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时代周刊《毒奶粉激怒中国》]
拈花时评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时代周刊《毒奶粉激怒中国》

   9月18日,中国新近爆发的食品丑闻继续蔓延,毒奶粉导致婴幼儿肾结石,成百上千的父母们焦急地在北京儿童医院排起长队,等着他们的孩子接受检查。政府已发布通知,肾结石婴儿可免费接受检查治疗。今天是这条通知颁布的第二天。周四上午11点以前,超过500名父母涌向医院,人数之多,以至于那些中午才到医院的只能回家。
   莫晶芳(音)是一位孩子的母亲,她焦急的说道,她14个月大的女儿自出生以来一直喝的都是雅士利奶粉。雅士利是22种被查出三聚氰胺(一种常用于塑料生产的有机化合物)污染的奶粉之一。莫女士表示,她的孩子至今没有表现出患病症状。然而其他一些父母则诉苦说,孩子尿液颜色不正常,并且大量出汗,这都是肾功能异常的表现。朱永国(音)在医院等了很久,终因人数太多无奈回家,他说自己12个月大的女儿不断的出汗,“她出汗时额头很烫,跟发烧似的。”
   据新华社报道,毒奶粉已经导致4名婴儿死亡,6200名婴儿患病,这在网络上引起了人们的失望和愤怒。愤怒的矛头不仅对准向奶粉掺假以牟利的制造商,还对准了政府管理人员。网名为sadmoon109的网友在博客中写道:“新华社很快作出反应,谴责乳品工业不健全的规章制度,但它却回避了一个问题:政府自己也在这丑事里插了一腿。”一些群众愤怒地发现,中国食品安全局五月份的报告声称99.1%的婴幼儿奶粉通过了安全检查,报告还重申了16个品牌的奶产品的免检地位--而现在,其中一些品牌却上了黑名单。
   丑闻不仅在大陆蔓延。中国最大奶产品企业之一的伊利,9种产品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于是在9月18日,香港政府召回了所有伊利的奶产品。香港尚未有婴幼儿 因奶粉而患病的报道。但是香港的食品安全中心表示,每天只要喝两杯污染的伊利牛奶,足以对孩子的健康造成危害。
   这并不是中国牛奶第一次爆发出丑闻。2004年,黑心商贩出售空壳奶粉,导致安徽省至少13名婴儿因为营养不良而死亡。三聚氰胺是一种含氮量较高的化合物,用于塑料和化肥生产;将这种物质加入掺水牛奶,检测时,牛奶中蛋白质含量会高于实际含量。在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宠物饲料中也曾发现这种化工用料,去年导致上千宠物猫狗因肾衰竭而死亡。2007年7月,国家药监局原局长因涉嫌受贿被执行死刑。

   在最近的这次事件中,中央政府花了很大力气来平息公众愤怒。9月18日,政府解除了石家庄市长的职务,原因是石家庄市政府涉嫌隐瞒毒奶粉污染的报道。三鹿奶粉是中国奶制品企业巨头,被新西兰公司控股,三鹿总部所在地就是石家庄。三鹿奶粉最早被发现含有三聚氰胺,也成为了这次事件的焦点。政府还逮捕了几十名涉嫌生产或向公司出售毒奶的奶商。
   然而,这些并不足以恢复中国消费者的信心,他们已经对这个国家的食品安全和管理人员的能力产生了极大怀疑。罗何新(音)是北京的一位外来务工人员,他表示,自己两岁的儿子已经喝了一个月三鹿奶粉,现在非常担心自己可以买到的奶制品的质量。罗先生说:“现在,我们只好让孩子喝米汤。”
   
   博主评论:办一个奥运,花费多少人力物力,好歹西方媒体也给了中国挣腐和共娼裆几句正面评价,这是共娼裆盼望了多少年的,努力了多少年的成果。可是千年修行一朝丧,几百吨毒奶粉又将共娼裆打回原形了。
   共娼裆整天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就在于集中精力办大事”,也许不无道理,象原子弹、奥运这样的事情都多多少少能说明一点。而官员们也热衷于办大事,这样容易显示出政绩,也容易让国民看到,于是都去办大事去了,小事情没有人关心。比如说天天抽检一下奶粉的指标,关心一下奶农的生活等等,这些都是没有眼前利益的事情,共娼裆都懒得管。
   可是,那一件大事不是从小事积累的?小事懒得管,于是出豆腐渣工程了,于是奶粉出假的了,于是奶粉有毒了,于是有人去烧衙门了。一下子出了几千个死去、病倒的孩子,真出大事了,共娼裆的第一反应是推卸责任,是压制舆论,是找替罪羊。
   整天叫喊“创建河蟹社会”、“以民为本”的政治口号,一到真正出事的时候,就打回原形了。整天说西方媒体妖魔化他们,可是他们的行为天天都在妖魔化自己,难道中国人集体智商低下吗?都看不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