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质疑余狗儒《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拈花时评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质疑余狗儒《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我有幸读过余秋雨先生的一本书,书名是《借我一生》,也有幸看过几次余先生的在凤凰卫视的讲学节目,说实话当时 还是很佩服余先生的道德学问的。要知道,这几乎是我近十年读过的唯一一本当代文学作品。原因并不是我觉得自己如何高明,竟然看不起所有当代的作家。而是我看不起几乎所有的被圈养的生物。一般来说被圈养的都属于家禽家畜,家禽家畜如何能写出好东西出来呢?家禽家畜如何能有自己的思想呢?更罔论深刻思想了。
   《借我一生》这本书大致上是余先生的自传式的散文,而里面最让我佩服的,是余先生在上海戏剧学院院长任上辞官而归,据余先生的表述,当时是在面临提升的时候执意辞官的。要知道那个院长已经是一个级别相当高的官职了,要是他当时一直做下去也许已经是政治局委员了吧?至少不会比陈良宇之流低很多的。面对如此高级的职位,余先生居然能够挂冠而去,颇有古风,不愧高洁两字。而我也读到过一些人骂余先生的文章,我是比较不屑一顾的,先生道德文章,实在可风。
   可惜,我又看到了余先生的一篇文章,就是《含泪劝告请愿灾民》,看完后我似乎吞食了一只苍蝇,实在是太恶心了。难道以前种种都是表演?因为先生实在是太令人恶心了,老先生年齿也不小了,为什么要如此不惜羽毛,做了这天字第一号的大狗儒呢?一生令名尽丧于此,实在是令人扼腕。
   以下试以我的个人观点剖析一下余先生的这篇大作。
   引文一:

   
   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余秋雨 昨天从海外一些媒体看到,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 惩处一些 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从画面上看得出,警察们正用温和的方式劝解,但家长们情绪激烈。由此,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诬陷性的说法有四点:
   1、 是天灾,更是人祸;
   2、 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
   3、 五个境外记者拍摄这种场面时被公安“短时间拘留”,询问他们的身份;
   4、 难道地震真使中国民主了吗?
   为此,我要含泪向这些请愿灾民作如下劝告--
   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
   博主评论:
   余先生此篇大作一反向日流畅、自然的文风,相当地矫揉做作。首先是有 没有所谓反华媒体的问题,我觉得专门一意反华、而又能做到有相当影响的媒体是没有的。所谓反华势力,一向更加象是当局挑拨国民对西方政治团体和媒体印象的用语。要做到有一定的影响、销量的媒体,客观上要在读者当中享有一定的公信力,让读者觉得他们是客观的、可信的。否则这世界哪里去找那么多愿意花自己的金钱和时间来接受别人的教育、宣传的?当然,除了中国。
   假 如这些媒体是不分青红皂白一味地反对中国,造中国的谣,当然也能迎合一部分读者的心理,当肯定为大众所唾弃。西方读者肯定不会整体上比我们的国民更加聪明,但是他们肯定享有不受任何政治团体的政治教育、政治洗脑的权力。由于处于不同的社会阶层,有不同的国籍和传统,他们也一定会有各自的不同立场和政治偏见,但肯定比我们要少。因而他们的是非分辨能力至少不会比我们的国人更低,不顾是非一味反华又能享有相当公信力和销量的媒体是不可能存在的。
   我有幸生活在广州,这里是可以看到香港电视的。其中有两个频道是英文 的,所以二十年来我能够看到CBS,ABC,NBC.BBC,CNN,FOXNEWS等等很多的英语电视节目。通过网络我也能看到很多英文的报纸、杂志等等主流媒体,恰巧我大学是学外语的,我以一个爱国的中国人的身份,评论他们都肯定不是所谓反华媒体。他们或多或少有对中国的不了解,甚至偏见,但都绝对不是所谓“反华媒体”。以我多年对西方媒体的了解,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根本就不曾有过什么“反华媒体”,至少在这些媒体当中批评中国的文章评论绝对比出现在国内媒体中批评西方的文章评论的频率要低得多,多到不成比例。
   所谓“反华媒体”的说法更加象是我们的执政当局为了挑拨国民反感西方自由民主思想的一种伎俩。
   以余先生的学问水平,肯定不会不知道这一点,不会分不出真假是非。以 一个学者的身份,堕落到这样的为人,先生实在令人失望。所谓道德文章,原来不过是在适当时候向当局邀宠、出卖灵魂的一种工具吗?先生所为者何?以先生年齿而论,已经不可能再到政坛去混个一官半职了。先生名也有了,利也有了,所求者何?出卖读书人的良心,换来什么呢?联想到先生在什么歌手大赛中的乖谬表现,我只能说你老糊涂了,老懵懂了。还是歇息一下,做做学问去吧,六十多岁的人了,别这么不要脸好吗?
