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最卑劣的人类-所谓相关单位]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卑劣的人类-所谓相关单位

   Tuesday, 23. January 2007, 10:48:14
   昨天晚上,我一夜没睡,守护着我幼小的儿子.刚做完手术,脸色被高烧烧得通红的儿子,没有叫过一声痛,勇敢地笑着,真是好孩子.在他身上,我看到了阳光,看到了未来.
   可是,昨晚我也见证了人类最卑劣的一面.所谓相关单位的人士,在我8岁的儿子刚做完手术,身上插着三根管子:一根胃管,一根尿管,一根取脓管,还有一根输液的针头,的时候,在侵扰他,不让他好好睡觉.
   这种事情我实在太熟悉了,相关单位用这一手对付了我十多年,也对付了我儿子很多年,我一摸床板就知道.他们有一种技术,可以使我的床板不停地震动,不是一整张,而是刚好我们睡觉的位置.而且无论翻身到哪里,他们都能准确知道,作出调整.当然,如果他们高兴,他们可以让你的整个房间全部抖动起来.于是他们要谁睡觉不睡觉都可以随心所欲.甚至沉睡的程度,他们可以让你睡着了,但是无法沉睡,然后你睡一整套晚醒来却跟没睡差不多.这种传动也是双向的,比如说你放把电扇在床上,他们也会感到震动.但是,你却无法知道他们睡觉的方位,所以无法反制.
   要是正常情况下,我们其实都已经习惯这种侵扰了,所以基本上都能得到需要的睡眠.但是,此刻我的孩子刚做完手术,发烧三十九度都的时候,最需要充足睡眠恢复的时候,你们怎么能够下的了手?

   一个八岁的孩子,身上插着三根管子和一个针头,发着高烧,腹部刚做完手术,麻醉过了开始剧痛的时候?你们真是他妈的目无法纪的混账王八蛋,你们的祖宗十八代都是畜牲吧?否则怎么能生育出你们这种毫无人性的狗杂种?我这样说确实很不文雅,但非此不能表达我的愤怒.
   你们以为这样可以吓倒我?你们害了我们祖孙三代,不共戴天之仇,张某将衔记终生,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我曾经害怕过,发抖过,当你们用各种闻所未闻的手段对付我的时候.但是对我儿子和母亲的爱,使我赶走了身上最后一点点怯懦,张某现在浑身是胆.张某一生未曾害人,鬼神之诛尚且不畏,何畏牛头小鬼!国法固峻,无法加我.
   "吾与汝偕亡",你们来吧,我会将你们送上审判席,让你们的狗头待在铁窗后面,到时候再来看你们是不是还可以趾高气扬!
   在做到以前,我会保持我的冷静和淡然,你们休想让我踏入任何陷阱.多谢你们的磨练,让我思虑更加周密,也更加阴险毒辣.我不会让你们等候太久的.
   听着,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