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评中国权力结构的失衡]
拈花时评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灵山-高行健(3)
·灵山-高行健(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5)
·灵山-高行健(6)
·灵山-高行健(7)
·灵山-高行健(8)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9)
·灵山-高行健(10)
·灵山-高行健(11)
·灵山-高行健(12)
·灵山-高行健(13)
·灵山-高行健(14)
·灵山-高行健(15)
·灵山-高行健(16)
·灵山-高行健(17)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8)
·灵山-高行健(19)
·灵山-高行健(20)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1)
·灵山-高行健(22)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3)
·灵山-高行健(2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5)
·灵山-高行健(26)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终卷)
·中央党校专家解答周恩来之谜
·起底王立军(1)
·起底王立军(2)
·依稀大地湾(1)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中国权力结构的失衡

   权力有结构吗?权力的结构是怎么样的?有朋友这样问我。
   权力是有结构的,实际上世上的很多事物都是有结构的。我们经常听到当局说经济结构调整,就是因为经济是有结构的,而且非常复杂。
   经济结构实际上是一个多元结构,世界经济有世界经济的结构,中国经济有中国经济的结构,不同行业有行业的经济结构,不同地域也有不同地域经济的结构。比如说第一、第二、第三经济有不同的比例,比例在不同变化中,这就是一种结构。所谓经济结构调整是因为相关人员认为经济结构出现不合理现象了,也就是说失衡了,于是运用经济或者行政手段对经济进行干预,使之重新回到平衡。
   其实,即便是地震造成的废墟也是有一种结构的。比如说救援人员发现一个幸存者在废墟底部,在开始救援前必须要先了解这个废墟的结构,否则就非常危险。比如说幸存者能够幸寸的原因是一块较大的水泥板被一张桌子搁住了,形成一个三角空间,假如救援人员在救援过程中破坏这种平衡,就可能伤害到幸存者。假如这个废墟的结构对旁边的建筑起了支撑作用,这个结构更加不可以破坏,否则连救援人员都非常地危险。
   那么权力呢?我在这里谈论的是公权力,比如说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还有地方与中央的权力结构关系等等,都是一个国家权力结构的一部分。

   在西方民主国家,通常立法权、司法权和行政权是分立的,也就是平常大家听得最多的所谓三权分立原则。这是一种三足鼎式的结构,是最稳定的结构。而民众通过选票对政治进行影响,因为总统或总理是民选的,议员也是民选的。
   而联邦或者说国家政府机构对地方事务是没有权力干预的,因为不同的州或者省份也复制了同样的结构。省长或者州长、省/州议员同样是民选的,同样都是直接向选民负责。
   所有民选的官员和议员都向民众直接负责,因此民意得到充分的尊重。这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当国家的状况不是太好的时候。比如说经济大萧条,发生战争的时候,这样的结构就起充分的稳定作用。因为这样的权力机构都是民选的,直接将民意反应到国家的治理活动中,民众没有推翻政府的动力,因为即便你把他推翻了也不过是照样重新来一遍竞选的游戏而已。因此即便经济大萧条、或者大面积大失业的时候,政局基本上是可以保持稳定的。
   可以说,以现在的世界社会实践来看,民主分权制度是有史以来最先进的,最合理的社会制度,远胜于社会主义乌托邦。
   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权力结构。表面上我们也有议会、有法院、有行政机构,似乎他们都是独立运行的。但其实大家都明白,这一切都是罩在一个大罩子下的,这个罩子就是共娼裆,一切权力归于共娼裆。一切行政、立法、司法机构都归于共娼裆之下,实际上都是一家。而地方的政策、权力也都归结于北京,归于共娼裆。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权力结构基本上跟秦始凰以降的两千年封建统治基本上是没有本质区别的,一般地集权、独裁、专政。除了共娼裆的机构外,全中国没有任何具有公权力的机构。全国所有的公权力,除了共娼裆以外也没有任何机构能够享有。
   于是集权等于极权。所谓权力结构,就是一个庞大而混沌的罩子,将整个中国罩在下面。
   实际上,这是最不稳定的一种结构。一旦发生重大的经济、社会动荡,民众有理由将原因归咎于共娼裆的治理无方。因为这种权力结构或者权力制度是已经由两千年的封建历史,数十次朝代更迭和无数次的内乱证明了必然被推翻的。两千年来,中国如同进入了一个魔咒,一个怪圈,必然是由治世到乱世,从而进行朝代的更迭,保持这样的权力结构必然无法逃脱这样的命运。
   这样的权力结构肯定是失衡的,失去制衡的同时也就失去了平衡,因而注定是要被推翻的。
   两千年来的士子们没有找到走出治乱轮回的方法,今天我们可以从西方民主社会看到足以引鉴。但是这需要执政者有大心胸、大智慧放弃手中至少一部分既有的权力和利益率领国人走出去,假如二十一世纪真的是中国的世纪,这是必由之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