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会发生经济危机吗?(上)]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一)
·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拈花:欢迎团派和上海帮加入反共的行列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二)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三)
·全球议会改革倡议书(征求意见草稿)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四)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五)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会发生经济危机吗?(上)

中国会发生经济危机吗?(上)
   --曹建海在北京《乌有之乡》书社讲座全文
   (2008年7月5日下午)
   
   主持人: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参加我们今天的讲座,我们今天邀请到的是曹建海先生,我现在先简单介绍一下曹建海先生。他是经济学博士和博士后,现在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投资与市场研究室主任和研究员。曹老师的主要研究领域为产业投资与市场,产业组织理论、工商管理、区域经济与城市经济。主要著作有《过度竞争论》、《中国城市土地高效利用研究》、《中国产业前景报告》、《中国市场前景报告》等。今天我们讲座的主题是“中国会发生经济危机吗?”,下面就请曹建海先生给大家做这个讲座。

   一、中国经济正处“化疗”之中
   曹建海:今天这么多人到场,我很高兴。今天跟大家探讨的,实际上是中国经济的一个短期分析。这种分析是两三年的周期分析,在这两三年之内,中国会不会发生经济危机?如果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发生?我们大略来探讨一下。
   现在就大家关注的一些热点讲一下。首先,怎么来看待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其次是房市、股市泡沫问题及其破裂?这种破裂会不会引起金融危机?第三讲一下大家比较关注的,当前铁矿石、石油涨价,另外当前粮食上涨的压力其实也是非常大的。现在目前国内外的差价很大,在两倍和两倍以上,所以铁矿石、粮食、石油上涨,这实际上一样会引起危机。这种上涨肯定会引起我们消费价格指数出现一个大的突破,不再是一位数、两位数。如果一旦粮食大幅度上涨,对我们通货膨胀的影响就非常大了。第四个问题是关于热钱的问题,热钱现在可以说是无限进入了。以及国内财富的外流问题。第五个方面探讨一下通货膨胀和货币危机,恶性通货膨胀本身就表现为货币危机,钱已经没有价值了,谁也不愿意拿到手上,拿到钱就把它抛掉,这样就导致货币高速流转,供给量就算不变,货币流通速度高速流转,这样会导致货币供给一样会超大,所以会引起通货膨胀。最后就是我们一起来探讨面对这样的一个局面,国家应该怎么办,老百姓应该怎么办,今天简单地探讨,抛砖引玉吧。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也进行了一些思考,可以把一些新的东西跟大家一起分享。
   实际上中央银行去年以来、去年以来不断通过加息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去年的最大影响就是房价上涨势头打下去了。去年以来的调控,对房地产已经形成了深刻的影响;今年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股市下来了,股市的降幅也非常大。目前来看影响的不仅仅是房地产业,影响到工商业。最近,我所在工业经济研究所,我们下面有个报纸《精品购物指南》,每个季度给我们研究所上交一笔管理费,但是这个管理费交不上来了。为什么呢,并不是报社贷不到款,因为报社缺乏抵押物,基本上不贷款,而是报社的广告费收不回来了,几千万的广告费。《精品购物指南》一年又三个亿的广告收入,一个月就是几千万,几千万的广告费收回来了。为什么收不回?因为客户的资金链普遍非常短缺。在长三角这一带,这个地方很多人的钱很多,一些人就开始放高利贷,包括放给开发商,在他们那里叫炒开发商,就是开发商缺钱我就高价给你。目前民间的利息率是一毛,一个月 10%,一年120%。这个已经远远超过了国家法定的贷款利率的10倍以上,四倍以上就不受法律保护了。但是在他们那里,都有一个民间的信用,你一旦突破了这个信用,你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融到资金了。目前,包括很多工商企业、房地产企业普遍处在一个资金紧张当中。
