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我的心态的转变]
拈花时评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心态的转变

   在这些"贱狗"们似乎无孔不入的监控干扰下,我曾经有草木皆兵的时候.对每一个接近我身边的人的行为、言谈都会怀疑、比较、验证,越是这样做,越是觉得无人可信。弄得几乎孤家寡人一个,呵呵,愚钝至此,不可原谅。其实这样的心态,正中其下怀了。
   也许是得到了佛学的感招,一切都只是觉得淡然,世间无不可信之人。张某一生正直不阿,未曾违犯国法、未曾害人。国法昭昭,天意茫茫,张某心安理得,坦坦荡荡何惧暗中加害?至于个人隐私,喜欢宣扬就宣扬好了,谣言止于智者,来说是非者必是是非者,对吗?
   我要真诚地向所有被我误会过的朋友道歉,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量。我这样说是百分百真心的。尤其是被我得罪过、甚至责骂过的朋友,我辜负了你们。如果有机会,有缘分再见我希望有机会补偿。如果没有的话,我诚心诚意地祝你们永远青春、美丽,愿幸福的笑容永远挂在你们的嘴角。愿你们的生活没有烦忧,永远快乐、健康。
   说来也神奇,佛法度人竟然可以完全改变我数十年的心理习惯。我一直是一个比较喜欢猜忌的人,固然比较容易原谅人,但是半点亏也吃不得,因此总是对所有的人都步步为营,自设心防。眼里无人不可疑,无人可以完全信任,对每一个人都会防几手,即使亲如家人。
   这种心态固然曾经保护过我很多次,但是坦诚地说,我一直过得不快乐。因为我的心对所有的人都是封锁的,因此我没有知心朋友,也无法信任人。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昨日种种比如昨日死,今日种种比如今日生。”本为自保,实为自困,失远大于得,何其愚钝。
   今日看来,世间无不可信之人,也无不可恕之人。害我者,实则为磨练我,玉我于成。我的儿子也健康、开朗、向上、可爱、聪明伶俐,是我的骄傲,并没有因为任何人要害他而变得如何,害我者,实则枉为小人而已。为人胸怀坦荡荡,故无不可恕之人。
   但是,我母亲的逝去原因,一日不清楚,我一日绝不放手。我七岁丧父,是母亲守寡八年养大我。我关于母亲的最深刻的记忆是三十年前,她同一些同事扛着一人高的大木头送上电锯的样子。她一生没有享过福,辛苦一生。因为她的教养,我才有今日有所寸进,而她竟然没能看到这一天。盼了一辈子男孙也没能见到我的儿子。因此,关于我母亲的死,我绝不宽恕。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