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舞王老闆能量大 必有官員做後台]
拈花时评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舞王老闆能量大 必有官員做後台

   舞王老闆能量大 必有官員做後台
   隨 著 調 查 的 深 入 , 深 圳 舞 王 俱 樂 部 大 火 的 黑 幕 愈 揭 愈 多 。 自從 事 故 發 生 後 , 民 眾 和 輿 論 就 一 直 在 追 問 : 這 樣 一 家 沒 有 任 何 證 照 的 舞 廳 為 甚 麼 能長 期 安 然 無 恙 地 經 營 ? 而 且 還 是 當 地 規 模 最 大 、 名 聲 最 響 、 生 意 最 火 的 舞 廳 ?
   現 在 人 們 終 於 明 白 , 原 來 這 家 舞 廳 的 員 警 老 闆 具 有 通 天 能 力 , 善 於 打 通 環 節 , 擺 平事 情 。 內 地 媒 體 近 日 披 露 , 當 地 公 安 分 局 的 一 位 領 導 在 多 個 舞 廳 、 足 浴 城 等 娛 樂 場所 都 持 有 股 份 。 所 以 , 「 舞 王 」 的 根 本 問 題 不 是 無 證 照 經 營 , 也 不 是 有 關 職 能 部 門監 管 不 住 , 而 是 它 通 向 各 職 能 部 門 的 「 路 」 是 暢 通 的 。
   以 內 地 官 場 規 則 , 要 打通 這 些 職 能 部 門 , 除 了 向 官 員 行 賄 , 恐 怕 沒 有 別 的 途 徑 。 這 些 官 員 也 只 有 在 收 了 賄賂 之 後 , 才 能 讓 這 些 無 照 舞 廳 在 光 天 化 日 之 下 公 開 營 業 。 反 之 , 如 果 這 些 官 員 沒 有收 到 老 闆 送 上 的 賄 賂 , 必 定 會 常 常 上 門 「 嚴 格 把 關 」 , 讓 正 常 的 生 意 也 難 以 經 營 下去 。
   「 用 錢 買 官 員 , 放 心 掙 大 錢 」 , 這 是 當 下 內 地 官 場 普 遍 流 行 的 一 個 潛 規 則。 近 些 年 來 發 生 的 安 全 生 產 事 故 背 後 幾 乎 都 有 這 樣 的 問 題 , 幾 乎 都 是 證 照 不 全 或 根本 沒 有 證 照 , 卻 一 直 在 公 開 營 業 、 公 開 生 產 , 而 當 地 官 員 卻 裝 聾 作 啞 , 渾 然 不 知 ,一 直 到 發 生 了 重 大 人 員 傷 亡 事 故 , 造 成 了 惡 劣 影 響 , 引 起 上 層 注 意 , 下 令 對 事 故 進行 徹 查 後 , 官 商 勾 結 的 黑 幕 才 被 揭 開 , 才 發 現 幾 乎 每 一 起 事 故 背 後 都 有 官 員 做 後 台。

   根 源 不 除 問 題 難 消
   「 舞 王 」 特 大 火 災 發 生 後 , 國 家 安 監 總 局 副 局 長 趙 鐵錘 曾 連 問 三 個 「 為 甚 麼 」 : 為 甚 麼 這 樣 一 個 無 照 無 證 、 擅 自 經 營 的 單 位 能 夠 長 期 存在 ? 為 甚 麼 這 樣 一 個 非 法 經 營 的 歌 舞 廳 , 百 日 督 查 專 項 行 動 中 都 沒 有 發 現 ? 為 甚 麼要 把 決 心 下 在 事 後 的 處 理 上 , 而 不 是 重 視 事 前 的 預 防 ?
   對 於 趙 鐵 錘 追 問 的 這 些「 為 甚 麼 」 , 人 們 並 不 陌 生 , 在 李 毅 中 執 掌 國 家 安 監 總 局 的 時 候 , 人 們 就 經 常 聽 到李 毅 中 在 事 故 現 場 發 出 這 種 追 問 , 而 且 李 毅 中 還 有 比 這 更 為 嚴 厲 的 話 語 。
   但 令人 遺 憾 的 是 , 人 們 只 是 聽 到 了 「 狠 話 」 , 卻 沒 見 到 「 狠 招 」 , 也 沒 有 看 到 當 局 對 那些 做 後 台 的 官 員 予 以 嚴 厲 處 置 。 除 了 一 些 傷 亡 大 、 影 響 大 的 事 故 外 , 大 部 分 都 是 不了 了 之 , 或 者 是 找 幾 個 級 別 低 的 官 員 做 替 罪 羊 了 事 。 深 圳 對 今 次 大 火 仍 然 如 法 炮 製, 至 今 未 見 有 更 高 級 別 官 員 受 到 問 責 。
   一 旦 這 些 官 員 「 一 世 夠 運 」 , 收 了 老 闆的 錢 , 卻 沒 有 發 生 重 大 事 故 , 這 些 官 商 勾 結 可 能 就 永 遠 都 不 會 被 發 現 。 這 也 就 造 成了 那 些 地 方 官 員 膽 子 愈 來 愈 大 , 官 商 勾 結 愈 來 愈 猖 狂 , 問 題 也 就 愈 積 愈 嚴 重 , 最 後導 致 民 眾 怨 聲 載 道 , 民 憤 沸 騰 。
   天 下 沒 有 不 透 風 的 牆 。 官 商 勾 結 再 隱 秘 , 總 會有 露 餡 的 時 候 , 而 且 , 那 些 無 照 經 營 的 礦 山 、 娛 樂 場 所 , 都 擺 在 光 天 化 日 之 下 , 當地 民 眾 也 不 可 能 沒 有 反 映 , 只 是 這 些 反 映 沒 有 受 到 重 視 , 更 沒 有 人 前 去 調 查 。 如 此下 去 , 類 似 事 故 是 不 可 能 得 到 根 除 的 。
   
   博主评论:一个小小的海关警员,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能力?势力?权力?从根子上说,还是制度太坏了的原因。制度缺失产生官员滥权,滥权则导致权力寻租,于是权力与资本一拍既合,于是一个小小的警员居然无事不能。
   
   国家之大,无奇不有。权力之滥,结果也是无奇不有。要是没有烧起来呢?那舞厅就可以长期经营下去,于是吸毒的、卖淫的都能有一个天堂。于是官员发了,警员发了,这钱挣得真容易,这权卖得真舒服。可是火总是要烧的,早烧的话,烧的只是一家舞厅、数十个人。迟烧呢?也许就是战火了,也许就要烧掉整个政裆、整个挣腐,希望不要烧掉我们的国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