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浅谈当局的灾害信息处理手法]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浅谈当局的灾害信息处理手法

   有的朋友可能会对这个文章的题目有点奇怪,灾害信息也有处理手法吗?发生了多少,就公布多少,知道什么就告诉大家就是了,还有什么处理手法吗?殊不知,我们的执政当局数十年来,就有一套惯用的手法的。
   这套手法,其实用了很多年了,基本上是没有多大的变化的。一般来说,就是处于救灾阶段的时候,就报道各种各样的令人感动的小故事,比如说救灾的战士如何不顾自身的安危抢救群众,比如说伟大的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献出生命,还有老师、警察等等。
   到了救灾结束以后呢?那就是表彰、庆功了,于是民众们大大被感动一番,然后各个救灾英雄到各地作作报告,于是乎一场救灾大戏就此结束。一切回归平淡,民众感激政府为他们做了好事,于是更加成为顺从的老百姓了。
   至于灾难中发生的问题,当然是要掩盖的,不许报道的。据说这次的地震灾害。中宣部下文通知必须多作正面报道,负面的少谈。于是乎象灾难预报问题、豆腐渣学校问题、救灾物资被无耻官员挪用的问题,几乎都受到严密的掩盖,在正式的报纸、电视、广播、网站都几乎完全看不到这些方面的报道。
   不过,这次地震灾害的信息披露,按照主流媒体的宣传,是高度透明化的、同以往相大有进步的。果真如此吗?所谓透明化,就是将事务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无论是对当局有利的还是没有利的,正面或者负面的。但是,我们看到的信息都是经过选择的、过滤的,即便是二十四小时的电视直播,仍然是经过过滤的信息,这又怎么能算透明化呢?还是政治宣传嘛。只不过以往的宣传比较赤裸裸,这次柔性多了。

   有评论者说,中国的国旗五千年来第一次为平民垂下了,言下之意是中国的政治有了飞跃式的进步。这话就有点无知了,中国有国旗是向西方学的,顶多有了一百多年而已,哪里来的五千年?而且,似乎这是走向正常化多些,不能说是太大的进步嘛。公民本该是共和国的主体,为他们降半旗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以前没有是不正常的。
   话说回来,灾害肯定是负面的、不好的,我们需要抗灾,救人是不容质疑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灾害总是能够暴露一些我们国家、政府、民间的一些比较隐藏的、不受人注意的问题,假如能够直面这些问题,加以评估、调查、处理,那么灾害就有了正面的意义。
   所谓透明化,其实更加应该是负面信息的透明化,因为正面的信息全部都是被执政机构大力宣扬的,本就不存在任何不透明的问题。我们天天看电视、报纸、广播等等主流媒体,不是都充斥着这一类的信息吗?还需要加以透明化吗?不需要的,只有负面的、不好的信息才需要,需要为大众了解,并督促执政机构加以改进。要是所有信息都被加以过滤、选择,这能算透明化吗?顶多只能算柔性一点的政治宣传而已。
   那么,非常艰难才得到曝光的问题,比如说豆腐渣学校杀死了数千如花生命的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吗?我的看法是比较负面的,恐怕是不能。比如说假奶粉问题,曝光了
   ,得到大量的报导,结果如何?连当地公商所的小职员都没有处理,变相重新上岗了。在比如说山西黑窑工事件,除了那位原本前途无量的省长被平调、投闲置散以外,没有听到有任何稍微高级一点的官员受到惩处。一件如许大案持续十多年的现象,不是一些小工厂主能做到的。前不久居然应当直接负责的一位副镇长居然不知觉中被重新起用了,可见问责与否。还有今年的雪灾,报道发现有一万多条水泥电线杆居然是完全没有钢筋的,有下文吗?有官员遭到处置吗?没有。
   所以,即便是曝光了腐败的信息,该处置的官员没有受到处置,该追缴的非法利益没有被追缴。那么当局口口声声说的反腐力度表现在哪里呢?这样是不是不如不曝光呢?假如不曝光,至少大家还会相信当局的宣传,就是只要是腐败的收钱的都迟早会被抓、被处置。曝光了不加以处置,这更象是向一切腐败官员说,国家上层的官员的利益与你们是一致的,所以其实只要不被抓典型、不做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你们简直可以大贪特贪的,没有谁会管你们!
   所以由于权力上的不受监督、制约,所谓反腐也罢揪错也罢,都需要靠执政党的自觉来完成,于是乎无异缘木求鱼。制度上的天然缺陷,使执政机构得以为所欲为,为了维持其执政的正当性,他们几乎是肯定要掩盖的、官官相护的。因此,所谓透明化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只有当权力得到制约、问责,有机构、有人员对执政党进行必要的、真正的监督,才能让透明化的信息反映到他们的执政活动中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