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虎 毒 食 子 和 逼 良 為 娼]
拈花时评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灵山-高行健(3)
·灵山-高行健(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5)
·灵山-高行健(6)
·灵山-高行健(7)
·灵山-高行健(8)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9)
·灵山-高行健(10)
·灵山-高行健(11)
·灵山-高行健(12)
·灵山-高行健(13)
·灵山-高行健(14)
·灵山-高行健(15)
·灵山-高行健(16)
·灵山-高行健(17)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8)
·灵山-高行健(19)
·灵山-高行健(20)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1)
·灵山-高行健(22)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3)
·灵山-高行健(2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5)
·灵山-高行健(26)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终卷)
·中央党校专家解答周恩来之谜
·起底王立军(1)
·起底王立军(2)
·依稀大地湾(1)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虎 毒 食 子 和 逼 良 為 娼

   毒 奶 粉 風 暴 給 民 間 及 政 壇 帶 來 的 震 撼 遠 未 結 束 。 國 際 媒 體 也 在 關 注 和 討 論 , 但正 如 當 初 美 國 人 做 夢 也 想 不 到 , 三 聚 氰 胺 是 被 人 為 投 放 進 寵 物 食 品 之 中 , 今 日 美 國媒 體 也 蠢 鈍 不 堪 , 他 們 著 墨 的 只 是 中 國 「 企 業 道 德 」 危 機 。
   
   放 眼 中 國 ,假 貨 和 毒 物 氾 濫 成 災 , 是 一 個 單 純 的 道 德 問 題 嗎 ? 人 道 : 「 虎 毒 不 食 子 」 , 而 這 個虎 毒 食 子 的 國 家 , 居 然 顛 覆 了 人 類 社 會 基 本 道 德 良 心 , 試 問 這 是 甚 麼 世 道 ?
   
   本 文 盡 量 少 談 政 治 , 也 不 作 道 德 說 教 。 正 如 李 長 江 先 前 指 斥 「 以 美 國 為 首 」 的 西 方勢 力 妖 魔 化 中 國 食 品 , 此 係 代 表 我 朝 的 「 國 家 意 志 」 ; 坊 間 百 姓 的 造 假 和 摻 毒 則 是代 表 了 一 種 「 群 眾 智 慧 」 。 目 下 甚 麼 「 取 消 食 品 免 檢 」 和 「 加 強 監 管 」 , 都 是 揚 湯止 沸 。 禁 絕 了 三 聚 氰 胺 , 又 會 有 「 新 意 思 」 層 出 不 窮 。 還 是 回 到 經 濟 規 律 去 探 究 ,且 看 中 國 特 色 的 社 會 主 義 制 度 是 如 何 逼 良 為 娼 ─ ─

   
   北 京 政 府 對 農 產 品 、食 品 以 及 種 子 、 化 肥 、 農 藥 都 嚴 格 限 價 , 這 是 出 於 「 穩 定 」 的 原 始 恐 懼 。 不 幸 的 是, 這 種 恐 懼 是 有 道 理 的 , 老 百 姓 最 怕 基 本 物 價 上 漲 , 尤 其 是 城里 人 , 他 們 已 經 得 到了 政 府 「 穩 定 壓 倒 一 切 」 的 若 干 好 處 , 蓋 農 民 再 苦 , 一 般 翻 不 起 大 浪 。 至 於 城 市 ,「 不 出 事 就 是 本 事 , 出 了 事 就 是 大 事 」 。 所 以 農 民 的 糧 食 、 牛 奶 、 禽 畜 收 購 價 被 壓得 很 低 , 基 本 食 品 也 是 如 此 。 政 府 連 即 食 麵 都 要 限 價 , 三 鹿 奶 粉 僅 售 十 八 元 一 包 ,此 前 毒 死 許 多 嬰 兒 的 安 徽 阜 陽 「 大 頭 娃 娃 」 奶 粉 僅 售 八 元 一 包 。 所 以 只 有 窮 人 才 吃三 鹿 , 窮 人 也 只 吃 得 起 三 鹿 。
   
