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中国政府周三(8日)拒绝公布毒奶患儿的最新数字,世界卫生组织对此表示不满。]
拈花时评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中国政府周三(8日)拒绝公布毒奶患儿的最新数字,世界卫生组织对此表示不满。

   中国政府周三(8日)拒绝公布毒奶患儿的最新数字,世界卫生组织对此表示不满。
   
   中国当局表示对于毒奶事件造成的影响坚持公开的态度,但是拒绝披露毒奶患儿的最新数字。
   
   与此同时,世界卫生组织发表声明再次强调了及时通报健康情报的必要性。但是中国官员说,他们没有准备公布最新数字。

   
   卫生部新闻办公室主任邓海华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有关宣布毒奶患儿的最新数字,我没有得到任何授权。"
   
   截至9月22日,中国所公布的因饮用三聚氰胺污染牛奶造成的患儿人数为53000人。自那时以来,中国当局再也没有更新过患儿人数。
   
   中国的毒奶事件造成的影响在国外继续发酵,目前已经有几十个国家限制或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
   
   中国卫生部官员本周表示患儿的人数已经更新,但是还不能公布。
   
   邓海华为卫生部的做法进行辩护,强调卫生部一直对毒奶事件采取公开的态度。
   他指出:"自从三鹿婴儿奶粉污染案曝光以来,卫生部曾4次公布毒奶患儿人数。"
   他表示,患儿的最新数字将在适当的时候公布。
   世界卫生组织发表声明表示,"及时共享信息非常重要。"
   世界卫生组织驻中国代表特勒德松经常与中国当局会晤。他对法新社说,中国卫生部没有提供最新数字,世卫组织也没有要求中方提供这些数字。
   他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中国当局不愿公布最新数字,我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愿共享这些数据。
   
   博主评论:外国专家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挣腐不愿意共享这些数据,我想国人是很清楚的,很明白的。在这关头,挣腐的诚信、公信里面临空前的考验。其实早就所剩无几了,这次又消耗了许多。
   
   对挣腐和共娼裆来说,为了维护政权,说些弥天大慌实在算不得什么,公信力?诚信?这些是用来欺骗、教导国民的,不是用来自己实行的,自己当然是爱讲什么讲什么,爱干什么干什么。为什么不愿意公布呢?太简单了,因为真实的数字吓死人的,所以需要修改、需要润色啊。打个多少折才公开,需要时间考虑、请示,然后再公布。说谎?他们建裆开始就开始说了,至于几时会结束不说?没了的那天就不说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