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老 百 姓 無 語 問 天 : 我 們 可 以 相 信 甚 麼]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老 百 姓 無 語 問 天 : 我 們 可 以 相 信 甚 麼

   老 百 姓 無 語 問 天 : 我 們 可 以 相 信 甚 麼
   
   三 鹿 毒 奶 粉 事 件 很 可 能 是 近 几 十 年來 最 大 的 一 宗 公 共 食 品 安 全 事 件 。 至 前 日 上 午 , 全 國 已 有 6,244 名 嬰 兒 患 腎 結 石 。早 幾 天 官 方 新 華 網 表 示 , 「 保 守 估 計 , 三 鹿 受 污 染 奶 粉 全 國 的 潛 在 受 害 者 可 能 超 過 3 萬 人 。 」 伊 利 、 蒙 牛 等 品 牌 的 受 害 者 尚 未 估 算 在 內 。 因 此 , 它 可 能 是 比 汶 川 地 震更 大 的 災 難 。
   
   在 內 地 殘 奧 會 的 留 言 網 上 , 網 民 因 政 府 為 了 奧 運 而 掩 蓋 毒奶 粉 事 件 , 表 現 得 極 為 憤 怒 , 由 支 持 奧 運 變 為 痛 罵 奧 運 , 有 的 說 , 「 對 於 洋 人 的 禮遇 永 遠 高 於 自 己 人 , 這 究 竟 是 民 族 自 豪 感 還 是 民 族 自 卑 感 造 成 的 ? … … 火 車 出 軌 、三 鹿 事 件 、 山 西 尾 礦 庫 事 件 … … 且 不 論 今 年 的 雪 災 、 震 災 , 敢 問 一 句 : 你 們 還 有 心情 津 津 樂 道 甚 麼 奧 運 辦 得 如 何 , 老 外 們 讚 許 了 幾 多 ? 上 面 這 些 事 件 , 放 在 西 方 , 政府 早 解 散 幾 回 了 。 作 為 執 政 黨 , 有 沒 有 好 好 反 思 : 究 竟 那 里 出 了 問 題 ? 根 源 在 那 里? 」 有 的 說 , 「 為 了 一 個 奧 運 會 , 毒 奶 粉 在 中 國 繼 續 存 在 2 個 月 , 我 現 在 恨 奧 運 會, 博 取 外 國 人 開 心 的 中 國 燒 錢 賠 本 賺 吆 喝 , 讓 外 國 人 看 熱 鬧 。 」 有 的 說 , 「 中 國 老百 姓 現 在 活 著 都 是 問 題 , 去 醫 院 看 不 起 , 食 品 都 有 毒 。 」

   
   這 些 網 上 的 痛罵 , 估 計 很 快 就 被 刪 除 , 而 且 會 禁 止 討 論 。 而 對 有 關 事 件 的 報 道 , 也 要 由 新 華 社 統一 發 稿 。 有 外 國 傳 媒 曾 一 廂 情 願 地 希 望 中 國 會 在 奧 運 後 延 續 《 外 國 記 者 在 華 採 訪 規定 》 , 但 中 國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9 月 9 日 斬 釘 截 鐵 說 , 「 有 關 規 定 是 10 月 17 日 終 止 。」
   
   對 毒 奶 粉 的 處 理 手 法 , 也 同 過 去 的 重 大 失 誤 事 件 一 樣 : 先 抓 幾 個 替 罪羊 嚴 懲 , 對 三 鹿 負 責 人 作 刑 事 拘 留 , 罷 去 幾 個 官 員 的 職 務 , 對 受 害 者 家 屬 的 索 賠 、抗 議 , 就 以 「 擾 亂 社 會 治 安 」 的 名 義 予 以 打 壓 , 或 由 余 秋 雨 之 類 的 無 恥 文 人 撰 文 「含 淚 勸 告 毒 奶 粉 受 害 人 」 , 媒 體 不 再 提 此 事 , 讓 民 眾 淡 忘 。 然 後 , 等 第 二 宗 其 他 的毒 食 品 事 件 再 爆 發 。
   
   罷 免 、 懲 處 一 些 人 , 只 勉 強 算 得 上 事 後 問 責 , 然 而, 為 防 止 另 一 宗 事 件 發 生 , 更 重 要 的 是 事 前 的 管 理 制 度 。 對 13 億 中 國 老 百 姓 來 說, 現 在 陷 於 對 政 府 、 對 整 個 社 會 的 信 心 崩 潰 的 邊 緣 。 他 們 不 知 道 今 後 可 以 吃 甚 麼 ,用 甚 麼 , 可 以 相 信 甚 麼 。 衞 生 部 長 陳 竺 前 天 說 , 「 日 後 會 大 力 推 動 母 乳 育 嬰 計 劃 」, 意 思 是 只 有 媽 媽 的 奶 才 是 可 以 相 信 的 。 那 麼 有 種 種 原 因 不 能 餵 母 乳 的 嬰 兒 呢 ? 或長 大 一 點 要 戒 母 乳 的 孩 子 呢 ? 是 讓 他 們 在 餓 死 與 腎 石 之 間 作 選 擇 嗎 ?
   
