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奶 農 永 遠 處 於 最 無 助 底 層]
拈花时评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奶 農 永 遠 處 於 最 無 助 底 層

   來 紐 約 參 加 聯 大 開 幕 式 的 溫 家 寶 總 理 , 在 美 東 僑 學 界 代 表 面 前 表 示 , 他 對 毒 奶 粉 事件 感 到 痛 心 。 他 譴 責 企 業 家 的 道 德 敗 壞 , 但 毒 奶 粉 事 件 顯 示 的 卻 不 只 是 一 個 道 德 問題。
   地 方 幹 部 瞞 疫 情 保 考 績
   六 年 前 , 加 拿 大 國 際 開 發 署 與 聯 合 國 開 發 計 劃署 合 作 , 向 中 國 提 供 了 一 個 為 期 三 年 的 援 助 計 劃 : 內 蒙 古 草 原 更 新 項 目 。 我 的 朋 友是 參 與 推 行 這 個 項 目 的 加 拿 大 農 牧 專 家 , 草 原 更 新 是 為 了 解 決 過 度 放 牧 的 問 題 , 辦法 包 括 引 進 草 種 、 調 整 每 畝 牧 地 的 牛 隻 比 例 及 改 善 管 理 等 。 中 國 要 沿 著 內 蒙 一 條 八十 公 里 的 戰 備 公 路 ( 從 海 拉 爾 到 牙 克 石 ) 兩 旁 , 發 展 乳 牛 帶 , 口 號 是 「 千 家 萬 戶 養牛 , 龍 頭 企 業 帶 頭 」 。 這 是 開 發 大 西 部 政 策 的 一 部 份 。 這 樣 的 經 營 方 式 可 以 降 低 投資 成 本 , 吸 引 東 部 地 區 的 企 業 前 往 設 廠 , 但 缺 點 是 分 散 飼 養 有 品 質 管 理 上 的 困 難 。發 展 乳 牛 帶 還 涉 及 配 套 的 食 品 安 全 與 獸 醫 制 度 的 建 立 。 若 這 方 面 的 意 識 淡 薄 , 急 功近 利 , 難 保 不 出 問 題 。
   我 的 朋 友 抵 達 呼 倫 貝 爾 後 , 到 養 牛 戶 考 察 。 他 發 現 百 分之 三 十 的 乳 牛 患 肺 結 核 , 這 是 一 種 嚴 重 的 傳 染 性 疾 病 。 連 陪 同 的 地 方 副 書 記 都 不 敢走 進 牛 欄 。 在 北 美 洲 , 只 要 有 一 頭 牛 患 肺 結 核 , 全 體 牛 隻 都 要 殺 掉 。 還 有 由 於 冬 天在 戶 外 擠 奶 , 百 分 之 八 十 以 上 的 乳 牛 都 患 乳 腺 炎 。 奶 農 只 好 在 飼 料 中 加 抗 生 素 來 對付 。 我 的 朋 友 建 議 副 書 記 把 實 情 上 報 , 對 方 卻 一 口 拒 絕 , 因 為 那 會 影 響 考 績 。 結 果, 前 往 投 資 設 廠 的 「 龍 頭 」 ─ ─ 浙 江 的 光 明 乳 業 , 無 法 生 產 鮮 奶 ( 因 含 有 肺 結 核 菌) , 酸 奶 廠 無 法 投 產 ( 因 抗 生 素 殺 死 了 助 發 酵 的 好 黴 菌 ) , 只 能 生 產 奶 粉 , 其 中 一部 份 是 工 業 用 ( 製 造 麵 包 蛋 糕 ) 。
   副 書 記 把 印 刷 精 美 的 畫 冊 送 給 這 位 外 國 專 家 , 他 自 己 後 來 也 升 了 官 , 成 為 自 治 區 的 領 導 幹 部 。

