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美仑美奂的开幕式背后]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仑美奂的开幕式背后

   我是一个很老资格的体育迷,至少有二十多年了,曾经对几乎所有各项目的名将如数家珍地谈论他们的各种资料。当然每四年一次的奥运是必看的,开幕式就不一定 了,一般都不能坚持看下去。但是,这一次是在中国,于是看了。
   可以说相当值得看,我最欣赏的是卷轴的舞台设计,非常有独到的心思。使表演不但有很浓厚的中国风情,而且很有文化品位,不过不晓得外国人是否认得出来是什么。这么美的东西,他们应该也能欣赏吧?
   我一直相当享受观看这么精彩的演出,直到我看到2008个从全世界征集回来的孩子的笑脸。孩子们笑得很灿烂,很可爱,很美,可是在我大脑显现的却是我博客里的那些都江堰的孩子的照片。那些因独裁专制导致权力没有任何监督制约,从而导致权力寻租,从而产生的豆腐渣工程,从而害死的上千个孩子的照片。
   假如不是独裁专制,他们此刻应该坐在父母的旁边,住在过渡的木板房里,欢笑着观看这如斯精彩的演出的。即便地震毁坏了他们的房屋,但不能毁灭他们的家,只要家人在一起,就是家了。可是,数千个如花的孩子去了,带走的,也许是对阳世的怨恨,对父母的不舍。可是那些无耻文人们还在说:纵做鬼,也幸福,还要说他们已经得到安宁了,已经成菩萨了。
   曾经信誓旦旦地保证他们的冤情不会被忘却,为恶者不会被包庇的余含泪余大师,您此刻是否有一丝的愧疚?是否感觉到自己已经背上了一份道义上的责任?

   还有那位跪求灾民们放弃马上追究的责任,只不过是为了保住自己乌纱帽的市委书记呢?在恳求灾民的时候,他显得多么真诚,多么深明大义,如今去了哪里?
   几个月过去了,追查了吗?如果有,结果应该有了吧?假如没有,那为什么?难道在无比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的社会,我们连为几千个枉死的孩子伸冤的机会都没有?为什么?
   难道当局当初不过是使用“拖”字诀,目的不过是希望大家一起失忆?
   难道有了如此美仑美奂的开幕式,有了成功举办的运动会,我们就要失去数千个如花的孩子?
   那2008个美丽的笑脸,给我的是这样感想,其他同胞呢?你们记得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