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摘自搜狐新闻-解密档案揭露美俄残忍试验 用犯人试验精神武器]
拈花时评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摘自搜狐新闻-解密档案揭露美俄残忍试验 用犯人试验精神武器

   俄罗斯和美国都曾研究开发过“心理武器”,它可以远距离影响人的大脑,具体的说就是通过向大脑直接传送口令。这是美国解密的文件公布出来的,而俄罗斯也进行过类似试验,而且非常成功。
   
   在莫斯科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莫斯科居民都说听到了神秘声音,这些居民一度是他们的神经发生错乱,但事情远非如此……
   
   非致命,但也违背人性

   
   美国解密的文件名为:“某些非致命武器的生理影响
   据军事专家分析,高频辐射就是其中一种,也是最具前途的一种,因为它可以远距离影响人体大脑,这是其它方式根本不具备的特性。
   
   “现在它基本具备让人失常,甚至发疯的功能,”报告说:“再加以完善,不需要任何辅助语言或沟通手段,凭借符号和声音就可以向需要的人索要情报。在大脑里可以产生像对话似的声音,这样的装置目前可在数百米距离内传递信号和信息。”
   
   至于何时何地何人为何要研制这样的武器,报告显然不会透露,但它们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否则该技术资料是哪来的?从知情者嘴里得知,该试验曾经在志愿者身上进行过试验,但主要是秘密在那些关押犯人身上进行试验。这是加拿大籍芬兰服刑人马基·科斯基揭发的,刑满释放后他向人权机构控诉说,他在监狱里经常感到脑袋里有个声音在响,而且总是向他发出不同的指令。与科斯基一样,人权机构也收到了类似投诉。
   
   历史真相得以昭告天下,中情局也曾爆发类似丑闻。加拿大政府最终向“洗脑”受害者支付了赔偿。
   
   求救 有人在说话
   
   俄罗斯类似秘密试验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进行的。有一个老太太总是抱怨,有个看不见的人总是和她说话。用她的话说,同时有两个人在她脑子里讲话:一个男的,一个女的,他们好像一直在骂她,都快把她逼疯了。
   
   老实讲,记者不总是认为那些头脑有声音作怪的人都是正常人,但确实又存在“心理武器”,即使没有这份美国解密文件,他们的说法也不完全像捏造的。
   
   俄罗斯曾经建立过“心理暗杀受害者保护”委员会,收到了600份读者来信。1994年,莫斯科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社会组织--莫斯科生态之家委员会。他们写信要求政府停止任何形式的针对普通人的试验,但最终没有任何结果。
   
   没必要让普通人知道所有真相
   
   俄罗斯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进行过250例试验,物理数学教授罗伯特·吉格兰还发表过专题论文,题为“高频辐射波对听觉的人体影响原理”。
   
   吉格兰教授开始准备接受俄《共青团真理报》的采访,但后来他改变主意,他说:“我想了想,觉得人们还是不需要了解所有真相。这对他们的心理健康来说是危险的。你们看我的书就够了。”
   
   在这篇学术著作中这样写道:高频声音--这是在人体大脑在受到高频辐射脉冲的影响下产生的一种听觉,这是迄今为止唯一可影响人类生理机能的高频信号波,科学家认为它具有巨大的科学和实用意义。(梁小逸) (来源:环球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