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奸商貪官斬不盡 食品毒禍何時了]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一)
·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拈花:欢迎团派和上海帮加入反共的行列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奸商貪官斬不盡 食品毒禍何時了

   奸商貪官斬不盡 食品毒禍何時了
   
   內 地 毒 奶 粉 事 件 愈 演 愈 烈 , 愈 揭 愈 臭 , 全 國 患 兒 急 增至 六 千 多 名 , 其 中 三 人 死 亡 , 而 捲 入 事 件 的 知 名 企 業 已 達 二 十 多 家 。 眼 看 患 兒 數 字逐 日 上 升 , 國 人 的 感 覺 就 如 汶 川 地 震 死 難 數 字 每 日 上 升 一 樣 沉 重 , 不 同 的 是 , 地 震是 天 災 , 而 毒 奶 粉 純 屬 人 禍 。 虎 毒 尚 不 食 子 , 內 地 奸 商 為 了 賺 錢 , 天 良 喪 盡 , 竟 然連 初 生 嬰 兒 都 不 放 過 , 簡 直 連 畜 牲 都 不 如 。
   
   在 眾 多 無 良 奸 商 之 中 , 三 鹿集 團 的 表 現 最 為 惡 劣 , 這 不 僅 因 為 其 產 品 中 的 三 聚 氰 胺 含 量 最 高 、 害 人 最 甚 , 更 因為 它 死 不 改 悔 , 用 一 個 謊 言 遮 蓋 另 一 個 謊 言 , 企 圖 蒙 混 過 關 , 甚 至 想 一 手 遮 天 , 用巨 款 收 買 網 絡 公 司 以 屏 蔽 對 三 鹿 不 利 的 網 上 批 評 。 如 果 不 是 新 西 蘭 總 理 直 接 向 北 京告 御 狀 , 揭 開 這 一 驚 天 黑 幕 , 事 件 可 能 一 直 被 隱 瞞 下 去 , 後 果 將 難 以 想 像 。

   
   奸 商 為 謀 財 而 害 命 , 各 政 府 部 門 則 是 幫 兇 。 早 在 三 月 份 , 已 有 消 費 者 投 訴 三 鹿 產 品有 問 題 , 質 檢 部 門 要 麼 置 之 不 理 , 要 麼 堅 稱 產 品 合 格 。 昨 日 , 國 家 質 檢 總 局 局 長 李長 江 義 正 詞 嚴 地 宣 稱 , 凡 查 到 有 瀆 職 、 失 職 行 為 , 一 定 嚴 肅 處 理 , 決 不 姑 息 。 那 麼, 他 是 否 應 該 捫 心 自 問 , 自 己 有 沒 有 瀆 職 失 職 呢 ?
   而 國 家 衛 生 部 部 長 陳 竺 則 企圖 安 撫 人 心 , 他 語 帶 輕 鬆 地 聲 稱 三 聚 氰 胺 是 低 毒 化 工 物 , 如 果 服 量 低 , 對 人 體 危 害不 大 。 這 完 全 是 睜 眼 說 瞎 話 , 侮 辱 全 國 人 民 的 智 慧 。 試 問 , 如 果 三 聚 氰 胺 對 人 體 危害 不 大 , 怎 麼 解 釋 成 千 上 萬 的 嬰 兒 受 害 ? 怎 麼 會 造 成 至 少 三 名 嬰 兒 死 亡 ? 醫 者 父 母心 , 陳 竺 是 學 者 出 身 , 對 受 害 嬰 兒 理 應 感 同 身 受 , 誰 知 天 下 官 僚 一 般 黑 , 其 麻 木 不仁 的 程 度 , 令 人 心 寒。
   
   可 憐 那 麼 多 患 兒 , 初 出 人 世 就 遭 此 大 難 , 他 們 還 稚嫩 得 不 會 說 話 , 只 能 用 哭 泣 來 表 達 身 體 的 痛 苦 及 內 心 的 恐 懼 。 須 知 內 地 實 行 一 孩 政策 , 萬 一 孩 子 有 甚 麼 三 長 兩 短 , 家 長 們 還 有 甚 麼 指 望 ? 就 算 經 過 醫 治 能 保 住 性 命 ,誰 能 保 證 不 會 有 後 遺 症 ? 孩 子 是 國 家 未 來 的 棟 樑 , 如 果 孩 子 都 成 了 「 東 亞 病 夫 」 ,中 華 民 族 豈 非 要 斷 子 絕 孫 ? 大 國 崛 起 又 從 何 談 起 ?
   一 如 既 往 , 當 局 眼 見 紙 包 不住 火 , 又 想 將 事 故 責 任 全 推 在 「 不 法 奶 農 」 身 上 , 只 是 迫 於 眾 怒 難 平 , 才 不 得 不 免去 石 家 莊 市 長 、 副 市 長 等 幾 名 官 員 , 並 將 三 鹿 董 事 長 刑 事 拘 留 。 經 驗 告 訴 人 們 , 毒奶 粉 事 件 決 不 是 幾 名 官 員 失 職 那 麼 簡 單 , 重 點 是 腐 敗 利 益 鏈 , 而 涉 及 的 官 員 也 不 僅是 市 一 級 。 老 百 姓 會 質 疑 這 是 否 丟 卒 保 車 , 隨 便 找 幾 個 替 罪 羊 。
   
   事 實 上, 內 地 食 品 事 故 無 日 無 之 , 如 蘇 丹 紅 、 孔 雀 石 綠 、 瘦 肉 精 、 毒 大 米 等 , 每 次 都 是 鬧出 人 命 , 當 局 才 亡 羊 補 牢 , 但 很 快 好 了 傷 疤 忘 了 痛 。 人 心 不 古 , 道 德 淪 喪 , 根 本 原因 是 官 員 腐 敗 , 不 剷 除 官 商 勾 結 , 問 題 只 會 不 斷 重 複 出 現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