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虎 毒 食 子 和 逼 良 為 娼]
拈花时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关于五毛言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6)
·中华新乱政-司法恐吓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国家犯罪、执政党犯罪与政府犯罪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五)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六)
·中央直属企业的违法经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七)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八)
·重庆的文强同志将我党的反廉倡腐工作做到了极致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ZT-中共要将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中国局域网
·广电总局的功能是做道德法官?
·李荣融同志的逻辑思维能力
·国家寄生虫知多少
·国家蛀虫知多少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十)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英媒:北京系统性地破坏哥本哈根协议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虎 毒 食 子 和 逼 良 為 娼

   毒 奶 粉 風 暴 給 民 間 及 政 壇 帶 來 的 震 撼 遠 未 結 束 。 國 際 媒 體 也 在 關 注 和 討 論 , 但正 如 當 初 美 國 人 做 夢 也 想 不 到 , 三 聚 氰 胺 是 被 人 為 投 放 進 寵 物 食 品 之 中 , 今 日 美 國媒 體 也 蠢 鈍 不 堪 , 他 們 著 墨 的 只 是 中 國 「 企 業 道 德 」 危 機 。
   
   放 眼 中 國 ,假 貨 和 毒 物 氾 濫 成 災 , 是 一 個 單 純 的 道 德 問 題 嗎 ? 人 道 : 「 虎 毒 不 食 子 」 , 而 這 個虎 毒 食 子 的 國 家 , 居 然 顛 覆 了 人 類 社 會 基 本 道 德 良 心 , 試 問 這 是 甚 麼 世 道 ?
   
   本 文 盡 量 少 談 政 治 , 也 不 作 道 德 說 教 。 正 如 李 長 江 先 前 指 斥 「 以 美 國 為 首 」 的 西 方勢 力 妖 魔 化 中 國 食 品 , 此 係 代 表 我 朝 的 「 國 家 意 志 」 ; 坊 間 百 姓 的 造 假 和 摻 毒 則 是代 表 了 一 種 「 群 眾 智 慧 」 。 目 下 甚 麼 「 取 消 食 品 免 檢 」 和 「 加 強 監 管 」 , 都 是 揚 湯止 沸 。 禁 絕 了 三 聚 氰 胺 , 又 會 有 「 新 意 思 」 層 出 不 窮 。 還 是 回 到 經 濟 規 律 去 探 究 ,且 看 中 國 特 色 的 社 會 主 義 制 度 是 如 何 逼 良 為 娼 ─ ─

   
   北 京 政 府 對 農 產 品 、食 品 以 及 種 子 、 化 肥 、 農 藥 都 嚴 格 限 價 , 這 是 出 於 「 穩 定 」 的 原 始 恐 懼 。 不 幸 的 是, 這 種 恐 懼 是 有 道 理 的 , 老 百 姓 最 怕 基 本 物 價 上 漲 , 尤 其 是 城里 人 , 他 們 已 經 得 到了 政 府 「 穩 定 壓 倒 一 切 」 的 若 干 好 處 , 蓋 農 民 再 苦 , 一 般 翻 不 起 大 浪 。 至 於 城 市 ,「 不 出 事 就 是 本 事 , 出 了 事 就 是 大 事 」 。 所 以 農 民 的 糧 食 、 牛 奶 、 禽 畜 收 購 價 被 壓得 很 低 , 基 本 食 品 也 是 如 此 。 政 府 連 即 食 麵 都 要 限 價 , 三 鹿 奶 粉 僅 售 十 八 元 一 包 ,此 前 毒 死 許 多 嬰 兒 的 安 徽 阜 陽 「 大 頭 娃 娃 」 奶 粉 僅 售 八 元 一 包 。 所 以 只 有 窮 人 才 吃三 鹿 , 窮 人 也 只 吃 得 起 三 鹿 。
   
