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最牛夜總會 公安來祝賀]
拈花时评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一)
·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拈花:欢迎团派和上海帮加入反共的行列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二)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三)
·全球议会改革倡议书(征求意见草稿)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四)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五)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八)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牛夜總會 公安來祝賀

   近 日 有 內 地 媒 體 報 道 , 廣 西 壯 族 自 治 區 柳 州 市 的 一 家 夜 總 會 開 業 , 懸 掛 出 很 多 祝 賀條 幅 , 其 中 當 地 政 府 及 公 安 局 的 祝 賀 條 幅 最 引 人 注 目 。 此 事 經 網 絡 傳 播 後 , 立 即 引起 網 民 熱 議 , 這 家 夜 總 會 遂 被 網 民 評 為 「 最 牛 夜 總 會 」 。 很 多 網 民 認 為 , 這 家 夜 總會 左 有 政 府 相 賀 , 右 有 公 安 捧 場 , 來 頭 不 小 , 必 定 有 後 台 撐 腰 。
   
   夜 總 會開 業 , 公 安 來 祝 賀 , 聽 起 來 有 些 不 可 思 議 , 但 這 已 不 是 新 鮮 事 , 最 牛 洗 腳 城 、 最 牛開 發 商 、 最 牛 飯 館 等 早 已 比 比 皆 是 。 最 牛 洗 腳 城 在 湖 南 省 張 家 界 , 這 家 洗 腳 城 開 張, 當 地 的 人 民 法 院 、 人 民 檢 察 院 、 稅 務 局 、 房 管 局 等 十 多 個 政 府 部 門 送 去 祝 賀 條 幅。 無 獨 有 偶 , 四 川 省 綿 陽 市 一 家 洗 腳 屋 開 業 , 也 曾 懸 掛 過 當 地 政 府 的 祝 賀 條 幅 。
   
   最 牛 開 發 商 在 河 南 省 鄭 州 市 , 這 家 開 發 商 的 樓 盤 懸 掛 出 十 多 個 政 府 部 門 的 祝 賀 條 幅, 其 中 包 括 主 管 全 國 房 地 產 市 場 的 住 房 和 城 鄉 建 設 部 , 其 他 還 有 河 南 省 發 展 和 改 革委 員 會 、 河 南 省 建 設 廳 、 鄭 州 市 人 民 政 府 、 鄭 州 市 房 地 產 管 理 局 、 鄭 州 市 城 市 規 劃局 、 鄭 州 市 國 土 資 源 局 等 十 幾 個 政 府 部 門 。

   
   湖 南 省 長 沙 市 一 家 飯 店 開 張, 曾 懸 掛 出 湖 南 省 公 安 廳 、 湖 南 省 軍 區 、 湖 南 省 質 量 技 術 監 督 局 、 長 沙 市 公 安 局 等政 府 部 門 的 祝 賀 條 幅 。 北 京 市 海 淀 區 一 家 酒 樓 開 業 , 赫 然 掛 出 國 家 稅 務 總 局 、 中 華全 國 總 工 會 等 單 位 的 祝 賀 條 幅 。 這 兩 家 飯 館 當 並 列 為 最 牛 飯 館 。
   
   官 商 勾 結 腐 敗 根 源
   政 府 部 門 給 商 家 送 賀 幅 令 人 感 到 不 可 理 解 , 更 令 人 感 到 奇 怪 的 是 , 這 些 事 件 曝 光 後, 相 關 政 府 部 門 卻 都 出 面 否 認 , 拒 絕 承 認 自 己 送 過 賀 幅 。 看 來 , 這 些 政 府 部 門 也 都知 道 給 商 家 送 賀 幅 是 不 恰 當 的 。 人 們 不 禁 要 問 , 既 然 這 些 政 府 部 門 都 沒 有 送 過 , 商家 為 甚 麼 敢 掛 出 來 呢 ? 正 當 做 生 意 , 為 甚 麼 要 扯 上 政 府 部 門 的 旗 號 呢 ?
   
   按 照 慣 例 , 祝 賀 條 幅 掛 出 前 都 應 得 到 祝 賀 單 位 的 授 意 。 如 果 不 經 同 意 而 掛出 , 就 侵害 了 政 府 部 門 的 公 信 力 。 而 這 些 政 府 部 門 都 是 實 權 部 門 , 如 果 商 家 沒 有 得 到 同 意 便擅 自 掛 出 , 難 道 不 怕 得 罪 這 些 部 門 嗎 ?
   
   按 理 說 , 如 果 這 些 政 府 部 門 都 是清 白 的 , 就 應 該 及 時 表 明 態 度 , 抓 緊 對 事 情 真 相 進 行 調 查 , 維 護 政 府 公 信 力 , 而 不是 像 現 在 這 樣 含 糊 其 辭 , 敷 衍 了 事 。 如 此 下 去 , 政 府 公 信 力 將 喪 失 殆 盡 。 這 些 政 府部 門 的 表 現 使 人 們 有 理 由 懷 疑 , 他 們 事 先 都 知 道 有 關 情 況 , 有 的 可 能 是 送 了 賀 幅 ,後 來 迫 於 輿 論 壓 力 , 又 不 得 不 出 面 否 認 。
   
   進 一 步 說 , 公 眾 為 甚 麼 會 對 政府 部 門 給 商 家 送 賀 幅 反 應 這 麼 大 , 甚 至 提 出 質 疑 呢 ? 這 主 要 因 為 當 下 官 商 一 體 、 官商 勾 結 的 黑 幕 屢 見 不 鮮 , 公 安 充 當 惡 勢 力 保 護 傘 、 官 員 接 受 不 良 開 發 商 賄 賂 的 醜 聞屢 屢 爆 出 , 一 些 行 業 主 管 部 門 更 是 淪 為 權 貴 階 層 的 代 言 人 , 成 為 權 力 腐 敗 的 根 源 。
   
   如 果 這 些 政 府 部 門 向 來 都 是 依 法 施 政 , 向 來 都 是 正 確 行 使 權 力 , 從 來 沒 有 官 商 勾 結的 腐 敗 行 為 , 掛 出 他 們 的 賀 幅 沒 有 任 何 用 處 , 那 麼 絕 對 不 會 有 人 扯 出 他 們 的 旗 號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