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版-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拈花时评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一)
·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拈花:欢迎团派和上海帮加入反共的行列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二)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三)
·全球议会改革倡议书(征求意见草稿)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四)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五)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lianhuaxiaofo版-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今天,我去余含泪大师的博客逛了逛,看到含泪先生谈到他的文章的效果。据他说很多救灾人员将他的文章向请愿的灾民同胞转达了,效果很好。此人颇有微名,文笔更是不错,笔触很柔性,所以欺骗性更强。于是那些失去至爱而无暇作深刻思考的同胞们把这一剂毒药当成补药喝了下去,所以我十分担心这些同胞状况,所以我再谈谈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实际上,现在当局对请愿同胞们使的无非是一个“拖”字诀而已。为什么要“拖”呢?其实当局最害怕的,是同胞们在大雨磅礴之下,数百人举着孩子们的照片请愿的画面被国外的记者们拍到,在国外登载出来,然后又出口转内销地转回国内。这样的画面太刺激了,被十三亿国人看到,必然深刻地铭记于脑海。那么,当局就很难收拾局面了。
   现在很多同胞们的家没有了,天天靠吃政府的每天十元钱加一斤米过活,你们是有时间精力去请愿的。假如你们都集合起来,成千人举着孩子们的照片,当局是无法使用计策来对付你们的。但是三个月以后你们就都面临生活的问题了,你们必须要去谋生了,于是又变成一堆散沙,那么当局要对付你们就不太难了。
   他们会怎么对付你们呢?没有什么创新的,都是使用了数十年的老手段。一定要分散你们,一家一家地谈。首先当然是要慰问你们,寒暄一番后,就要求你们顾全大局了。为了社会的稳定,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政府,他们一定会替你们查清楚,处理好的,但是你们不可以再闹事了。然后就应该是谈赔偿问题了,看你们的经济状况了,一家也许赔个三、五千,也许赔个三、五万的。但是要拿钱,就首先要签解决协议,承诺以后不再追究这件事情了。只要家家都签了协议,拿了赔偿,这件事情就了了。你们的冤情很快被淡忘,孩子们也就白死了。
   假如你们不接受,这脸就变了。你们还要在中国生活,跟政府作对有什么好处?在中国,他们是无处不在,无所不包,无所不为的。你们能怎么样?上访?全中国天天走在上访路上的人络绎于途,有哪个是能得到伸冤的?

   “你们的孩子都走了,再怎么闹,孩子也回不来了。”你们去静坐?国外媒体不允许接触你们,根本就不让他们去。国内的媒体根本没有报道的机会,你们能有什么影响呢?去游行?那就可能要抓人了,还是没有用,这就叫做软硬兼施,玩弄你们于股掌之上。
   为什么说会这样呢?不是最高当局说了一定要追查到底吗?假如要追查,现在就应该开始了,因为废墟一旦处理了,证据就都没有了,还怎么查?要是现在开始查了,为什么我们只看到过一个什邡市检察院参与调查的新闻外,没有看到任何关于追查的信息呢?
   忙于救灾?追查的部门是哪一些呢?建筑单位、地震单位、纪委、检察院、法院等等,他们是不参与救灾的,他们去追查没有?假如去了,为什么没有任何信息披露呢?因为是不可以披露的,假如信息披露了,他们转圜的余地就没有了。因为实际上应该为豆腐渣校舍负责的不仅仅是建筑商,还有政府单位!往往是他们截留了相当一部分款项,到建筑商手上的可能一半钱都不到,他们拿什么去建造合格的校舍?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其实也是半公开的,知道的人多了。
   在中国,官僚阶层的利益已经是盘根错节的,所谓拔出萝卜带出泥,要抓就是一大片,一旦这种信息让大家都知道了,执政当局执政的合理性都会受到质疑。
   这就是黑窑工事件、大头娃娃事件和雪灾事件以及很多事情追查不下去,不得不无疾而终的真正原因。
   现在你们是相对集中的,情绪上还沉浸在失去至爱的痛苦中,现在是很难跟你们谈的,国民大众也还没有从这次地震的信息中回苏,这就是余含泪大师反复强调“一个相当长的过程”的主要原因。假如真的希望追查到底的话,为什么没有任何信息披露呢?
   顾全大局?什么是真正的中国目前的大局?是奥运吗?奥运真的那么重要?近二十年,美国举行了两次奥运,一次在洛杉矶一次在亚特兰大,对美国政治、经济有什么重要影响吗?没有。对韩国也许是有的,可是中国的经济总量水平远不是韩国能够比拟的,美国还差不多。
   中国真正的大局是不受任何制约的、监督的绝对权力,是腐败到极点的吏治和糜烂透顶的社会风,这个对中国才是致命的威胁。只有当我们每一个国民在身受其害的时候,都去追究到底,逼破当局无法掩盖事实、黑箱作业的时候,中国才有希望。否则这种致命的威胁会有一天毁灭我们的国家,会导致内乱,使中国遭受数千年治乱轮回。那我们就丧失了一个千年难逢的发展机会,中国也许永远都无法追上美国了,而我们曾经保持了两千年世界经济第一的地位也许永远也回不来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