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美仑美奂的开幕式背后]
拈花时评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六)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党史-有些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
·造成中国足球今天的局面,司法部门至少负一半责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七)
·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仑美奂的开幕式背后

   我是一个很老资格的体育迷,至少有二十多年了,曾经对几乎所有各项目的名将如数家珍地谈论他们的各种资料。当然每四年一次的奥运是必看的,开幕式就不一定 了,一般都不能坚持看下去。但是,这一次是在中国,于是看了。
   可以说相当值得看,我最欣赏的是卷轴的舞台设计,非常有独到的心思。使表演不但有很浓厚的中国风情,而且很有文化品位,不过不晓得外国人是否认得出来是什么。这么美的东西,他们应该也能欣赏吧?
   我一直相当享受观看这么精彩的演出,直到我看到2008个从全世界征集回来的孩子的笑脸。孩子们笑得很灿烂,很可爱,很美,可是在我大脑显现的却是我博客里的那些都江堰的孩子的照片。那些因独裁专制导致权力没有任何监督制约,从而导致权力寻租,从而产生的豆腐渣工程,从而害死的上千个孩子的照片。
   假如不是独裁专制,他们此刻应该坐在父母的旁边,住在过渡的木板房里,欢笑着观看这如斯精彩的演出的。即便地震毁坏了他们的房屋,但不能毁灭他们的家,只要家人在一起,就是家了。可是,数千个如花的孩子去了,带走的,也许是对阳世的怨恨,对父母的不舍。可是那些无耻文人们还在说:纵做鬼,也幸福,还要说他们已经得到安宁了,已经成菩萨了。
   曾经信誓旦旦地保证他们的冤情不会被忘却,为恶者不会被包庇的余含泪余大师,您此刻是否有一丝的愧疚?是否感觉到自己已经背上了一份道义上的责任?

   还有那位跪求灾民们放弃马上追究的责任,只不过是为了保住自己乌纱帽的市委书记呢?在恳求灾民的时候,他显得多么真诚,多么深明大义,如今去了哪里?
   几个月过去了,追查了吗?如果有,结果应该有了吧?假如没有,那为什么?难道在无比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的社会,我们连为几千个枉死的孩子伸冤的机会都没有?为什么?
   难道当局当初不过是使用“拖”字诀,目的不过是希望大家一起失忆?
   难道有了如此美仑美奂的开幕式,有了成功举办的运动会,我们就要失去数千个如花的孩子?
   那2008个美丽的笑脸,给我的是这样感想,其他同胞呢?你们记得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