   一個 社 會 要 穩 定 , 要 使 人 民 對 社 會 有 起 碼 的 信 心 , 首 先 要 厲 行 法 治 , 並 要 建 立 三 權 分立 、 相 互 制 衡 的 良 好 制 度 ; 其 次 需 要 有 代 表 不 同 利 益 群 體 的 社 會 力 量 , 如 代 表 工 人的 、 農 民 的 、 社 區 的 、 消 費 者 的 等 等 民 間 組 織 , 使 人 們 能 在 利 益 受 侵 害 時 有 抗 爭 、議 價 的 能 力 ; 其 三 要 有 獨 立 的 媒 體 ; 其 四 社 會 要 有 核 心 價 值 觀 , 要 有 信 仰 , 而 且 必須 是 非 基 於 物 質 利 益 也 非 政 治 利 益 的 信 仰 。
   
   但 這 些 東 西 , 全 部 由 共 產 黨 一 手 包 辦 了 。 沒 有 法 治 , 沒 有 三 權 分 立 , 甚 麼 群 眾 團 體 與 媒 體 , 都 要 服 從 黨 領 導 。
   
   其 他 方 面 且 不 說 , 就 以 制 度 上 的 食 品 管 理 來 說 吧 。 世 界 上 幾 乎 所 有 國 家 , 對 食 物 藥物 的 監 管 , 都 是 制 訂 法 例 與 執 行 法 例 、 檢 控 機 構 分 開 的 , 只 有 中 國 , 質 檢 總 局 就 既制 訂 條 例 又 執 行 條 例 , 既 有 批 准 產 品 上 市 權 力 , 又 有 撤 銷 及 檢 控 的 權 力 , 甚 至 連 司法 程 序 、 法 院 都 由 黨 包 辦 。
   
   為 甚 麼 美 國 每 年 只 批 准 三 數 種 藥 物 上 市 而 中國 卻 有 數 不 清 的 藥 物 上 市 呢 ? 因 為 每 一 種 舊 藥 轉 成 新 藥 都 可 以 提 價 。 而 批 准 的 官 員和 決 定 三 鹿 為 「 免 檢 產 品 」 的 官 員 , 會 不 會 得 到 好 處 , 就 不 問 可 知 。
   
   市場 經 濟 的 自 由 競 爭 , 並 不 是 意 味 無 法 無 天 、 甚 麼 害 人 產 品 都 可 以 拋 出 市 場 的 。 自 由經 濟 成 功 運 作 的 關 鍵 , 是 必 須 實 行 政 治 權 力 的 公 有 制 , 也 就 是 說 , 必 須 經 全 體 適 齡選 民 投 票 產 生 的 政 府 去 執 行 公 權 力 , 這 樣 才 起 碼 可 以 有 對 民 眾 負 責 的 政 府 , 才 可 以避 免 官 商 勾 結 、 避 免 企 業 侵 害 民 眾 利 益 的 事 頻 頻 發 生 與 大 舉 發 生 。
   
   當 然, 健 全 的 制 度 還 需 要 廉 政 等 等 其 他 配 套 。 但 在 一 黨 專 政 這 種 政 治 權 力 私 有 制 下 , 就連 民 眾 監 督 政 府 、 政 府 監 管 企 業 的 基 礎 也 不 具 備 。 老 百 姓 只 能 無 語 問 天 :
   
   我 們 吃 甚 麼 ? 孩 子 吃 甚 麼 ? 我 們 可 以 相 信 甚 麼 ?
   
   博主评论:牛奶公司说,供应给奥云的牛奶跟市场上的牛奶是一样的,那么市场上的牛奶检测出三聚氰胺,奥云的就检测不出来呢?呵呵,各位能想明白吗?
   我们总不能说“谢谢各位运动员、官员来我们国家,除了美食、好住、好景点之外,我们捎带了一点点三聚氰胺。各位不必惊慌,你们的用量很小的,顶多让你们小便稍微有点不舒服而已,很快就都排出去了”。要这么说,就千年修行一朝丧了。
   其实我们天天吃着各种含毒的食品,呼吸着有毒的空气,喝着有毒的水,还能有什么毒能毒害我们呢?我们的身体早调试好了,百毒不侵了。要是我们突然去国外,呼吸干净的空气,吃无毒的食品,喝清洁的水,那我们一定会上吐下泄的,各位何必杞人忧天呢?
   换吃母乳也没有用的,妈妈吃的都是有毒的、呼吸有毒的、喝有毒的,出来的母乳含毒量肯定不底,说不定比三聚氰胺厉害百倍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