   所以说中国现在处在化疗中,应该是符合实际的。化疗,大家知道,化学疗法,基本上不管好坏细胞一块杀的。为什么要进行化学治疗,显然有癌症才需要化疗,如果是感冒不需要化疗的。那么究竟哪些是癌细胞?实际上在中国,要我看我们身上的癌细胞确实很多了。最大的癌肿瘤就是房地产。这次化疗到房地产头上了,他难受,这是很正常的。但是我们目前官方的文件里面,还从来没有把开发商当癌细胞,开发商构成的房地产业仍然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甚至是比工商业还要重要。所以现在干脆不管好坏一块化疗,现在都很难受,都非常难受。最后是工业,包括制造业现在也是面临着非常艰难的状况。因为不仅仅是资金紧张,制造业面临一系列的不利的问题,比如出口成本提升和出口市场萎缩。出口肯定在减少,因为美元在贬值,结汇也有困难;各项成本都在上升,例如劳动力成本、原料成本、土地成本、、资金成本等。各项成本都在上升,而出口需求在减少,两头挤压,企业几乎活不下去了。像在广东,这里有很多造鞋厂,各类中小制造企业三万多家已经没法生产了。这个对广东的工业影响是很大的。所以说中国现在处在化疗中,我们早就开始化疗的。并不是说中央一直没有治理经济,早就开始化疗了,现在化疗都很难受。但是有一点需要说明,外国投资企业并没有中国的企业难受,因为外国投资企业它可以通过各种途径,比如假出口、假进口,或者假的外商直接投资,通过各种方式可以把资金,通过这种方式大量的资金可以进来,可以弥补他们的资金不足。不仅如此,他们可能资金还很富裕,他还可以给我们国内的企业放高利贷,按照民间借贷的方式放高利贷,放高利贷比直接生产还要赚钱。
   所以这次宏观调控应当说是一种化疗。这次化疗伤及了我们国内的大部分企业,对外资的资金影响并不是很大的。外资反过来通过热钱,包括热钱,也通过外商直接投资、出口的方式也通过这种方式进来,可以给我们国内企业提供一部分资金,包括房地产企业,包括一些制造企业。我们紧的信贷政策,与热钱的自由流动相结合,就形成我们当前这样一个宏观调控政策体系。热钱自由流动,最后外国投资者、外国资金的持有者可以在中国兴风作浪,这是中国的一个整体治疗方案。但是我们只知道是有癌症,得的什么癌不知道。比如说我们看到了肿瘤,但现在的政策不能将它确认为肿瘤,它可能认为这个肿瘤是人类进化的结果。多长了一块东西,比如说三条腿,多的那条腿是房地产。那条腿算不算正常,算不算肿瘤?我们觉得不是,但政府觉得是,说它是支柱。中国已经很进化了,三条腿,所以不把第三条腿当作肿瘤。但是有病毕竟难受,需要化疗,谁受不了谁先倒下去,这是中国当前的一个状况。
   我说我们肿瘤其实非常多,我们的房地产绝对是肿瘤。因为整个这个行业都是不劳动的。我研究了很长时间,实在不知道他们所从事的劳动是什么。包括和很多地方官接触,都是县长县委书记这样的基层父母官。我和他们讨论房地产,因为他们跟开发商接触太多了。他们告诉我开发商干什么的--开发商就是下面给他们塞钱的,就是在桌子底下塞钱的,别的什么也不做!只要把钱塞出去地皮就拿到手了,他的钱稳稳赚到手了。开发商就是专门干这个的。官员想从开发商赚钱太容易了,只要一松口这块地,以某种公益名目给了开发商了,比如按照经济适用房名目给了他,他就可以做商业开发了。他给你盖上两栋经济适用房的楼房,剩下都做纯商业开发了。开发商要出售这块地,就是直接或间接倒出去。一亩地在从县里面拿下不过十万块钱,卖出去也是将近二百万元。你给他一百亩利润就有一个多亿。老板跟县长说:“好了,你要是把这块地给我,我给你两千万;两千万你不干,再加一千万。”因为老板能赚一个多亿,他甚至愿意跟你对半分。
   所以官员要想挣钱,他们讲太容易了。但是挣了这个钱实际上就犯了死罪。你只要收了他这个几千万,一个小小的县长、县委书记,你恐怕不会像中央领导那样可以逃掉的,一经发现就是死罪。所以我觉得他们对开发商的认识应该很深刻的,即使一般人老百姓说的不算,但这些政府官员说的,他们接触很长时间了。而我本人也长期接触开发企业,我们发现前期的规划它也不做,他请策划公司来做,例如请知名地产策划专家王志刚,王就是专门干这个的。所以在《对话》中我就说过,王志刚你不过就是依托在开发商身上的寄生虫,开发商是社会的寄生虫,你是他的寄生虫。所以那个时候我跟他说,你不要说你是行业观察者,你根本不是观察者,你是那里面的局中人,我们这样的研究人员可以是观察者。像策划公司搞规划,规划完了以后开发商就通过招投标,请设计公司(院)做设计,请建筑公司搞建筑施工,监理公司搞监理,注意监理公司也是私人公司的。房屋销售的有销售公司,他们专门有售楼小姐队伍,律师又给你提供法律服务。那么,房地产开发公司,你在这里面干什么?我看是什么也不干。因为开发公司最核心的也就三到四个人,跟过去单位的基建办一样的。基建办就三到四个人,各管一摊,有的跑地、有的负责财务,有的负责施工,有的负责销售。开发公司核心的就是四个人,这四个人你说他一点劳动力没有,也不是,肯定也是有用的,他是代理业主,至少在卖房子之前他属于甲方,说他在里面一点工作不做也是不符合实际。我们知道,建一个大学都需要一个基建办、四个人,这四个人干个两年大学就建起来了。说他没有工作吗,肯定做了不少工作,但是这些工作工作值多少钱,就这四个人值多少钱?四个人干两年值几个钱,而且对他们的素质要求都比较低的,那他们能创造多少价值?顶多相当于四个人规模的咨询公司的产值,这部分属于开发商的合法收入。这个部分,可能在开发商的收入里面,连0.5%都不到的,千分之一的样子。真正的策划、整合资源的管理收入,加起来也就是其收入的千分之一,剩余部分全部来自于地价上涨部分。请注意,这个土地有特别规定,不是说我们老百姓自己可以盖房,只有开发商才能盖,你自己不许盖,单位也不能盖,就得他来盖,只能他来盖,所以他就任意定价。
   房地产开发公司为什么有垄断性,那是任何一个地块都是唯一的,在一个时期,一般一个区域只有一个楼盘,开发商在这个时期就只有他自己在卖。你想在建国门买一处房子,一个时期只有潘石屹的房子,他就可以操纵价格,引导房价不断向上。这样的一个行业,差不多成为国民经济最大的行业了,至少是带动国民经济最大的行业了。为什么说房地产业很大,因为房地产开发业总的就业人口是很有限的,大概不到6万人。 2007年我国的商品房的销售额是2.96万亿元,而去年全国农业的总产值都没有这个数字大。我们去年的农业总产值2.46万亿元,我们的房地产业的销售收入,大概也相当于开发商的总产值吧,当然里面有一部分是定金、预付款,这部分期房的后续款地产商还没有拿到。我们基本上可以把房地产开发商的销售收入看作房地产开发业的总产值,它的总产值去年是2.96万亿元;而整个农业,中国最大、最基本的产业,去年的总产值只有2.46万亿元。所以房地产商6万人创造的产值竟然超过了全部农业产值,尽管我们统计上只有7.2亿农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