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沒 有 最 毒 , 只 有 更 毒]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沒 有 最 毒 , 只 有 更 毒

   沒 有 最 毒 , 只 有 更 毒
   
   毒 奶 粉 巨 案 了 猶 未 了 , 大 有 捲 向 其 他 行 業 之 勢 。其 實 , 堂 堂 中 國 早 已 淪 為 萬 毒 之 鄉 , 從 空 氣 到 水 質 、 土 壤 , 無 有 不 毒 。 「 毒 情 」 之嚴 峻 , 已 超 出 外 間 哪 怕 是 最 惡 意 的 揣 測 。
   
   筆 者 前 文 曾 就 三 聚 氰 胺 略 作 科普 介 紹 , 本 篇 再 添 幾 筆 。 化 工 原 料 三 聚 氰 胺 用 於 合 成 樹 脂 、 塑 料 、 塗 料 等 產 品 。 它價 格 不 菲 , 每 噸 約 一 萬 二 千 人 民 幣 , 直 接 添 加 進 牛 奶 和 飼 料 及 其 他 食 品 並 不 划 算 。但 化 工 廠 生 產 三 聚 氰 胺 的 廢 渣 , 還 含 有 高 濃 度 的 三 聚 氰 胺 成 份 , 它 就 被 拿 去 當 「 蛋白 精 」 出 售 和 使 用 。 換 言 之 , 毒 奶 粉 和 多 種 有 毒 食 品 飼 料 中 的 「 蛋 白 精 」 , 就 是 成本 極 低 的 三 聚 氰 胺 廢 渣 。

   
   科 普 常 識 還 未 說 完 ─ ─ 奶 農 給 牛 奶 摻 水 , 再 加「 蛋 白 精 」 掩 飾 , 確 有 其 事 。 但 他 們 加 不 了 太 多 , 三 聚 氰 胺 只 能 「 微 溶 於 水 」 , 多摻 就 會 沉 澱 , 必 須 加 上 別 的 化 學 物 質 , 才 能 完 全 溶 解 於 牛 奶 。 這 就 不 是 農 民 能 做 的了 , 只 有 牛 奶 收 購 商 才 幹 得 出 來 。 事 實 上 , 現 在 三 鹿 奶 粉 已 經 被 驗 出 含 有 「 蛋 白 精」 以 外 的 幾 種 化 學 物 質 。 這 並 非 問 題 的 全 部 , 因 為 奶 粉 已 成 顆 粒 固 體 後 , 加 多 少 「蛋 白 精 」 都 可 以 。 這 又 不 關 牛 奶 收 購 商 的 事 了 , 而 是 生 產 廠 家 之 所 為 。 緣 何 三 鹿 產品 的 三 聚 氰 胺 含 量 遠 高 於 其 他 品 牌 的 含 毒 奶 粉 , 目 下 該 集 團 董 事 長 已 被 刑 事 拘
   留 , 真 相 將 大 白 於 天 下 嗎 ? 只 怕 未 必 。
   
   下 面 再 講 一 個 故 事 。 去 年 初 美 國 大 批 貓 狗 被 中 國 進 口 的 寵 物 食 品 毒 殺 , 美 國 食 品 藥品 管 理 局 ( F D A ) 並 非 等 到 死 亡 數 字 已 逾 四 千 才 和 中 方 交 涉 。 當 近 千 隻 貓 狗 患 上腎 病 , 有 三 十 多 隻 死 於 腎 衰 竭 時 , 美 方 已 查 出 是 三 聚 氰 胺 「 食 品 污 染 」 ( 美 國 人 以為 是 污 染 所 致 ) , 便 緊 急 派 專 家 和 中 國 國 家 質 檢 總 局 聯 合 調 查 。
   
