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数千年治乱怪圈,我们能走出来吗?]
拈花时评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数千年治乱怪圈,我们能走出来吗?

   "夏商周秦西东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中华民族在这个小小的顺口溜里,走国了五千年的历史进程。我们曾经有过全世界最灿烂的文明,经济总量高倨世界第一达两千年。但也战祸连年,完全没有战事的年头,据统计大约只有数十年而已。
   那么,是什么在推动着中国的历史这样流走了数千年呢?按照我们接受的执政当局的教育,也就是所谓历史唯物主义的解释,是各王朝都从创国之初的治世到后期的乱世,然后出现的所谓农民起义,推动历史前进。
   这样的解释,实在是有点怪异,我小的时候还读到过将诸葛亮介绍为农民起义领袖的文章,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是啼笑皆非。胡适说过历史是一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的。按照执政当局的理论,历史倒很象一个被强奸的美女,实在可怜。
   因为无论从什么角度,你都很难将商汤、周武王、刘邦、项羽、曹操、孙权、李渊等等人与农民起义领袖这个名称等同起来。
   即便是那个最典型的,标准的、草根的"农民起义领袖"陈涉,其实也很不"农民起义领袖"的。据史记陈涉世家记载,陈涉少有大志,谓其同伴曰: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哉。

   所以,其实他们都很不符合"没有饭吃,活不下"去的标准的,实际上他们都是一些怀有政治野心的人,其基本出发点,都是希望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而已,有时候也只不过想谋一场富贵而已。其所谓"没有饭吃,活不下去",也无非是其乘时而起的口实。
   就大众而言,为什么有些人"没饭吃,活不下去"的时候,会吃观音土、树叶,也不会去打家劫舍,而有些人就会跟着领头人上梁山呢?可见人性是有区别的。而真正改朝换代的动力,在于人心。我们可以看到,真正改朝换代的时候,未必是这个王朝最黑暗的时候。比如说明朝末代皇帝崇祯,其实还是很勤政的,可惜明朝到了他手上的时候,已经是积重难反了。
   因此,所谓改朝换代、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本不在吏治是否过于腐败,也不在是不是经济状况,而在人心。当那些刚烈的人对政治不满的时候,所想到的就是换一个皇帝,也就是执政者。而这种情绪高涨的时候,就有所谓少怀大志的人出来跳动民心,于是天下大乱。
   这样两种人,这样的人心,历朝历代都会有,时机一到,就乘时而起了。
   而专制、独裁的社会,是解决不了这种问题的。无论统治手段如何高明,控制如何严密,政治手段永远改变不了人心、人性。所以在独裁、专制的社会,永远都存在这种改朝换代的动力,差的只是时机而已。
   所以,中国一直处在这个怪圈里,就是由治世到乱世,然后改朝换代,中华民族五千年来一直才重复着这个循环,直到现在,仍然没有走出来。
   而一个民主的社会,一个政党轮流执政的制度,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每四年或者五年实行一次大选,对执政党不满的人,可以通过和平方式-大选实现改朝换代的愿望。改朝换代成为一种使用完全和平的方法进行,成为一种常态,一种正常的选举文化。于是,消除了民众心中使用暴力进行改朝换代的欲望,满足了他们的需求。
   而那些天生具有政治野心,又有一定能力的人,也可以去参加竞选,竞选市长、省长、总统、各级议员。这样,就和平地满足了他们参政的欲望,还有他们的政治野心。
   可以说,一个民主的国家制度、政治制度,可以非常好地解决使用暴力手段改朝换代的问题,走出"治乱怪圈。
   现在,执政党需要足够的政治智慧、心胸去为中华民族找出一条让中国实现永久和平的道路,走出治乱怪圈,这远比所谓"和平崛起"更加重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