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舞王老闆能量大 必有官員做後台]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舞王老闆能量大 必有官員做後台

   舞王老闆能量大 必有官員做後台
   隨 著 調 查 的 深 入 , 深 圳 舞 王 俱 樂 部 大 火 的 黑 幕 愈 揭 愈 多 。 自從 事 故 發 生 後 , 民 眾 和 輿 論 就 一 直 在 追 問 : 這 樣 一 家 沒 有 任 何 證 照 的 舞 廳 為 甚 麼 能長 期 安 然 無 恙 地 經 營 ? 而 且 還 是 當 地 規 模 最 大 、 名 聲 最 響 、 生 意 最 火 的 舞 廳 ?
   現 在 人 們 終 於 明 白 , 原 來 這 家 舞 廳 的 員 警 老 闆 具 有 通 天 能 力 , 善 於 打 通 環 節 , 擺 平事 情 。 內 地 媒 體 近 日 披 露 , 當 地 公 安 分 局 的 一 位 領 導 在 多 個 舞 廳 、 足 浴 城 等 娛 樂 場所 都 持 有 股 份 。 所 以 , 「 舞 王 」 的 根 本 問 題 不 是 無 證 照 經 營 , 也 不 是 有 關 職 能 部 門監 管 不 住 , 而 是 它 通 向 各 職 能 部 門 的 「 路 」 是 暢 通 的 。
   以 內 地 官 場 規 則 , 要 打通 這 些 職 能 部 門 , 除 了 向 官 員 行 賄 , 恐 怕 沒 有 別 的 途 徑 。 這 些 官 員 也 只 有 在 收 了 賄賂 之 後 , 才 能 讓 這 些 無 照 舞 廳 在 光 天 化 日 之 下 公 開 營 業 。 反 之 , 如 果 這 些 官 員 沒 有收 到 老 闆 送 上 的 賄 賂 , 必 定 會 常 常 上 門 「 嚴 格 把 關 」 , 讓 正 常 的 生 意 也 難 以 經 營 下去 。
   「 用 錢 買 官 員 , 放 心 掙 大 錢 」 , 這 是 當 下 內 地 官 場 普 遍 流 行 的 一 個 潛 規 則。 近 些 年 來 發 生 的 安 全 生 產 事 故 背 後 幾 乎 都 有 這 樣 的 問 題 , 幾 乎 都 是 證 照 不 全 或 根本 沒 有 證 照 , 卻 一 直 在 公 開 營 業 、 公 開 生 產 , 而 當 地 官 員 卻 裝 聾 作 啞 , 渾 然 不 知 ,一 直 到 發 生 了 重 大 人 員 傷 亡 事 故 , 造 成 了 惡 劣 影 響 , 引 起 上 層 注 意 , 下 令 對 事 故 進行 徹 查 後 , 官 商 勾 結 的 黑 幕 才 被 揭 開 , 才 發 現 幾 乎 每 一 起 事 故 背 後 都 有 官 員 做 後 台。

   根 源 不 除 問 題 難 消
   「 舞 王 」 特 大 火 災 發 生 後 , 國 家 安 監 總 局 副 局 長 趙 鐵錘 曾 連 問 三 個 「 為 甚 麼 」 : 為 甚 麼 這 樣 一 個 無 照 無 證 、 擅 自 經 營 的 單 位 能 夠 長 期 存在 ? 為 甚 麼 這 樣 一 個 非 法 經 營 的 歌 舞 廳 , 百 日 督 查 專 項 行 動 中 都 沒 有 發 現 ? 為 甚 麼要 把 決 心 下 在 事 後 的 處 理 上 , 而 不 是 重 視 事 前 的 預 防 ?
   對 於 趙 鐵 錘 追 問 的 這 些「 為 甚 麼 」 , 人 們 並 不 陌 生 , 在 李 毅 中 執 掌 國 家 安 監 總 局 的 時 候 , 人 們 就 經 常 聽 到李 毅 中 在 事 故 現 場 發 出 這 種 追 問 , 而 且 李 毅 中 還 有 比 這 更 為 嚴 厲 的 話 語 。
   但 令人 遺 憾 的 是 , 人 們 只 是 聽 到 了 「 狠 話 」 , 卻 沒 見 到 「 狠 招 」 , 也 沒 有 看 到 當 局 對 那些 做 後 台 的 官 員 予 以 嚴 厲 處 置 。 除 了 一 些 傷 亡 大 、 影 響 大 的 事 故 外 , 大 部 分 都 是 不了 了 之 , 或 者 是 找 幾 個 級 別 低 的 官 員 做 替 罪 羊 了 事 。 深 圳 對 今 次 大 火 仍 然 如 法 炮 製, 至 今 未 見 有 更 高 級 別 官 員 受 到 問 責 。
   一 旦 這 些 官 員 「 一 世 夠 運 」 , 收 了 老 闆的 錢 , 卻 沒 有 發 生 重 大 事 故 , 這 些 官 商 勾 結 可 能 就 永 遠 都 不 會 被 發 現 。 這 也 就 造 成了 那 些 地 方 官 員 膽 子 愈 來 愈 大 , 官 商 勾 結 愈 來 愈 猖 狂 , 問 題 也 就 愈 積 愈 嚴 重 , 最 後導 致 民 眾 怨 聲 載 道 , 民 憤 沸 騰 。
   天 下 沒 有 不 透 風 的 牆 。 官 商 勾 結 再 隱 秘 , 總 會有 露 餡 的 時 候 , 而 且 , 那 些 無 照 經 營 的 礦 山 、 娛 樂 場 所 , 都 擺 在 光 天 化 日 之 下 , 當地 民 眾 也 不 可 能 沒 有 反 映 , 只 是 這 些 反 映 沒 有 受 到 重 視 , 更 沒 有 人 前 去 調 查 。 如 此下 去 , 類 似 事 故 是 不 可 能 得 到 根 除 的 。
   
   博主评论:一个小小的海关警员,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能力?势力?权力?从根子上说,还是制度太坏了的原因。制度缺失产生官员滥权,滥权则导致权力寻租,于是权力与资本一拍既合,于是一个小小的警员居然无事不能。
   
   国家之大,无奇不有。权力之滥,结果也是无奇不有。要是没有烧起来呢?那舞厅就可以长期经营下去,于是吸毒的、卖淫的都能有一个天堂。于是官员发了,警员发了,这钱挣得真容易,这权卖得真舒服。可是火总是要烧的,早烧的话,烧的只是一家舞厅、数十个人。迟烧呢?也许就是战火了,也许就要烧掉整个政裆、整个挣腐,希望不要烧掉我们的国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