   毒 奶 粉 乃 至 一 切 偽 劣 食 品 , 看 似 出 自 「 企業 道 德 」 淪 喪 和 國 民 的 集 體 無 良 , 實 質 還 是 政 府 干 預 和 宏 觀 調 控 的 「 國 家 指 令 」 問題 。 只 舉 三 鹿 為 例 , 由 純 牛 奶 生 產 的 奶 粉 , 僅 成 本 都 不 止 十 八 元 , 他 們 就 算 不 加 三聚 氰 胺 , 也 早 就 大 量 添 加 廉 價 的 豆 類 蛋 白 粉 。 而 生 產 這 種 植 物 蛋 白 粉 的 廠 家 , 也 早就 添 加 了 尿 素 和 三 聚 氰 胺 。 再 看 奶 農 , 他 們 養 一 頭 奶 牛 , 每 天 成 本 就 要 三 十 六 元 。牛 奶 收 購 價 限 得 這 樣 低 , 他 們 要 養 家 餬 口 , 就 要 摻 水 , 摻 了 水 就 要 加 「 蛋 白 精 」 掩飾 劑 。 而 企 業 為 了 營 運 要 造 假 , 地 方 政 府 為 了 稅 利 和 政 績 , 也 在 縱 容 造 假 。 這 是 一個 惡 性 循 環 的 經 濟 運 轉 體 系 。
   
   毒 奶 粉 風 暴 再 次 揭 示 , 中 國 現 行 制 度 ─ ─ 無 論 政 治 或 經 濟 制 度 , 已 不 能 和 現 代 化 社 會 相 匹 配 。 如 果 大 家 知 道 三 鹿 奶 粉 需 要 經過 一 千 一 百 道 檢 測 , 就 洞 悉 這 已 不 是 法 律 及 質 量 監 管 的 問 題 , 而 是 這 個 國 家 自 身 出了 天 大 的 問 題 。
   
   最 後 多 說 幾 句 , 國 家 質 檢 總 局 、 衞 生 部 和 中 宣 部 , 乃 今次 毒 奶 粉 風 暴 的 三 大 惡 。 據 甘 肅 人 民 醫 院 披 露 , 嬰 兒 集 體 腎 中 毒 的 報 告 , 已 於 今 年三 月 「 上 報 中 央 」 ( 指 衞 生 部 ) 。 此 外 《 南 方 周 末 》 網 上 編 輯 手 記 也 披 露 , 該 報 記者 禾 風 已 於 七 月 底 接 到 消 息 , 並 向 湖 北 湖 南 江 西 多 間 醫 院 作 了 電 話 採 訪 , 各 醫 院 醫生 均 勸 告 嬰 兒 父 母 勿 用 三 鹿 奶 粉 。 但 由 於 中 宣 部 禁 令 , 不 得 不 等 到 奧 運 結 束 , 記 者才 出 動 採 訪 , 直 至 三 鹿 集 團 承 認 奶 粉 有 毒 的 前 一 天 , 這 篇 新 聞 報 道 還 被 撤 了 稿 。
   
   這 就 是 中 國 特 色 。 如 果 你 愛 中 國 , 你 會 愛 這 樣 的 特 色 嗎 ?
   
   博主评论:昨天回家看新闻,看到温先生在大谈“企业家的道德问题”,闭口不谈挣腐的监管责任,实在觉得齿冷。这不是明摆着推卸责任吗?生意人大多数的道德水准都不会太高,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挣钱,所谓股东利益最大化嘛,这是企业生存的第一目标,我读经济学的时候就是这样讲的。所以我们才需要挣腐、法律和整个司法制度去监管他们。出了事就大谈道德问题,听起来似乎很高尚,很能打动人,但是其实就是在推卸责任。
   
   而且中国经济本来就是有逼良为娼的效应在,工业产品和农业产品价格的剪刀差问题,我记得在中学的政治经济学就讲过。其实就是挣腐为了得到发展国家的资金,于是故意压低农产品的价格,据林毅夫的研究,中国在建国后到79年间,从农民身上搜刮的价值是两千多亿,那个时候的币值可不是现在的币值,顶现在至少过万亿了。中国发展两弹、卫星的资金就是这么来的。
   
   79 年后,为了稳定社会、压低通货膨胀,就接着压榨农民,因为农民是缺少知识的、缺少反抗意识的,简单说就是好欺负。你把价格压得那么低,不做假他们吃什么? 79年后经济虽然发展了,但是经济发展最大的动力来自出口,而中国出口的最大的竞争力实际上就来自价格优势,于是还是要压制农产品的价格,所以30年改革开放得宜最少的就是农民。而他们穷,于是又反过来遭受廉价的造价商品最大的受害者,在中国收入过得去的城市人吃三鹿的没有几个。
   
   欺负农民吧,中国共娼裆,有一天也许你会发现他们为你们掘墓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