   “是天灾,更是人祸”,这话有错吗?这是诬陷吗?如果用来评论这次的 整个地震灾害,那应该就是一个诬陷,但是这里讲的那些请援的灾民们,那么就是讲的学校建筑质量问题,于是恰如其分,何来诬陷之说?我有幸能看到香港的电视,也有幸看到了一辑讲述震灾垮塌校舍的问题。其中记者就采访了在当地校舍废墟上调查的北京地震专家和建筑专家,也拍了好几家学校的校舍,专家们对此的评价是:“草菅人命”。
   在那里,有的学校该用钢筋混凝土浇注的柱子,被用砖头砌成的假柱子代 替了,“假柱子”三个字是从北京的专家口中说出来的。专家说校舍是框架结构,必须用钢筋混凝土把校舍整个掘起来,这样即便肯定垮塌,也可以延缓一点时间,那里的老师说哪怕大楼晚垮十秒钟,就让几百个学生能够逃生,是几百个孩子。可我们看到废墟里面的钢筋完全是不合格的,有的设计本身就有问题,应该是不符合资质的建筑公司做的施工。假如是合格的建筑,即便肯定要塌,那屋顶也是呈块状摔下来的。这样就多了很多逃生的机会,块状跌下的屋顶可能被课桌之类的物品搁一下,就能有很多孩子在那里得到幸存。可那些不合格的建筑的屋顶一塌就是整个屋顶砸下来的,几乎无人能逃。可怜的孩子,他们是被害死的。
   这还不是人祸?这是诬陷吗?数千个孩子因为人祸死了,余先生仍然在利用自己的名声、自己的文笔在替执政当局掩盖,余先生您好生无耻,天堂路上的几千个孩子看到你的文章也不会安宁的。您的良心到还很安宁是吗?您还有良心吗?
   剩余三项其实太小事情了,不值一辩。
   我佛学很浅薄,不敢驳那位佛学大师的说法。不过要说十三亿人同时默哀,其实未必。当天我没有在家,到外面去了。默哀的时候,我看到所有在附近的上百个人只有我一个人站起来,低头默哀了,其余的上百个人就没有一个站起来的。还有几个小汉奸带着几个小鬼子在旁边玩得兴高采烈地大呼小叫,于是我骂完汉奸骂鬼子,不懂日文我用英文骂。我问候了他们的天皇、皇后、公主,成心就是想激怒他们让他们找我生事,然后修理他们一顿。这是在中国的土地上,我们的国殇日,凭什么小鬼子和小汉奸可以。可惜无耻的混蛋们就是不理会我,弄得我也没有办法,只好自己走人。这是题外话了。可是孩子们真的成菩萨了吗?看到余先生的无耻文章,他们还会愿意保佑中国吗?他们能够安宁吗?谁家养孩子是为了早死然后成菩萨的?余先生的子孙没有死在那里,站着说话腰不疼。我只知道假如我的孩子在那里,我一定要讨回一个公道,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安宁。
   引文二:
   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你们请愿所说的话,其实早已是各级政府和广大民众的决心。但是,这需要有一个过程。
   因为,无论怎么说,这次大灾难主要还是天灾。当然也有未倒的房屋、幸存的学校,但这有多方面的因素,不能仅仅从一个角度来论定。已经有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说,地震到了七点八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而这次四川,是八级!
   有了这个主因,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
   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我想,你们一定是识大体、明大理的人,先让大家把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解决了,怎么样?
   你们受灾以来的杰出表现,已经为整个中华民族赢来了最高尊严。你们一定不会否认,这些天来,无论是中国的各级政府、军队、武警、医生,还是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国的救援者、志愿者都尽心尽力、令人感动。只有当这些里里外外的多重力量不受干扰地集合在一起,才能把今后十分艰巨的任务一步步完成。因此,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
   博主评论:
   余先生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您实在虚伪,还用得着想吗?中国只有一个执政机构,除了他们还有谁?
   不敢?假奶粉事件闹得够大吧?那些孩子更小,却有一个大得象脸盆一样的脑袋。有哪个机构为此负责了?连几个工商所的职员都没能开除,曲线就业了,这是不敢?黑窑工事件闹得够大吧?该地区发生了十多年的现象,比黑社会更黑,这就是我们说的新社会?有哪一个高官为此论责了?连一个主管的副镇长最近都偷偷重新起用了,官级都没有降低。这是不敢?今年的雪灾事件也不小吧?居然发现了一万多根电线杆子是完全没有钢筋的,还有没发现的呢?这事有下文吗?没有。执政机构为所欲为,他们想包庇谁,就没有他们不敢的。连说都不准你们说,怎么样?以余先生的文化水平,不会不知道这些事情吧?您实在虚伪。
   “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是这样吗?说得中国好象真的成了一个法治国家似的,必须要经过严格的程序?虚伪啊,余先生难道不知道:中国自打三皇五帝开始到2008年的这一刻为止,数千年来就不曾有一天是法治的国家!!!
   特事特办,集中力量办大事不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吗?怎么到了为民伸冤的时候,这些优越性都去见鬼了?想要简单地办实在是太简单了,建筑是有标准的,有国家标准也有国际标准,把标准拿出来同检测结果一对照,结论就出来了。我们甚至可以不要那么严格的标准,只要离标准不是太远太过分就算了,够简单吧?不是已经有专家去查了吗?应该已经有了他们的结果了,为什么不予以公开呢?是不是结论太不象话了,所以不敢公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