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吃人的制度,催生吃人的ZF,催生吃人的裆]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8)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2) 高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吃人的制度,催生吃人的ZF,催生吃人的裆

   昨天,我去超市购物,终于切切实实地感受到通货膨胀的影响了。感受到生活的必需品至少贵了30%,因为超级市场装修的缘故,很多东西都没得买了,可是付款的时候却感觉到多了近30%。
   通货膨胀是对国民生活影响最大的经济现象之一,八十年代的通货膨胀曾经催生了那一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这次会怎么样呢?还有待观察,希望他能够朝我们希望的方向走。因为对一个社会的安定和秩序而言,通货膨胀的影响是非常可怕的,执政机构又要面对通胀关了,这不是一场容易的战争,搞不好就是亡裆亡国。
   在我读过张宏良先生关于国际金融机构在中国股票市场大发难民财的陈述之后,我还是不无疑惑的。象很多的朋友一样,我们的惯性思维就是:ZF和裆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是在读了两位比较重量级的学者的文章以后,对于这样一个事实我们没有必要再思考事件的真实性了。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这是一场屠戮,这是ZF官员与垄断企业、有背景的企业以及国际金融从业者联手对中国股民的一次抢劫,是一次对一亿多中国股民的公开合法的劫掠。

   比如说一个非常不怎么样的企业,因为走通了ZJH的路子,塞一些钱到官员手上,也是被批准上市了。他们拿出20%的股票进行流通,而承诺余下的股票是不会流通的。于是这是一个非常小的盘子,很容易被抄高价格,比如说从五块炒到五十块,这样小的盘子是很容易炒的,而且企业可以自己炒自己。虽然这是法律禁止的,但公开的秘密就是很多都这么做,而且没有人去监督,因为他们是一家人。
   而这个时候突然ZJH说大小非可以以市场价格进行流通,于是杀戮开始了,价格一路狂跌,因为他们的成本只有一块钱不到,所以怎么跌都跌不到他们的底价。于是他们狂赚了一笔,他们赚的钱就是股民损失的钱,因为股票市场是不会创造价值的,仅仅是财富的再分配而已。
   而在此同时,他们白白便宜了国际金融家们,因为在上市前他们引进了很多所谓战略投资者。这些战略投资者的成本就是一块钱,听说还要说服他们来买的,而ZJH总不能说我们手上的非流通股可以卖而你们不行。
   于是各家联手做了一场CS游戏,而中国股民们就是杀戮目标。也许股票价格从五十块跌到十块了,大家都觉得抄底的时候应该到了,可是现在抄底就糟糕了,因为他们的股票成本才一块钱,以十块卖他们都赚十倍了。而这些大小非还没有消化完毕的,可以是一两年,也可以是十年八年,股票价格上涨一段时间就会大跌一场,因为利润大的时候他们就减持了。
   为什么他们可以这么做?因为他们的权力是不受任何监督制约的,他们不需要向民众负责,他们可以任意屠杀股民。他们在吃人,因为制度允许他们吃人,允许官员吃人,允许ZF吃人,允许裆吃人。
   这是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吗?这是以人为猪的执政理念,国民进了股票市场就成了猪,他们爱割哪块就哪块。这场杀戮便宜了多少特权阶层?便宜了多少美国人,欧洲人?而居然没有人叫苦,不是没有人叫苦,而是惨叫的声音都被掩盖了,跳楼的人去跳楼,他们只管杀,不管埋。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股民们还是稍有资产的人,梢有闲钱的人,至少有钱去炒股票。那么那些没钱的人呢?最近看凤凰的中国江河水节目,看到湖北某地的化工厂,废水废气完全不受限制地向外排放。地长出来的菜都是有毒的,呼吸的空气也是有毒的,居民一个接一个地患各种癌症死去。
   这是改革开放吗?这是一场杀戮,这是一场人吃人的游戏,而保障他们的吃人游戏的规则,就是这吃人的制度。
   制度在吃人,ZF在吃人,裆在吃人。以人为本?以人为豕而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