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刘翔的退赛与真实的体育]
拈花时评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翔的退赛与真实的体育

   刘翔退赛了,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走出赛场,非常地惋惜。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位很有个性的阳光大男孩的,他非常有成就,可惜伤病击倒了他。即便是一个顶尖的运动 员,曾经给我们那么多的欣喜与惊奇,这次他还是没能挺过来。祝福他,希望明年能看到他再战沙场的雄姿。
   关于刘翔的退赛,有非常多的各种各样的评论,我也看了很多。这也正常,毕竟很多国人喜欢这位“奥运英雄”,对他寄予了很多的期望。不过,我居然看到了这样的评论,说他“给十三亿中国人丢脸了,愧对中华民族了”。
   刚看到的时候,确实有点震惊,怎么就被提高到这样的角度了?细想一下,默然,把体育提高到这样角度的,不正是执政当局吗?
   体育这个概念,是从西方传入的,我们传统上没有,所以西方人对体育的理解更加接近体育的真意。所谓“奥运会”的英文是Olympic Games,而Games这个单词,亦可译为“游戏”。因此,所谓体育运动,他本身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由于商业的介入,他也商业化了,但是从来跟所谓国家、民族没有任何关系,本就不该政治化的。
   而在执政党治下,似乎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政治化的。动辄说什么“百年梦想,什么国家积弱,清末中国受人欺负”等等政治化的,其实无聊得很,而且政治目的太明显、太强化了。比如每次开奥运必谈的“刘长春单人赴赛的故事,其实主要是因为国人那时候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大概刘君也算是当时的”先进份子“了,至少在体育范畴是这样。中国当时固然是穷的,但是如果得到朝廷重视的话,派上几十个人去参赛的能力还是有的。独裁专制的最大优点不是集中全力办大事吗?要是当时李鸿章重视这个运动会,花一、两万两银子就能办的事情,有什么难的?造一条军舰的钱,就够十倍于此了。与其说那时国家积弱,到不如说清廷观念比较落后,或者根本就是清廷没有兴趣按照西方人的规矩玩他们的“游戏”而已。

   所以这故事的反复被提起,不过是执政当局的政治宣传而已,而且同一招数使用了几十年,相当无聊,更加无聊的是大部分国民居然毫无疑问地接受了。
   那么为什么执政当局要这样宣传呢?因为体育是一个炒作民族主义的最好题材,而北京奥运则是执政机构的天字第一号的面子工程、政绩工程。
   我们从苏联那里学来了所谓举国办体育的模式,把中国的体育竞技体育水平提到到了一定的程度,于是就向广大国民反复宣传,以证明所谓“社会主义优越性”。然后又可以顺便挑动一下民族情绪、仇欧美的情绪而已。其实中国有十几亿人口,人才有的是,只要从民众的口袋里多拿几个钱出来,扔到体育里面去,出成绩是理所当然的,其实半点也证明不了执政当局有多大的能力。
   现在连俄国都放弃了这种模式,全世界仍在坚持的,举世无双,也就是我们这个社会主义祖国而已。我们在雅典拿了金牌数第三了,能证明我们的国力已经到了世界第三了吗?我们在雅典超越德国了,本届更加远远把他们抛在后面了,甚至我们可能还能超过美国了,世界第一了,能说明什么呢?无非是说明我们竞技体育水平提高了而已,绝对不证明我们的社会制度有多么优越,执政机构的执政能力到了任何一个水平。
   比如说美国,他们是当今世界公认的头号强国了,他们在体育方面的投入恐怕连我们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但是他们不需要一个运动会来证明他们的强大了,甚至美国政府根本就不敢投入这么多的钱在他们的体育上,即便他们的总统是一个十足的体育迷。因为他们的政府的权力或者说施政是真正受到监督和制约的,政府花的每一分钱都要经过议会的批准。在国内,国民很不愿意做的事情,政府就不敢做,除非他不想执政了。
   因此,在奥运会上无论获得多少金牌,即便是排到世界第一了,也证明不了任何东西,除了说我们的竞技体育水平提高了而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