   目 前 的 毒 奶 粉 事 件 , 問 題 是 出 在 收 購 環 節 。 乳 業 公 司 無 法 到 「 千 家 萬 戶 」 去 收 購 ,個 體 奶 農 也 負 擔 不 起 運 輸 費 用 , 於 是 「 奶 霸 」 應 運 而 生 。 腐 敗 官 員 與 地 方 惡 勢 力 勾結 , 造 就 了 一 種 身 份 特 殊 的 中 間 商 。 他 們 設 置 收 購 站 , 一 方 面 放 高 利 貸 給 窮 困 的 奶農 , 又 以 低 價 收 購 來 抵 償 , 使 奶 農 受 到 雙 重 剝 削 。 在 一 噸 牛 奶 中 摻 一 噸 的 水 , 加 上三 聚 氰 胺 , 按 氨 基 計 算 的 蛋 白 質 含 量 就 相 當 於 兩 噸 牛 奶 , 對 奶 霸 來 說 , 這 不 只 是 生利 事 業 , 而 是 暴 利 事 業 。 外 國 專 家 對 這 種 養 殖 模 式 所 引 起 的 問 題 , 也 只 能 如 實 提 出建 議 , 盡 到 自 己 的 責 任 , 無 法 越 俎 代 庖 。
   獨 立 監 督 機 制 難 以 生 存
   在 新 型 的人 吃 人 社 會 中 , 奶 農 永 遠 是 在 最 底 層 最 無 助 的 。 現 在 , 牛 奶 沒 人 收 購 , 奶 農 面 臨 了把 牛 奶 倒 掉 還 是 把 牛 殺 掉 以 省 下 飼 料 費 的 問 題 。 不 管 怎 麼 做 , 在 這 次 事 件 中 , 他 們都 是 輸 家 。 溫 總 理 的 「 痛 心 」 能 解 決 問 題 嗎 ? 給 奶 農 發 點 補 助 金 ? 指 摘 商 人 道 德 淪喪 、 唯 利 是 圖 ? 毒 奶 粉 事 件 背 後 的 制 度 癥 結 是 黨 的 保 護 傘 太 大 太 硬 , 底 下 盤 根 錯 節, 腐 敗 滋 生 , 任 何 獨 立 的 監 督 機 制 都 沒 有 生 存 的 空 間 。
   
   博主评论:其实在最无助的底层的,除了奶农以外,还有根本没有选择权的国产奶粉消费者。进口奶粉一两百块钱一罐,国产的一、二十块一罐,假如你的月收入只有几百块钱,你有选择权吗?有哪个父母不想给最好的东西给自己幼小的孩子呢?前提是他们必须负担得起。
   对奶农来说送牛奶的成本太高,对企业来说收奶粉的成本太高,这就是市场失灵的地方,这就是需要挣腐作为的地方。给奶农提供补贴,提供廉价的物流服务等等都是挣腐分内之事,实际上提供廉价运输服务其实有利可图的,挣腐只需要组织一下就可以了,为什么挣腐不做?实际上看清楚了,并不是不作为,而是要为给官员提供干股的企业留出暴力空间,用三聚氰胺缔造的暴力空间,以国民的健康为代价。
   为什么一出事,牛奶都没有人收了?这是奶霸在发威,他们在提醒说 “没有我们,你们就做不起来,不靠我们,奶牛都要宰了,奶农都要饿死了。奶粉公司也要饿死了,吃廉价奶粉的人也都要饿死了”。但是,由挣腐自身或组织企业给奶农提供廉价的物流服务绝对是可行的,我做了二十年物流,我很清楚。
   如深圳的舞王舞厅,故意不发牌,却允许他无照经营,这是有照的无照,受到官员庇护的无照。深圳龙岗区能有多大?诺大的舞厅无照经营,区挣腐全体失明、失聪?这是官员谋利的同时逃避责任的手法,难道他们的高层都从外星来的?完全不明白?出事了就找个副区长出来垫背,国民都是傻瓜吗?
   这是什么挣腐?这是什么执政裆?这是腐烂到根部的,无可救药的挣腐和政裆。责备企业家没有道德?那请问挣腐的道德到哪里去了?共娼裆的道德到哪里去了?没有不道德挣腐和不道德的共娼裆撑腰、庇护,不道德的企业自然就做不起来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