   毒 奶 粉 乃 至 一 切 偽 劣 食 品 , 看 似 出 自 「 企業 道 德 」 淪 喪 和 國 民 的 集 體 無 良 , 實 質 還 是 政 府 干 預 和 宏 觀 調 控 的 「 國 家 指 令 」 問題 。 只 舉 三 鹿 為 例 , 由 純 牛 奶 生 產 的 奶 粉 , 僅 成 本 都 不 止 十 八 元 , 他 們 就 算 不 加 三聚 氰 胺 , 也 早 就 大 量 添 加 廉 價 的 豆 類 蛋 白 粉 。 而 生 產 這 種 植 物 蛋 白 粉 的 廠 家 , 也 早就 添 加 了 尿 素 和 三 聚 氰 胺 。 再 看 奶 農 , 他 們 養 一 頭 奶 牛 , 每 天 成 本 就 要 三 十 六 元 。牛 奶 收 購 價 限 得 這 樣 低 , 他 們 要 養 家 餬 口 , 就 要 摻 水 , 摻 了 水 就 要 加 「 蛋 白 精 」 掩飾 劑 。 而 企 業 為 了 營 運 要 造 假 , 地 方 政 府 為 了 稅 利 和 政 績 , 也 在 縱 容 造 假 。 這 是 一個 惡 性 循 環 的 經 濟 運 轉 體 系 。
   
   毒 奶 粉 風 暴 再 次 揭 示 , 中 國 現 行 制 度 ─ ─ 無 論 政 治 或 經 濟 制 度 , 已 不 能 和 現 代 化 社 會 相 匹 配 。 如 果 大 家 知 道 三 鹿 奶 粉 需 要 經過 一 千 一 百 道 檢 測 , 就 洞 悉 這 已 不 是 法 律 及 質 量 監 管 的 問 題 , 而 是 這 個 國 家 自 身 出了 天 大 的 問 題 。
   
   最 後 多 說 幾 句 , 國 家 質 檢 總 局 、 衞 生 部 和 中 宣 部 , 乃 今次 毒 奶 粉 風 暴 的 三 大 惡 。 據 甘 肅 人 民 醫 院 披 露 , 嬰 兒 集 體 腎 中 毒 的 報 告 , 已 於 今 年三 月 「 上 報 中 央 」 ( 指 衞 生 部 ) 。 此 外 《 南 方 周 末 》 網 上 編 輯 手 記 也 披 露 , 該 報 記者 禾 風 已 於 七 月 底 接 到 消 息 , 並 向 湖 北 湖 南 江 西 多 間 醫 院 作 了 電 話 採 訪 , 各 醫 院 醫生 均 勸 告 嬰 兒 父 母 勿 用 三 鹿 奶 粉 。 但 由 於 中 宣 部 禁 令 , 不 得 不 等 到 奧 運 結 束 , 記 者才 出 動 採 訪 , 直 至 三 鹿 集 團 承 認 奶 粉 有 毒 的 前 一 天 , 這 篇 新 聞 報 道 還 被 撤 了 稿 。
   
   這 就 是 中 國 特 色 。 如 果 你 愛 中 國 , 你 會 愛 這 樣 的 特 色 嗎 ?
   
   博主评论:昨天回家看新闻,看到温先生在大谈“企业家的道德问题”,闭口不谈挣腐的监管责任,实在觉得齿冷。这不是明摆着推卸责任吗?生意人大多数的道德水准都不会太高,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挣钱,所谓股东利益最大化嘛,这是企业生存的第一目标,我读经济学的时候就是这样讲的。所以我们才需要挣腐、法律和整个司法制度去监管他们。出了事就大谈道德问题,听起来似乎很高尚,很能打动人,但是其实就是在推卸责任。
   
   而且中国经济本来就是有逼良为娼的效应在,工业产品和农业产品价格的剪刀差问题,我记得在中学的政治经济学就讲过。其实就是挣腐为了得到发展国家的资金,于是故意压低农产品的价格,据林毅夫的研究,中国在建国后到79年间,从农民身上搜刮的价值是两千多亿,那个时候的币值可不是现在的币值,顶现在至少过万亿了。中国发展两弹、卫星的资金就是这么来的。
   
   79 年后,为了稳定社会、压低通货膨胀,就接着压榨农民,因为农民是缺少知识的、缺少反抗意识的,简单说就是好欺负。你把价格压得那么低,不做假他们吃什么? 79年后经济虽然发展了,但是经济发展最大的动力来自出口,而中国出口的最大的竞争力实际上就来自价格优势,于是还是要压制农产品的价格,所以30年改革开放得宜最少的就是农民。而他们穷,于是又反过来遭受廉价的造价商品最大的受害者,在中国收入过得去的城市人吃三鹿的没有几个。
   
   欺负农民吧,中国共娼裆,有一天也许你会发现他们为你们掘墓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