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摘自搜狐新闻-解密档案揭露美俄残忍试验 用犯人试验精神武器]
拈花时评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摘自搜狐新闻-解密档案揭露美俄残忍试验 用犯人试验精神武器

   俄罗斯和美国都曾研究开发过“心理武器”,它可以远距离影响人的大脑,具体的说就是通过向大脑直接传送口令。这是美国解密的文件公布出来的,而俄罗斯也进行过类似试验,而且非常成功。
   
   在莫斯科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莫斯科居民都说听到了神秘声音,这些居民一度是他们的神经发生错乱,但事情远非如此……
   
   非致命,但也违背人性

   
   美国解密的文件名为:“某些非致命武器的生理影响
   据军事专家分析,高频辐射就是其中一种,也是最具前途的一种,因为它可以远距离影响人体大脑,这是其它方式根本不具备的特性。
   
   “现在它基本具备让人失常,甚至发疯的功能,”报告说:“再加以完善,不需要任何辅助语言或沟通手段,凭借符号和声音就可以向需要的人索要情报。在大脑里可以产生像对话似的声音,这样的装置目前可在数百米距离内传递信号和信息。”
   
   至于何时何地何人为何要研制这样的武器,报告显然不会透露,但它们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否则该技术资料是哪来的?从知情者嘴里得知,该试验曾经在志愿者身上进行过试验,但主要是秘密在那些关押犯人身上进行试验。这是加拿大籍芬兰服刑人马基·科斯基揭发的,刑满释放后他向人权机构控诉说,他在监狱里经常感到脑袋里有个声音在响,而且总是向他发出不同的指令。与科斯基一样,人权机构也收到了类似投诉。
   
   历史真相得以昭告天下,中情局也曾爆发类似丑闻。加拿大政府最终向“洗脑”受害者支付了赔偿。
   
   求救 有人在说话
   
   俄罗斯类似秘密试验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进行的。有一个老太太总是抱怨,有个看不见的人总是和她说话。用她的话说,同时有两个人在她脑子里讲话:一个男的,一个女的,他们好像一直在骂她,都快把她逼疯了。
   
   老实讲,记者不总是认为那些头脑有声音作怪的人都是正常人,但确实又存在“心理武器”,即使没有这份美国解密文件,他们的说法也不完全像捏造的。
   
   俄罗斯曾经建立过“心理暗杀受害者保护”委员会,收到了600份读者来信。1994年,莫斯科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社会组织--莫斯科生态之家委员会。他们写信要求政府停止任何形式的针对普通人的试验,但最终没有任何结果。
   
   没必要让普通人知道所有真相
   
   俄罗斯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进行过250例试验,物理数学教授罗伯特·吉格兰还发表过专题论文,题为“高频辐射波对听觉的人体影响原理”。
   
   吉格兰教授开始准备接受俄《共青团真理报》的采访,但后来他改变主意,他说:“我想了想,觉得人们还是不需要了解所有真相。这对他们的心理健康来说是危险的。你们看我的书就够了。”
   
   在这篇学术著作中这样写道:高频声音--这是在人体大脑在受到高频辐射脉冲的影响下产生的一种听觉,这是迄今为止唯一可影响人类生理机能的高频信号波,科学家认为它具有巨大的科学和实用意义。(梁小逸) (来源:环球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