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专制的成本与民主的红利]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制的成本与民主的红利

   关于专制制度与民主制度孰优孰劣的争论,充斥着整个网络,其中一个似乎为大家所公认的事实是:专制制度比民主制度的效率更加优越。似乎要引入民主制度,就必须要承受很大的效率方面的损失,而这种观点,已经为正反双方所接受。那么果真是如此吗?我想谈谈这一个问题。
   而现代社会学、经济学上的所有"效率",除了我们平常说的做事的快慢以外,其实还包括了一个成本的问题。比如说拍卖,价高者得,经济学家会说这是有效率的。同样做一件事情,成本低的是比较有效率的。
   我想在这里谈谈专制制度的成本问题,那么专制的制度有成本吗?无疑是有的,由于专制制度的权力不受监督、制约而产生的成本就是专制制度的成本,让我一一道来。
   1.每年我国公务机构用于吃喝、接待的费用高达六千亿。对于这个数字大家不必有疑问,因为来自我们省的党报,他们没有造谣的动机。官员们的想法是我把钱揣兜里你们可以抓我贪污,我吃到肚子里面去你不能抓我吧?于是,公款吃喝、旅游、接待的费用年年膨胀到如此地步。
   那么,这种费用与专制制度有必然联系吗?假如引入民主制度可以杜绝吗?恐怕是的,在民主制度下的行政机构所有的费用都是要编列预算,由议会来批准的,除此以外,他们没有其他任何的经费来源,绝对没有创收一说。比如说美国用于伊战的军费超支了,布什政府就必须编列特别预算案,由国会批准后,才有钱拨付伊战。一个民选的议会是绝对不可能批准数千亿元的接待费用预算的。议员需要直接向选民负责,官员也同样要,做了出格的事情,可能要面临弹劾,即便没有弹劾,下一任也不用想当选了。因此,一个民主的制度基本上可以杜绝这样的现象,那么这项费用肯定是专制制度带来的成本,不容质疑的。

   据报道,此次四川大地震所需要重建的费用大约为一千亿,而仅此一项费用,就能重建灾区六次,够惊人吧?
   2.大量的高耸华丽的政府办公大楼,面子工程、政绩工程的费用。关于这个问题,网络上抨击的言论太多了,虽然我没有读到过专业的统计数字,但估计每年没有一千亿下不来。一个贫困的、吃救济的乡政府大楼造得比美国一个州政府的办公楼还要华丽十倍,这样的帖子在网上传得到处都是,我想已经没有必要论证了。这也是民主国家所没有的现象,是政府权力不受监督、制约的结果,也是完全可以节约下来的费用。
   3.过分庞大的执政机构带来的执政成本。民主国家一届内阁大约也就是那十来二十个人,部长通常是内阁的当然成员,于是一级政府有多少个部门,扳扳指头也差不多算出来了,我们呢?
   美国的政府有几个级别呢?联邦政府、州政府、市政府,就三级。我们呢?中央、省、市(地区)、县市极、镇、乡、村,七级。城市有区、街道、社区,也是七级。虽然村级是不吃政府饭的,但是肯定耗费社会成本。中国人担负的政府行政成本绝对是世界最高的,虽然不断有人跳出来反对这种说法,还提供各种数字。但是我们根本不需要看具体数字,全中国两千多个县,有多少乡、镇、村、街道、居委?需要多少人力、财力去充满这些机构?几乎每一级都是五脏俱全的。
   那么这种状况是专制制度带来的吗?肯定是。只有专制制度才需要对人民进行如此严密的控制,民主制度是不需要的。这种费用总共有多少?数字肯定是受当局严密控制的,但可以想象一下,没有几千亿是下不来的。引入民主制度可以省下多少?至少三分之一吧?这个数字就过千亿了。
   4.政府豢养的各种宣传机构。所有的中央、省、市、县都有自己的报纸、杂志、电视台、广播电台、京剧团、话剧团、乐团、作协、歌舞团,还有地方剧团、杂技团等等。光算一下剧团吧,全国算算至少有一万个,保守估算平均一个剧团一百人?一个人年费用一万?这就是一百亿。其他的,每一样大家都可以有所估算,这一笔整数算下来,一年怕也有一千亿了。
   我听过的作家由政府发工资的也就只有中国了,每一次听到讨论说中国作家为什么拿不到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好笑,政府豢养的作家能写出深刻的大作吗?加上我们对言论的控制,写出来都发不了,拿大奖?少花这份脑筋吧。
   这笔钱是专制制度带来的吗?肯定是的,引入民主制度,我们有必要如此控制宣传机构吗?我们连宣传机构都不需要了,只要对一些高雅艺术提供一定的资助就可以了,甚至把他们推出市场让他们自己养自己,这笔钱就省下来了。
   5.官员贪污腐败的成本。这笔钱太庞大了,太复杂了,不太可能有精确的统计。不过我在党报上看过一个数字,每年经地下钱庄汇出国外的贪污款超过两百亿。这仅仅是通过地下钱庄汇出去的,不算在境外拿的,保存在国内的,保守估算总数一年一千亿绝对不过分。
   这笔钱是专制带来的吗?不完全是,但主要是。在民主制度下,政府没有那么多的功能,管制的权力小很多,并且受到监督、制约,相对贪污受贿的机会少很多倍。而贪腐问题在很多民主国家、地区是解决得比较好的,如日本、香港、美国等等。这笔钱应该可以减少三分之二吧?那总数会有多少就可以算出来了。
   6.体育系统。所谓举国体制我们是从苏联学来的,就是国家办体育。现在只有我们还保存着这种制度,大概是可以大振国威吧?迷体育的人多,看到中国在奥运会上争金夺银,跟俄国、美国排相当的位置,使国民更加认同这个政府、执政党,所以我们保留了这种制度。
   但是,大家有没有算过这里面要花多少费用吗?体育是非常花钱的,我们有国家队、省队、市队,数百个运动项目,有各级教练员、运动员、陪练、队医、翻译、行政人员等等。要花大钱建各种场馆,要送他们出国比赛,还要国内联赛。尽管有企业赞助,有广告收入,但不可能弥补多少费用的,因为毕竟有能力取得赞助和广告收入的仅仅是很少的一部分人,他们是金字塔的塔尖。而塔身和塔基因为水平不高名气不大,只有靠国家养。这笔钱一年至少超过一百亿。
   以上种种,只不过是大致略算了一下专制制度的成本,也算惊人了吧?引入民主制度,能省下的费用,一年就够重建灾区多少次了?我们还捐款做什么?我们把所有灾区的房子修成碉楼都够了。别忘了,我们其实已经算是一个很有钱的国家了,光是外汇储备就一万七千亿美圆了,整整十万亿人民币。拿出百分之一就够灾区重建了,整好一千亿。
   当然,看到灾区民众的苦况,大家都想为他们做些事情,我也想,所以我也捐了钱。但是,建立一个良好的制度,其实是社会资源利用最大化的最好的方法。能省下一年将近一万亿的资金,都投入这个国家,我们的生活是不是比现在要好很多呢?这些本来就是我们的钱,是我们纳给国家的税,这方面的信息是不是最该透明化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