   倘 若 此行 有 結 果 , 豈 止 拯 救 了 大 群 洋 貓 狗 , 今 日 逾 萬 的 「 結 石 嬰 孩 」 更 可 免 遭 荼 毒 。 故 事的 發 展 卻 令 人 瞠 目 結 舌 ─ ─ 出 口 「 毒 狗 糧 」 的 安 營 生 物 技 術 開 發 公 司 在 江 蘇 徐 州 ,另 一 家 濱 州 富 田 生 物 科 技 有 限 公 司 在 山 東 無 棣 縣 。 聯 合 調 查 組 趕 赴 兩 地 , 卻 發 現 一個 月 前 還 生 意 興 隆 的 公 司 已 「 人 間 蒸 發 」 , 機 器 拆 卸 一 空 , 廠 房 悉 數 推 平 , 甚 至 片瓦 無 存 , 土 地 都 用 農 機 深 翻 過 , 連 殘 留 三 聚 氰 胺 的 土 壤 樣 本 都 找 不 到 了 。 何 解 ? 想想 沙 士 瘟 疫 時 世 衞 組 織 專 員 來 華 的 遭 遇 便 可 明 白 。
   
   美 國 調 查 專 家 怏 怏 而回 之 後 , 國 家 質 檢 總 局 局 長 李 長 江 於 去 年 七 月 全 國 質 檢 監 管 會 議 上 發 表 講 話 : 「 美國 寵 物 三 聚 氰 胺 事 件 引 發 了 境 外 媒 體 對 中 國 出 口 食 品 乃 至 出 口 商 品 質 量 安 全 問 題 的炒 作 , 製 造 中 國 商 品 威 脅 論 , 把 中 國 商 品 妖 魔 化 。 」 他 還 說 : 「 這 次 炒 作 不 同 尋 常, 不 僅 來 勢 迅 猛 , 而 且 充 滿 敵 意 , 惡 意 攻 擊 誹 謗 , 大 有 不 達 目 的 不 肯 善 罷 甘 休 之 勢。 」 豈 知 這 是 質 檢 總 局 的 工 作 報 告 , 還 是 中 宣 部 的 形 勢 報 告 ? 由 此 亦 可 知 , 那 兩 家企 業 何 以 隱 遁 於 無 形 了 。
   
   再 看 現 時 政 府 的 「 毒 奶 粉 」 新 聞 發 佈 會 和 《 人民 時 評 》 , 居 然 一 迭 聲 地 自 我 表 揚 , 讚 頌 黨 中 央 、 國 務 院 如 何 「 英 明 果 斷 」 、 「 反應 迅 速 」 。 哀 哉 中 華 , 從 國 家 謊 言 到 企 業 作 假 再 到 個 人 行 騙 , 正 是 一 條 毒 籐 結 出 的大 小 果 實 , 這 個 專 權 制 度 就 是 萬 毒 之 源 。 世 道 如 斯 , 沒 有 最 毒 , 只 有 更 毒 !
   
   博主评论:问题出了,闹大了,掩盖有用吗?掩盖只会将矛盾更深地填埋一下,根源依然存在。问题更加得不到解决,迟早还是要爆发的。我认为,共娼裆们也不都是不想解决问题的,但是吃人的制度限制了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和效果。他们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于是只好掩盖。
   
   但是,问题迟早还是要产生的,现在经济有一定速度的发展,一好遮百丑了,大众似乎也觉得还可以忍受。但是问题、矛盾一路掩盖,也同时在积聚力量,一旦爆发更加不可收拾。就拿出口产品来说,出现的问题越来越多,总有一天是要毁掉中国制造这块牌子的。现在中国制造的核心竞争力在价格,为了加强这个竞争力,各种制造商都不断地压成本,于是就产生了各种不合格的、有毒的产品。如何改变这种现象,最主要还是靠挣腐,可是因为腐败而糜烂不堪的挣腐还能有效施政吗?今年发生的一系列问题可以看出他们力不从心了。
   一旦经济崩塌,共娼裆靠什么来维持岌岌可危的政权呢?靠几个无耻文人文过饰非,从深处看,除了让人齿冷,没有任何作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