为此而丢官。
   
   更有什者,当河北省要求石家庄人大代表投票免去三鹿奶粉董事长田文华河北省人大代表职务时,有人竟然百般阻挠,而且指使三鹿奶粉厂所在选区的人大代表集体投反对票,挟民意以令上级。有关官员之所以如此这般为田文华推脱责任,正是因为当中官商勾结的浑水太深,如果田文华倒了,石家庄官场就会推倒多米诺骨牌,分崩离析。
   
   石家庄官员为了自己头上的乌纱帽,置党纪国法于不顾,更视千万婴儿的健康如无物,不仅丧失了起码的官德,而且连基本的人性也丧失。目前吴显国虽然被免职,但其中央候补委员之职并没有被免除,穿着这身「黄马褂」 ,吴显国随时可能东山再起。
   
   国家药监局前任局长郑筱萸因贪污渎职,造成千万中国老百姓饱受假药和高药价之苦,最终被处以死刑。而今次三鹿奶粉案,流毒之广、民怨之深、形象之坏,丝毫不亚于当年的郑筱萸案。若不是石家庄官员长期重点「关照」 ,事后隐瞒,又何至于荼毒天下?
   
   目前,举国乃至全球都在关注当局处理三鹿毒奶粉案,并视之为中国法治和诚信的试金石。若当局虎头蛇尾,小惩大帮忙,法外留情,无论是政治上和国家形象上,都将留下历史的污点。
   
   博主评论:广东人有一句俗话,叫做“做戏要做全套”。用北方人的话讲,就是做戏要做全了。两天前还在吹嘘“问责风暴”呢,今天就露出马脚了。撤消市长职务,却留着中央委员这个头衔,这岂不是明摆着是“问责大戏”吗?其实大家都明白的,也没有几个傻瓜会真的相信什么狗屁“问责风暴”。但是即便是“问责大戏”,至少要把戏码做足了呀?露出这么大的马脚,叫那些舔痔疮的文人门情何以堪呢?
   做大戏做不全,原因大概是两个。一是有关官员能力太差了,没想到。二则是本来就是做戏,共娼裆们根本就没有把大众、媒体放在眼里。也许两个可能都有,但是假如根本不把大众放在眼里,又何必做戏?也许是觉得大众太过好骗了,没想到居然有人看出来了。
   那些舔痔的文人大约也是无所谓的,反正他们早就不要脸了。如同那大名鼎鼎的余秋雨余大师,他不是说四川豆腐渣学校的事件肯定会彻查吗?结果还不是被压制下去了?完全没有下文了?含泪大师作何想呢?大概也是不要脸了,装傻啊。
   只是,可怜那数千条本不应该失去的小小生命,还有那些忍泪苟存的家长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